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主管
中国新闻出版报主办
中国农家书屋网
邮箱登陆:
用户名:
密码:
论坛入口
记者报上市公司内幕遭通缉

  记者因报道获罪并遭全国追捕?前晚昨晨,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上一条有关“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因报道浙江上市公司凯恩股份关联交易,被上市公司所在地遂昌县公安局全国通缉”的帖子广受关注并被转发。

  昨日,记者追踪得知,《经济观察报》已官方证实网帖内容属实,并将情况

上报新闻出版署。本报记者了解到,当事记者仇子明系南京籍人,曾任南京一家平面媒体的财经记者,半年前进入《经济观察报》。

  那么,“通缉门”背后到底有何隐情?跨省追捕各方如何评析?仇子明是什么样的记者?本报记者昨日进行了详细地追踪。

  深夜微博闹翻天

  ■网帖惊爆:记者被追逃   ■记者叫板:有本事来抓我

  7月27日22:12,新浪微博上出现一则帖子:《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因报道上市公司凯恩股份(002012)关联交易内幕,已被凯恩公司所在地浙江丽水遂昌县公安局以“涉嫌损害企业商业信誉”罪名,认定为刑拘在逃人员,已向全国发出通缉令。很快,该帖子引起强烈关注,不到1个小时就被四五百人转发,成为深夜微博上最让人关注的焦点。

  消息是否属实?记者仇子明的报道有没有问题?“损害企业商业信誉罪”是个什么样的罪名?仇子明现在在哪里?网友们不停地提出各种问题。

  当事记者叫板:

  有本事就抓到我!

  7月28日凌晨00:46和01:49,细心的网友搜索到,当事记者以“白衣渡江”为名注册的新浪微博分别发了两条帖子。而帖子的内容无疑从记者本人角度默认了此事:

  头一条:“小爷正在某地隐居,悠闲地抽着烟,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有本事就抓到我。”

  第二条:“我知道我会被锁定IP,但发完这条微博我就换地方了。之所以出来说话,就是我不怕,我所报道的都是事实。”在这条微博里,他还说自己只是“潜伏”,不是“潜逃”。

  本报记者查到

  “网上追逃令”原文

  网络传播速度惊人,一夜下来,原本只有几百人关注的“白衣渡江”就增加了4000多名粉丝。昨天清晨,本报记者通过内部关系,从公安部全国联网的系统上查到了这份“通缉令”——准确说法应是“网上追逃令”的原文。这份7月23日由遂昌县公安局对仇子明发布的追逃令大意如下:“2008年以来,该犯罪嫌疑人利用网络发布虚假信息,并公开发布传单,诋毁某公司,严重影响该公司生产经营。其行为涉嫌损害商业信誉。”

  专业人士向记者解释,这份“网上追逃令”意味着遂昌县公安局认为仇子明涉嫌犯罪,但由于无法找到人问讯,因此利用信息化手段,请全国公安机关协助抓捕。而“追逃令”发布后,一旦仇子明通过住店登记或其他渠道透露身份信息和所在地,当地警方监控到就可以通知遂昌县警方。

  《经济观察报》

  发声明力挺仇子明

  由于备受关注,昨天一天,“通缉门”事件进一步升温,首先有《经济观察报》副总编王胜忠接受网络媒体连线,力挺仇子明;该报还于昨天14:39发表公开声明,称对于有人试图借助公权力压制舆论监督,威胁新闻工作者人身安全,表示强烈谴责,并正向国家新闻出版署、中国记协等机构申诉维权。

  差不多同一时间,当事公司凯恩股份的董秘田智强在接受和讯网连线时声称:公司28日才知道记者遭通缉一事,并表示上市公司的主要任务是做好生产经营,但坚持对仇子明恶意诽谤、诬陷的违法犯罪行为的控告。

  昨天17:36,浙江新闻网上发布报道称:“遂昌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黄井洪表示,公安机关办理此案符合法律程序,会对此事给公众一个交待。”

  仇子明是谁?

