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主管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邮箱登陆:
用户名:
密码:
论坛入口
甘肃校车事故幼儿园已收编公办
  甘肃幼儿园校车事故引发了对校车运营机制的举国关注,而19名幼儿生命消失背后更深层次的根源,则指向幼儿园管理体制。

  11月21日,在庆阳市宣布斥资7亿元建200所公立幼儿园的背景下,一座由出事幼儿园分园旧址改建而成的新园开学了。至此,一场表面由超载酿成的校车事故告一段落。在盲目扩张、管

理脱节、监管缺位之后隐藏的,是榆林子镇幼教事业由公办到私营再收归公办的变局。

  早报记者 鲍志恒 发自甘肃正宁

  随着“老板”李军纲的被捕,有着7年9个月办学经历的“小博士”幼儿园走入了历史。取而代之的,是一座以“正宁县榆林子镇”命名的公立幼儿园。

  变局之下,是农村私立幼儿园的生存困境,也是教育资源集中倾斜所致的隐忧。

  11月16日,甘肃正宁县小博士幼儿园9座校车载64人,逆行撞上重型卡车,包括司机、老师和孩子共21人死亡。日前,早报记者赶赴甘肃正宁县榆林子镇调查,发现该镇幼教事业经历了由公办到私营再收归公办的变局,引人深思。

  事故背后

  当地官方称对小博士幼儿园校车超载问题,曾多次下发过整改通知。但多位老师表示,通知是警方调查时,“顺手塞进去的”。

  “我想再看看我的孩子,可是他们再也活不过来,这个心债一辈子也还不了。”一说到车祸,高宏霞就泣不成声。她是小博士幼儿园的“总务主任”,也是幼儿园创办人李军纲的妻子。

  11月16日,夫妻俩一早就在幼儿园里架起了暖炉,守候孩子们的到来,但他们等来的却是一场震惊全国的噩耗:“校车出事了,娃娃们死了好多。”

  高宏霞事后回忆,在所有受伤的孩子送往医院之后,李军纲回到了幼儿园,“满手的血迹还没洗干净”,就被随后赶来的警察带走了。

  灾难后,官方统计的死亡人数达到21人:校车司机杨海军、幼儿园老师王春娟母女和另外18名幼儿。受伤住院的幼儿达到43人。

  事故原因则被认定为超载超速、私改车座、天有大雾、责任不强、监管不力。其中三条被归为李军纲和杨海军的责任。

  村民和亲属们说,性情稳重的杨海军在女儿考上幼师学校之后,为了养家糊口,经常开快车,超速逆行,到处拉活。

  但是,“交警的处罚就是罚款就放行”,遇难孩子高琦的爸爸高向争称,校车超载、违章行驶在榆林子镇很普遍。

  高宏霞也说,车祸前不久,杨海军还因超载被罚款500元。而把9座校车改装无座,则是办学经费拮据的无奈之举。按照往常的惯例,这辆改装的金杯一趟要拉30多名学生,但谁也没想到,当天的杨海军,“把最后两趟拉的孩子一趟拉上了车。”

  事发后,当地官方称对小博士幼儿园校车超载问题,曾多次下发过整改通知,始终未见效果。但高宏霞及幼儿园多位老师均表示,这些通知是警方在查扣幼儿园相关资料调查时,“顺手塞进去的”。

  对此,正宁县教育局副局长秦自杰对早报记者称,“通知下发的时间长了,不是事后补的,具体时间记不清了。”

  不过,早报记者在警方扣查资料的清单中却发现,有两份秦副局长记不清楚下发时间的通知,居然是2011年11月15日,即车祸发生前一天。

  几天后,事故现场挂起了悼念祈福的横幅,签下了43.6万元赔偿协议的家长们护送着遇难幼儿的遗体在夜色中缓缓下葬,李军纲也被正式批捕。

  农民办园

  车祸前,幼儿园的“娃娃”是737人,由30名老师照顾。“老师中仅8人是专业幼儿教师出身,大部分都只有初中文化。”

