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 www.chinaxwcb.com 权威的新闻出版第一门户】
 

刘海栖:坎坷来路 大美前程

作者: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时间: 2018-04-09
分享到: 更多

  □刘海栖

    编者按 资深少儿出版人海飞和刘海栖参加过多次意大利博洛尼亚童书展,包括前不久刚刚落幕的中国第一次以主宾国身份参展的第55届该书展。他们参与并见证了中国少儿出版走出去从筚路蓝缕到玉汝于成的过程,并一直为中国少儿出版鼓与呼。本版特约请两位专家撰稿,请他们剖析中国童书出版快速走出去的深层次原因,同时把脉少儿出版未来发展趋势。

    刘海栖 明天出版社原总编辑、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山东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

    在今年博洛尼亚童书展上,中国少儿出版百年回顾展呈现了中国少儿出版的发展脉络与成果。本报记者 李明远 摄

    1991年,我第一次参加意大利博洛尼亚童书展。当时,我担任明天出版社总编辑。从那时开始,我目睹了中国童书在世界舞台上的逐步发展。参加了多届博洛尼亚童书展后,我最大的感慨是,国运兴则书运兴,我们的国力与日俱增,加上几代童书出版人不懈努力,中国童书在世界童书舞台上才焕发出日益夺目的光彩。

    最初参加只能艳羡

    最初参加博洛尼亚童书展时,我国童书出版整体水准还很低,我们与世界接触不多,面对琳琅满目的世界级童书,更多的是惊叹和艳羡。

    那时参加书展,国家新闻出版主管部门组织了一个很小的团,通常只有几个人,最多十几个人,因为大多数出版社还没有引进国外图书版权的需求。那时各个出版社经济状况还不是很好,而且缺乏外汇,国内读者的图书购买能力也很低,出版社没有把引进国外版权作为经营目标来对待,各个出版社也没有配备专门的版权人员。

    由于能力和需求所限,国内参展的展位很小,就是一个面积不超过10平方米的小小开间,三面墙上有几排搁架摆书,尚且摆不满。参展书籍大多是代表团团员放在行李箱里带去,数量少,质量也差,和邻居们一比,真的感觉是灰头土脸。

    我们穿着西装在展场东逛西逛,目不暇接,大有刘姥姥初进大观园之感。人家的书真是五花八门,有立体书,有厚厚的纸板书,有通过触摸辨认物体的书,有能发出声音的书,还有给婴幼儿洗澡看的布书和塑料书等。书居然能做得那么漂亮,但一本书的价钱轻松超过我们一个月的工资,这可怎么卖!记得有次我看上了瑞士一家出版社的书,人家一报价,我赶紧走了。这本书的版权现在已经由接力出版社买走了,在国内市场卖得不错,就是著名的“彩虹鱼系列”。

    慢慢开始融入世界

    1994年,再次参加博洛尼亚童书展时,大家决定对小小的参展展位进行一些装修。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周舜培主动请缨,承担了装修重任。她安排社里的美术人员设计制作了相关材料,并把它们都塞进大行李箱里面,不远万里带到了博洛尼亚。

    正式开展的前一天下午,全团几个人拖着装满材料的行李箱,乘坐公交车辗转来到展场,在周围那些大动干戈的布展声中,也开始布置展台。我们干得热火朝天,终于把那些材料都安装到位。上少社的美术人员为了突出展位的中国特色,还专门准备了一些小小的京剧脸谱。远远地一看,我们的展台终于不再灰头土脸,红红火火还挺喜庆。果然,开展后就吸引了一些观众,但大多数是来看新鲜,没人来谈版权,倒是有不少人仔细研究京剧脸谱,还有的问卖不卖。我和周舜培一商量,决定卖。很快,京剧脸谱就销售一空。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们开始了融入世界童书出版的行程。此后每一年,我都会安排社里同事参加博洛尼亚童书展和法兰克福国际书展。有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任何收获。有一年,我们咬咬牙,买了安东尼·布朗的图画书《小熊进城》的版权,但在国内几乎无人问津。

    我们还在坚持。每次参加博洛尼亚童书展,我们都大量搜集国外出版社精美的书目,只要认为有用的都尽量带回去。回到国内,就召集编辑和美编研究这些书目,观摩人家先进的图书制作。我们还选派编辑骨干参加博洛尼亚童书展,开阔视野,提高鉴赏力,从国外的好书里得到灵感,把参展作为学习之旅。

