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 www.chinaxwcb.com 权威的新闻出版第一门户】
 
邮箱登陆: 用户名: 
 密码: 

首部彩色插图本《托尔斯泰小说全集》诞生记

作者:朱宝元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报       时间: 2012-02-27
分享到: 更多

  □朱宝元

 

吴江江与草婴。

《复活》插图之一。资料图片

    1月6日上午,上海的大街小巷洋溢着新年的气氛,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总公司总经理吴江江来到华东医院,将今年1月由现代出版社刚刚出版的草婴译12卷精装彩色插图本《托尔斯泰小说全集》送到草婴面前。翻看着一幅幅精美的插图,89岁高龄的草婴兴奋异常,连说:“好,好,好!”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为了出版彩色插图本《托尔斯泰小说全集》,草婴等待了13年。

    这是此书在国内的首部彩色插图本,也是国内托尔斯泰小说作品众多译本(包括单部作品译本和全集译本)中的第一部附有彩色插图的版本。

    此书由吴江江亲自策划组织出版。笔者身为工作人员有幸见证了此书出版的全过程,了解到书中插图的来历有段值得记述的故事,彩色插图本的出版也几经曲折,问世不易。

    巴金收藏珍本草婴爱不释手

    1999年8月29日午后,也是在华东医院,病床上的巴金正静静地、一页页地翻看着珍藏了近半个世纪的俄文版《托尔斯泰选集》。这是一种仪式——告别的仪式,此书即将捐赠给上海图书馆。它是巴金上世纪50年代在北京旧书店花800元购得的,为1916年俄文原版,共10卷。烫金的书名、银色的浮雕加在黑羊皮封面上,使此书显得尤为豪华、庄重。这套书即使在俄罗斯也已很难找到。当年,诗人、作家冯雪峰为搜集此书,在苏联跑了很多书店也只凑了半部。

    草婴听说这套国内孤本将被捐赠,便立即打电话给巴金,希望让他看看。当年见到冯雪峰所藏的半部,草婴已是喜出望外,那日得见全书,更是爱不释手。他激动地说:“不得了,这套书,非常非常珍贵!”草婴所说的珍贵,除了装帧豪华、印制精美外,主要是指书内的200幅精美彩色和黑白插图。这些插图是由当时俄罗斯著名画家根据托尔斯泰小说中的人物、情节绘制而成。

    巴金知道,“文革”结束后,草婴放弃出任上海译文出版社总编辑的机会,甘当三无人员(无工资、无编制、无职称),年过半百,老骥伏枥,不计个人功利,仅靠每千字几块、几十块的稿费维持生活,凭一己之力于1997年翻译完成了400万字的托尔斯泰全部小说作品,花了整整20年。从上世纪80年代起,草婴每次见到巴金,都向这位与他同样对俄罗斯文学怀有深厚情感和精深研究的大师报告翻译进展。每出版一本,草婴都将书送给巴金,而巴金也时常关心着草婴的翻译,给草婴以鼓励。这是两位老人沟通心灵的特殊方式。

    看似水到渠成却一而再搁浅

    看着这些精美的插图,出版一套彩色插图本《托尔斯泰小说全集》的打算浮现在草婴脑中。他将这个想法告诉巴金,并征得巴金同意,请摄影师将书中插图全部拍下,以备后用。

    草婴的译本是公认最好、最全的托尔斯泰小说中文译本,配上这些插图自然是锦上添花,珠联璧合。然而,看似水到渠成的事,却一而再地搁浅。

    由于彩印成本高,2002年台湾木马文化有限公司出版的繁体字版《托尔斯泰小说全集》,虽首次采用了这些插图,却是黑白印刷。2004年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简体字版,也因同样的原因,也是黑白印刷。

    去年4月,吴江江到上海看望母亲的同学和战友盛天民(草婴夫人)时,了解到两位老人仍以没有彩色插图本出版而遗憾。这位从业近30年的出版人,认为草婴一生无怨无悔,长期不懈地坚持在翻译第一线,其译作影响了几代中国人,直至今天,因而出版彩色插图本《托尔斯泰小说全集》不仅是实现草婴和巴金的愿望,更具有历史意义和文化价值。于是,他当即向两位老人表示他来组织出版,马上拨通电话请上海图书馆将俄文版《托尔斯泰选集》中的插图重新拍照,并要求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总公司下属现代出版社安排出版事宜。

    尘封一个世纪彩色插图与作品“合璧”

    12卷彩色插图本《托尔斯泰小说全集》,包括托尔斯泰著名的3部长篇小说《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复活》;4部中短篇小说《一个地主的早晨》、《哥萨克》、《克鲁采奏鸣曲》、《哈吉·穆拉特》;一部自传体小说《童年·少年·青年》。书中所收的200幅插图中,有一半以上为油画、水彩画。其中,《复活》译本所收的插图由俄罗斯著名画家帕斯捷尔纳克(1862年-1945年,即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日瓦戈医生》作者鲍里斯·列昂尼多维奇·帕斯捷尔纳克的父亲)受托尔斯泰邀请绘制,这也是最早、最经典的《复活》插图组画。而其他译本的插图从落款看大多绘于1911年和1912年,共由5位画家绘制。彩色插图本所收的这些插图作为俄罗斯批判现实主义文学与绘画结合的经典之作,在尘封一个世纪后,终于以“本真”面貌在中国与托尔斯泰的作品“合璧”,其意义不言而喻。

    “列夫·托尔斯泰的一生体现了人道主义精神,他的作品用感人至深的艺术手法培养人们的博爱精神,反对形形色色的邪恶势力和思想。‘文革’中我受到迫害,被剥夺了写作权利。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悲剧?怎样才能避免这样的悲剧重演,这是我当时思考最多的问题。呼吁人性的回归,唤起人们的人道主义情怀,这更使我把目光投向了列夫·托尔斯泰这位伟大人物。”这是草婴翻译托尔斯泰著作的初衷和期望。笔者随同吴江江去上海,盛天民看着新书,像个快乐的孩子,激动地说:“书的印制很是精美,巴金和草婴的愿望终于在2012年实现,这是送给草婴最好的礼物。”

    在翻看草婴年表时,笔者发现,1942年1月,草婴翻译的苏联作家普拉东诺夫的短篇小说《老人》在《苏联文艺》第二期上发表。这是草婴从事文学翻译的开始。彩色插图本《托尔斯泰小说全集》的出版与之相距整整70年。虽是巧合,我想却是对这位老翻译家从事文学翻译一生、追求真理一生、弘扬人道主义一生的最好写照。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成立大会
相关新闻

首部彩色插图本《托尔斯泰小说全集》诞生记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评论列表

  •  

发布评论

 匿名发表    您在以匿名发表时可以输入昵称

如果您是本站注册用户请将此复选框钩掉,并在下面输入有效的用户名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关于中国新闻出版网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京ICP备07004361号 Copyright 2007 chinaxwc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新闻出版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