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 www.chinaxwcb.com 权威的新闻出版第一门户】
 

石黑一雄

作者:朱丽娜 齐雅文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报       时间: 2017-10-13
分享到: 更多

  编者按 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近日花落日裔英国籍作家石黑一雄。1982年,年仅28岁的石黑一雄凭借处女作《远山淡影》一鸣惊人,之后,他的一系列作品先后获得重要文学奖项,从而蜚声国际文坛。他深耕记忆、时间的主题,创作出了一系列优秀作品,先后获得布克奖等多个重要文学奖项,经过多年淬炼,最终问鼎文学界最高荣誉——诺贝尔奖。本版通过采访、言论、推荐阅读等多种形式,带领读者走进石黑一雄的文学世界。

  
  

资料图片


  □本报见习记者 朱丽娜 齐雅文


  石黑一雄最喜欢别人称呼他是国际作家,他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让不同文化背景的人都产生共鸣,事实上,他也做到了。石黑一雄的小说风格表面平淡、克制,但他的内心却热切地关注世界局势和人类社会的发展,诚如瑞典文学院授奖词中所写:“石黑一雄的小说,以其巨大的情感力量,发掘了隐藏在我们与世界联系的幻觉之下的深渊。”


  获诺奖:


  实至名归 锦上添花


  石黑一雄对于国际形势的关心和看法,令他的作品给人们浓厚的启发。对于人类命运的思考和感慨,让他的作品回味无穷。


  目前,石黑一雄作品的国内版权集中在上海译文出版社。上海译文社文学室编辑、《被掩埋的巨人》责任编辑宋佥认为,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石黑一雄已经是一名成功作家,此次获奖对他来说是锦上添花。石黑一雄在获奖感言中也表明希望能够给大家以正面的、善良的力量,能够贡献一份小小的微薄之力。作为日裔英国作家,不同文化氛围对他的创作有着很大影响。


  上海译文社文学室编辑冯涛认为,诺贝尔奖委员会评审的眼光独特而深刻。石黑一雄表现的我们与这个世界的联系,本身就是虚幻的。他不断重复的几个关键词是时间、记忆、自我欺骗,抓得非常精准。


  “对于石黑一雄获奖,我感到非常高兴,他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作家,获奖对于他来说实至名归。”浙江大学翻译学研究所所长、《无可慰藉》译者郭国良兴奋地告诉《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无可慰藉》中那种超现实的东西,让人分不清现实和梦幻。石黑一雄的作品数量不多,但都很经典。他的作品有很大市场,在国际上也很有影响力。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副教授、《被掩埋的巨人》的译者周小进说:“石黑一雄获奖,我觉得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他目前的文学地位很高,已经有了不小成就。”石黑一雄的作品一直有新鲜的东西吸引读者,也一直在突破。


  看文风:


  含蓄内敛 静水深流


  石黑一雄5岁时,随家人从日本长崎移居英国,接受英式教育,曾自嘲是“一个不知家在何处的作家”。


  与其他移民作家不同,虽然拥有日本和英国双重背景,石黑一雄的作品没有明显的移民作家的特点和风格。冯涛说,很多移民作家说得更多的是身份认同和文化认同的话题,这也是移民作家的显著特点,但是石黑一雄并没有局限在这里,他展示的是更加具有普世价值的主题,比如,探讨个人价值与社会变化之间的关系,这是所有人都会关心的问题。


  文化意义上,石黑一雄更接近于英国或者欧洲,但在文字中却有一种独特的东方文字审美——含蓄与内敛。有人称赞他的小说语言简单平缓,但也有人对他的小说语言过于“平淡”颇有微词,对此,石黑一雄坦诚地回应:“我写不出像马丁·艾米斯或者萨尔曼·拉什迪笔下那样充满活力的美妙句子。读驾驭文字能力高超作家的作品,当然也可以给我带来很大快感,但我只尊敬那些拥有强大的全局性眼光的作家,我喜欢可以创造其他有趣世界的作家。”


  对于石黑一雄的语言风格,冯涛也颇有感触:“用一个成语形容,就是静水深流,表面上看波澜不惊,实际上内里是波涛汹涌的,你看进去,就会体会到他里面情感表达的强度和深度。”


  周小进告诉记者:“石黑一雄的作品从内容上来说有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历史的纵深感非常强,语言平实朴素,少有复杂的辞藻和修辞。他是先有某种感情和主题、某种对人类命运关系和历史的思考,然后才有背景。”


  作家杨葵评价石黑一雄的作品时曾说:“他运用写作素材非常节约,不求面上的绚烂多彩,他志在深度,以及语言文字本身的厚度,往往是钻木取火一样,从很小的一个点开始,盯准这一点,一点点钻下去,突然就火势大起。”“想想我们常见的长篇小说,恨不得一辈子积攒的所有素材倾囊而出,结果反而大而无当,外强中干。我得说,石黑一雄这样的写作,才是我理想中的文学写作。”


  爱艺术:


  涉猎广泛 相互融合


  谁能想到,石黑一雄,这位新晋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最初喜欢的竟是音乐,冯涛告诉记者:“据说之前他是有志于成为一个音乐人,而且我看到他和很多现代歌手还有合作,和很多有名的爵士乐歌手也有合作,给他们写歌词。我听过一首,叫做《电车上的早餐》。”


  石黑一雄的短篇小说集《小夜曲》就是以音乐为线索,将故事串联起来,将音乐和文学完美融合。他还热爱电影,不仅自己的小说被多次改编成电影,自己也亲自参与编剧。


  同时,石黑一雄对电影的迷恋也构成了他写作风格重要的一部分,他表示,即使自己是小说家,但他许多的叙事观念都来自于电影。他无法将电影和文学的影响分割开来,因为二者对他来说,都十分重要。他写过《美食家》《世界上最悲伤的音乐》等电视和电影剧本,但更为有名的还是以他本人小说改编的《莫失莫忘》与《长日将尽》。


  谈及音乐、文学和电影之间的关联,周小进表示:“石黑一雄最初想当音乐人,到现在他还是一个很狂热的音乐爱好者,他也很喜欢电影。不用太拘泥于艺术门类的划分,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它们是交融的。”宋佥同样认为:“所有的艺术都是相通的,都是想给人们以最好的体验和感受。不管哪种艺术形态,都体现了创作者的情感。”


欢迎关注
相关新闻

石黑一雄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评论列表

  •  

发布评论

 匿名发表    您在以匿名发表时可以输入昵称

如果您是本站注册用户请将此复选框钩掉,并在下面输入有效的用户名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关于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京ICP备07004361号 Copyright 2007 chinaxwc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