    通过这样的方式,一点一点地积累,去追赶国际水准。我们默默坚守,慢慢有了回报,明天出版社逐渐步入国内童书出版的第一方阵,还造就了一支一流的编辑队伍,并取得了众多经典童书的版权。那些重要的版权至今还为中国读者输送营养,为出版社带来效益。同时,这些收获和渠道也为明天出版社的原创童书走向世界架起了桥梁。

    筚路蓝缕抱团发展

    中国童书出版开始真正抱团走向世界,应该追溯到1996年前后,时任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的海飞所领导的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在这个时期做了大量的工作。

    当时海飞总结归纳,中国童书与欧美童书比较有4个“不起来”:即书籍立不起来,色彩亮不起来,书名响不起来,开本美不起来。

    海飞和老一代童书出版人决心改变这种落后的情况,而改变的重要途径,就是抱团发展。少读工委不断地去争取政策,当时的新闻出版署下拨了专款扶持童书出版走出去。从此,各个少儿社真正组织起来,一起征战国际书展。随着国力渐强,少儿社实力大增,不但展台越来越大、越来越漂亮,而且也有能力购买国际版权。在博洛尼亚童书展展场里,中国人的身影越来越活跃,出手越来越狠,甚至把一些国外有名的出版社积累了多年的产品版权都买光了。

    在这个过程中,一代一代的中国童书出版人挥洒着汗水,为了中国童书站起来,为了中国童书走出去,做着艰苦而卓有成效的工作。今年我在博洛尼亚童书展上看到中国作为主宾国,在世界童书出版的舞台上大放光彩,中国童书出版人在各处忙碌的身影和爽朗的笑声,心里涌现出无比的自豪,也产生了很多的感慨。我们在这一片欢腾声中,不应该忘记艰辛的来路,要时时回望那筚路蓝缕的起步阶段。

    合力发声铸就辉煌

    其实,直到本世纪初,我们的声音在世界舞台上还并不响亮,童书出版和这些声音的频率是一致的。没有响亮的声音发出来,童书出版是不可能顺利发展的。

    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是很重要的推广儿童阅读的国际组织,由中国版协少读工委负责与其接轨。大家意识到,做好这方面工作,是中国童书走向世界的一个重要渠道。在中国分会(CBBY)的带领下,以海飞为首的一批童书老出版工作者,组织全国少儿社的力量,积极地参与IBBY的活动,在国际舞台上发出自己的声音。

    我们通过争取到IBBY大会在中国召开的时机,向全世界宣传中国童书和儿童文学,把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主席佐拉·甘妮请到中国,让她与中国的儿童文学作家进行了充分交流,并跟随作家进入学校去观摩儿童文学的推广活动。她深有感触地说,在来中国之前,不知道中国还有儿童文学,来了之后,才发现中国有这么多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儿童文学阅读推广活动开展得这么广泛深入。她说,会把这些告诉国外同行。

    也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中国版协少读工委与布拉迪斯拉发国际插画双年展(BIB)建立起联系,组织中国插画家参展,并进入得奖者行列。中国童书出版越来越深入地融入了世界童书出版的轨道,中国童书的话语权越来越大。最终,也通过中国作家自己的努力,曹文轩获得了国际安徒生奖。在今年博洛尼亚童书展上,中国插画家熊亮进入了安徒生插画奖的短名单。

    我认为,中国童书进入世界舞台是一个系统工程,与综合国力的增强有密切的关系,也与一代代中国童书出版人、创作者,与政府和主管部门的支持和扶持分不开,正是这些合力,铸就了今天的辉煌。

    当然,我们距离真正在世界童书出版舞台上占有主导地位还有距离,我们的中国故事还应该讲得更好,我们发出的声音还能够更响亮,我们的童书还能做得更漂亮,不但能满足中国孩子的需要,还能给世界其他国家的孩子送去清新的风,送去诱人的滋味。为了这一天早些到来,中国童书出版人还要继续努力。

欢迎关注
相关新闻

刘海栖:坎坷来路 大美前程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评论列表

  •  

发布评论

 匿名发表    您在以匿名发表时可以输入昵称

如果您是本站注册用户请将此复选框钩掉,并在下面输入有效的用户名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关于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京ICP备07004361号 Copyright 2007 chinaxwc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