  李军纲出身农民,兄弟四人,为了照顾兄弟和家庭,他读书只读到了初二。

  2004年2月,外出打工多年的李军纲突然回乡,借款8万元,在榆林子镇西街盖起了5间平房,开始了民办幼教生涯。其时,他的大女儿小学尚未毕业,两个儿子分别仅2岁和3岁。

  “边打工边要照顾孩子,很不方便,把孩子丢在家里又不放心。”高宏霞回忆,夫妻二人看到外面的幼儿园很漂亮,而当时家乡唯一的幼儿园还很差,还不如干脆回去自己办一所,让更多在外打工的乡亲放心把孩子放在老家。

  白手起家的李军纲给幼儿园取名“小博士”,第一学期就招到了50多名孩子,以后逐年增多,到了2010年,入园幼儿一度高达1100多名。幼儿园的师资也由最初的4人增至最多时的52人。

  车祸之前,幼儿园的“娃娃”是737人,由30名老师照顾。高宏霞坦言,老师中仅8人是专业幼儿教师出身,大部分老师都和王春娟一样只有初中文化。

  高宏霞回忆,幼儿园开办之初的学费是每学期每生168元,教师每月工资只有150元,后来学费和工资都陆续涨到了700元上下。

  由于入园的孩子多来自榆林子镇各偏远乡村的留守儿童,交通就成了最大的问题。李军纲的堂弟、幼儿园曾经的司机师振波说,最远的孩子离镇上有30公里远,为了接送他们,李军纲多次举债,购买二手面的,改装后作为校车使用。

  “先后报废了6辆”,师振波说,后来,李军纲购买了4辆全新的金杯,为此,还向幼儿园的许多教师和司机借了月息2分以上的“贷款”。

  两强相争

  李军纲和小博士幼儿园的出现,使小镇的幼教格局逐步变成“两强相争”,“这种竞争经历了多个回合,并且持续了7年。”

  小博士幼儿园创办之时,整个榆林子镇上,只有一所幼儿园——乐乐幼儿园。而在乐乐幼儿园之前,镇上唯一的幼儿园是公办的“榆林子镇中心幼儿园”。

  乐乐幼儿园的老板路玲告诉早报记者,榆林子镇中心幼儿园由于政府长期投入不足,生源不断流失,经营不下去之后,政府出面找到自己,希望她接手办下去。

  2000年前后,路玲将公办幼儿园场地买下后,也成了全镇唯一的幼儿园老板,直到李军纲从外地回到镇里。

  李军纲和小博士幼儿园的出现,使小镇的幼教格局逐步变成“两强相争”,根据高宏霞、路玲的说法,这种竞争经历了多个回合。

  第一回合是小博士开园之初,即遭查封。因为,“政府只允许‘乐乐’一家存在。”不服气的李军纲不顾妻子的劝说,硬着头皮坚持了下来。由于众多生源分流困难,李军纲的坚持最终获得了政府的默许。

  第二回合是在小博士创办的第二年,在李军纲的示范下,镇子周边的乡村突然冒出多家幼儿园,不过,由于办学条件差、请不到专业的幼师,这些幼儿园纷纷倒闭。此后,生源开始向李军纲的小博士迅速集中,政府的幼教许可证也迅速批了下来。

  有了合法身份,李军纲开始了更大的扩张计划,贷款又建起了10多间教室,添置了新的二手校车。

  第三回合的竞争主要是价格战。为了留住生源,增强师资力量,小博士和乐乐一方面降低学费,一方面提高教师待遇,还想方设法聘请更多有资质的幼师。

  竞争持续了整整7年。今年2月,乐乐的校车在将孩子送回途中,一名幼儿被摩托车撞成骨折,“赔了不少钱”的路玲彻底断了继续幼教事业的想法,她将乐乐的场地租给了李军纲。

  李军纲在乐乐的原址上建起了小博士分园,成为榆林子镇真正的幼教老板。

  令人唏嘘的是,仅仅9个月后,也是因为一场校车事故,小博士的幼教之路戛然而止。李军纲更身陷囹圄,而他的妻子高宏霞却不得不将路玲从政府手中买下来的又转租给自己的场地再转租给政府。