  ■南京小伙子,头脑灵活  ■有点狂,也很勤奋

  “头脑灵活、有新闻理想。”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李永刚介绍,南京籍的仇子明曾经是南京大学政治系(现政府管理学院)研究生,大概三四年前毕业。

  李永刚昨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仇子明“是一个头脑特别灵活、思维很敏锐的聪明小伙子,特别喜欢读书,有新闻理想又有学习能力。”据说他读研时喜欢到不同专业去听课,比如新闻传播学院他就很喜欢,常与老师们交流,一直到现在都保持密切联系。李永刚介绍,他知道仇子明曾在南京一家平面媒体工作过几年,做过商业和财经类报道,半年前进入《经济观察报》。

  “很勤奋,也是他个人拼出来的。”罗玉(化名)也曾是南京一家媒体的记者,在2005年左右与仇子明跑过同一条线。罗玉直言,当时感觉仇子明虽然跑商业条线,但对时政民生也有兴趣,头脑灵活、姿态积极、对人脉的维护非常重视、并且消息灵通。“这都是好记者的素质。”不过,她也提到,“后来跟他联系不多了,但也听同行说起他比较狂、有出名欲望,但采访还是基本尊重事实的”。而现在,“他真出名了,但这种方式也太让人担忧了”。

  事件始末

  5月上旬

  《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得到新闻线索,凯恩股份实际控制人王白浪涉嫌在凯恩集团改制过程中侵吞国资、侵占国有土地、将上市公司资产洗钱至个人腰包。

  5月20日

  凯恩集团有限公司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有人利用网络媒体对本公司进行恶意诽谤、诬陷”,遂昌县公安局正式立案侦查。

  6月5日

  仇子明采写报道,批评凯恩股份在过去的改制、土地转让以及上市公司资产转让中存在问题,涉嫌国有资产流失。

  发生了什么?

  4篇负面报道,批得股票停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幕后发生了什么?记者通过公开资料和搜索,发现过去这两个月来,《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与凯恩股份之间的“恩怨”——

  首篇报道后,公司停牌并报案

  公开资料显示,凯恩股份2004年上市中小板,也是遂昌县唯一一家上市公司,所属行业为造纸业。

  6月5日,《经济观察报》发布了仇子明有关凯恩股份的首篇调查报道《凯恩股份改制偷天换日 证监局已展开调查》,批评这家公司在过去的改制、土地转让以及上市公司资产转让方面存在问题,涉嫌国有资产流失。而凯恩股份实际控制人王白浪自今年1月开始“疯狂减持”凯恩股份股票,截止报道日,套取现金近2亿元。

  文章提到,50岁的凯恩股份前员工李子华,因“报复性解聘”而上访。李因此搜集证据并举报凯恩股份大股东凯恩集团的实际控制人王白浪。“本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在这件事情的背后,有太多关于王白浪和凯恩股份的传言和疑团。从诸多证据来看,当年凯恩集团改制时,政府文件被有意篡改,致使国有资产被严重贱卖,而上市公司的资产也有被侵吞的嫌疑。”“6月4日,本报从浙江证监局获悉,该局已介入对凯恩股份的调查。”(引号内为经济观察报原文)

  这样一枚重磅炸弹,凯恩股份立刻做出反应:6月5日是周六休市,6月6日周日休市,而6月7日周一该公司即公告停牌,原因是“因公共传媒出现关于凯恩股份(002012)的信息,可能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经公司申请,公司股票于2010年6月7日临时停牌。”6月8日,该股票复牌,同时发布澄清公告,称“至今未收到浙江证监局对公司进行调查的通知。”并表示,“就近期有人利用网络媒体对公司和凯恩集团有限公司进行恶意诽谤、诬陷的违法犯罪行为,凯恩集团有限公司已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遂昌县公安局已于2010年5月20日正式立案侦查。”

  记者还查到,在该负面报道披露前的6月4日,凯恩股份的收盘价是12.19元,复牌首日的6月8日,该股开盘11.79元,收盘11.99元,跌幅1.64%。是否与负面报道有关,目前尚不得而知。

  最后一篇发表前“追逃令”签出

  随后的6月18日、7月17日、7月24日,仇子明又先后发表《凯恩股份再调查:隐瞒的关联交易》、《凯恩股份电池业务前景不明 巨额关联交易价值几何》、《新华基金或被忽悠 4700万元接凯恩股份飞刀》等文,分别就这家公司的关联交易,以及这只个股操作上截然相反的现象展开质疑。