  2011年11月21日,高宏霞看到了“榆林子镇幼儿园”重装开学。和十多年前的“榆林子镇中心幼儿园”一样,它又成为小镇公办的,同时也是唯一的幼儿园。

  负债扩张

  连续两年申请政府扶助无果后,今年10月19日,李军纲第三次提出“关于修建校舍、购置器材所需资金的请求报告”,请求政府给予50万元支持。

  高宏霞、师振波都说,小博士的办学从头至尾都是负债经营。2010年每学期生源达到1100多孩子,幼儿园的收入也仅为3万元。而这些年来,李军纲累积的银行和私人的欠债从8万元升至30万元上下。

  “报废的6辆车花了18万元,现在的4辆金杯花了30万元。”高宏霞称,办园至今,仅校车支出就达48万元。

  多名孩子的家长也对早报记者表示,“娃娃”这学期的学费和接送费加起来在680元至780元之间(根据路程远近,接送费标准不一)。

  高宏霞称,737名幼儿每天上下学由4辆9至11座的校车接送,如果不超载,“那就不用上课了,幼儿园也就别开了。”

  为此,李军纲和高宏霞将这些限座的校车全部改装,在车厢内放上了3条长凳。他们给每辆车定的限乘标准为30至40人。即使如此,每天每辆车仍要来回接送孩子上下学各6趟。

  “惨淡”的经营,让李军纲夫妇“借完银行借亲友,借完亲友借职工”,“实在没地方借了”之后,他们“鼓起勇气”向政府开口了。

  2009年、2010年先后两次申请政府扶助无果后,今年10月19日,李军纲第三次提出了“关于修建校舍、购置器材所需资金的请求报告”,请求政府给予50万元的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在报告的预算表中,有一项专门写着:购置校车3辆,所需资金24万元。

  令夫妇俩喜出望外的是,这份报告在第二天即获得了榆林子镇政府“情况属实”的批复。

  然而,直到近1个月后的车祸发生,“娃娃”们仍未能坐上新的校车,高宏霞也没见到一分钱。

  收编公办

  小博士幼儿园停课两天即被正式取消办学资格。为迎接上级领导视察,官办的“榆林子镇幼儿园”在上周六即挂牌……

  行政效率在车祸发生后迅速提高,高宏霞对包括早报在内的多家媒体记者表示,事发当天深夜,交警部门就带着车厢座椅上门,为改装之后的无座校车重新装上座椅。

  此后,庆阳市政府随即宣布斥资7亿元建设200所公立幼儿园;正宁县对遇难者的赔偿也在几天后陆续发放;小博士幼儿园停课两天即被正式取消办学资格;为迎接上级领导视察,官办的“榆林子镇幼儿园”在上周六即挂牌……

  还有,榆林子镇另一所尚未获得办学许可的农村私立幼儿园——石家村蓓蕾幼儿园的招牌也被勒令立即撤下。

  蓓蕾幼儿园的老板石依萍称,该幼儿园今年8月刚开始办学,虽然第一学期尚未结束,但也因车祸的影响被通知停课。

  石依萍说,蓓蕾幼儿园的创办得到了村上的大力支持,生源均来自附近的自然村,不用校车接送,很受村民们的欢迎。“如果不是车祸,办园许可证这两天就下来了。”

  “公办还是私办不是重点,公办的幼儿园就一定能保证既安全又能长期经营吗?”庆阳市官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教育人士认为,正宁幼儿园车祸表面是一起“交通安全事故”,实质是地方政府对幼教事业“长期不够重视、投入不足,监管缺位”的必然结果。

  他建议,政府应当坚定支持农村幼教事业的发展,形成“公私兼顾”的财政扶持政策,使幼教资源由集中倾斜逐步向均衡化方向发展。

  “否则,简单的收编公办之后,谁能保证‘榆林子镇幼儿园’不会成为另一个‘榆林子镇中心幼儿园’呢?”该教育界人士说。

相关新闻
中国新闻出版报电子报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新闻出版(版权)业年终盘点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京ICP备07004361号 Copyright 2007 chinaxwc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新闻出版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