  7月23日,遂昌警方签出了对记者仇子明的“追逃令”。

  但昨日记者也发现,当双方的角力发展到后期,有关凯恩股份的负面信息已不再由单一媒体爆出:7月7日、7月13日,《时代周报》、以及浙商网先后发表《凯恩股份2012大考:董事长王白浪掩耳盗铃疯狂减持》、《凯恩股份:董事长清仓》——这段时间,该股的股价则在12-13元之间徘徊,昨日收盘价为13.48元。

  ■各方反应

  律师:警方做法可能有些极端

  “记者写了上市公司负面报道,上市公司向当地警方报案,警方再跨省追捕。那记者以后还敢进行媒体监督吗?”江苏涂勇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涂勇介绍,就目前的公开报道来看,遂昌警方的做法可能有些极端。

  关于“损害企业商业信誉”

  涂勇介绍:“损害企业商业信誉”罪,是新《刑法》增加的一个罪名。而这个罪名构成的要件必须满足三点:一、必须是捏造相应的虚假事实;二、该事实通过媒体或者网络向公众传播了;三、上述行为给公司造成严重损失。“只有三个条件同时具备,才构成这个罪名。而且三个条件都必须是故意捏造的,不能是过失。道听途说传播的不构成该罪名。” 他介绍,该罪名最高可判2年有期徒刑或者处以罚金。

  涂勇认为,从目前情况看,构成犯罪可能有难度。“因为有报道称仇子明的稿件证据获取非常扎实。”

  关于“网上追逃”

  目前来看,遂昌县公安局发布的尽管是“追逃令”,但与“通缉令”相比,同样对记者的人身自由产生限制。涂勇说,二者的区别在于:“通缉令”是遂昌县公安局发布后,若嫌疑人在异地出没,当地警方可配合抓人;“追逃令”则是异地警方查到他的线索后,可以向遂昌县公安局提供线索,由遂昌县公安局来抓人。

  媒体同行:要告也是告报社啊!

  昨天,仇子明因报道获罪一事在新浪微博上得到了不少媒体大腕和业内人士的关注。记者收集整理了微博上的一些声音。

  闾丘露薇:要告也是告媒体,告记者干吗?

  王冉:上市公司要明白一个道理,上市就意味着要脱下衣服——你不可能一方面享受着股民的辛苦钱,还一方面享受着非上市公司的隐私。如果你不习惯裸体出镜,最好踏踏实实找个犄角旮旯躲起来愉快地数钱。

  王克勤:将用一切合法手段捍卫采访报道权!!

  五岳散人:这并非是对于一个记者的通缉,而是对于舆论监督的一次通缉。

  网友:近9成认为记者无罪

  昨日,某网就记者报道凯恩股份事件展开网友投票调查。截至昨晚9点左右,共有29248张投票,其中89.59%表态认为“令人气愤,记者报道上市公司内幕何罪之有?”

  调查中,只有4.18%的网友认为“很正常,记者在报道过程中也有可能犯罪”;多达89.59%的网友则认为“令人气愤,记者报道上市公司内幕何罪之有?”而认为“凯恩股份改制过程中存在内幕交易”的网友更是高达84.58%,只有0.66%的网友认为“不存在,纯属捕风捉影 。”

  6月8日

  凯恩股份在公司网站上发布公告,表示保留对制造和散布公司不实传闻的机构和个人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6月18日

  仇子明再次对凯恩股份采写了调查性报道《凯恩股份再调查:隐瞒的关联交易》。报道称凯恩股份涉及到的凯丰纸业收购等均可能存在关联嫌疑。

  6月-7月间

  有媒体称,报道刊载后,凯恩股份操纵人王白浪曾找到《经济观察报》驻华东区采编负责人,试图危机公关,但遭到拒绝。

  7月27日

  一则有关“经济观察报记者因报道上市公司关联交易内幕遭全国通缉”的微博消息引爆网络。发帖者称,被通缉的记者四处求援,工作陷入停滞。

  7月28日

  《经济观察报》仍准备将系列报道继续下去。同时就“记者遭通缉”发表声明,表示“将利用一切合法手段捍卫媒体和新闻工作者正当采访报道权。”

相关新闻
中国新闻出版报电子报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京ICP备07004361号 Copyright 2007 chinaxwc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新闻出版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