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 www.chinaxwcb.com 权威的新闻出版第一门户】

丝绸商的儿子杜梅溪在法国马赛偶遇了法国女子奥莎妮,两人一见钟情,相爱、结合,并生下了四个儿女。二战期间,上海沦陷,杜梅溪携法国妻子回到上海接下了父亲的生意,从此,奥莎妮在上海定居下来,再也没有回到法国。半个世纪之后,奥莎妮从少女到老妇,渐渐融入了中国的生活、中国的家庭。她给这个中国家庭带来了优雅与温润,其异国血统亦在特殊的年月中成为这个家庭灾难的来源。小说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为主要时代背景,以奥莎妮的小孙女阿梅的成长为主要故事线索,并以这个孩子的视角勾勒了在那个特殊的年月中一家人相扶相帮、相濡以沫的动人情景。

黄蓓佳,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曾任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内容简介:黄蓓佳2016年全新原创的儿童小说,作品描写了上个世纪70年代,苏中小镇“仁字街”上一群孩子长大的故事。作品中的白毛、朵儿、马小五、弯弯、卫南、卫北、大丫头、二丫头等,在那积淀久远的“仁字街”上过着清寒的童年生活,然而他们的心智和心灵,却和父母一样,经历了辽阔的社会生活的洗礼。他们渐次长大,“仁字街”上难忘的童年永远印刻在“童眸”中。

获得2016冰心儿童图书奖。

刷刷,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南京市文联签约作家。

《向日葵中队》是一本涉及自闭症儿童的成长小说。讲述患有自闭症的女孩莫离在“向日葵中队”师生们的关心爱护下和他们共同成长的故事。这部新作是一部充满正能量的作品,小说把孩子面对“来自星星的你”时那种从不解、困惑到包容、接纳的心境、冲突表达得淋漓尽致,更把生活中的善良、感动一次次展现在读者面前。《向日葵中队》是一个充满爱的故事。《向日葵中队》,一本读后让人心中有爱、有阳光、有温暖、有触动的当代青少年心灵成长小说。

入选2016年“大众喜爱50种图书”。入选“2016年优秀儿童文学出版工程”

祁智“芝麻开门”成长书系共5册,既有屡获殊荣的长篇小说《芝麻开门》《小水的除夕》,还有新近推出的长篇童话《迈克行动》,以及最新创作的短篇作品集《羊在天堂》《一星灯火》。

曾获:

★ 第十三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图书

★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5年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百种优秀图书

★ 2014年度中国图书评论学会·CCTV“中国好书”

★ 2014年度腾讯·商报“华文好书”

这是新锐儿童文学作家小河丁丁以西峒为背景创作的系列长篇小说,分别为《水獭男孩》《绿头发女孩》《唢呐王》。

其中《水獭男孩》获第六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图书)奖,被评为年度“凤凰好书”“苏版好书”,入选中宣部“优秀儿童文学出版工程”、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6年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百种优秀出版物。

本套丛书为曹文轩著名儿童小说《青铜葵花》的绘本版,一共三册,诚邀新锐插画家李丹加盟,多达400多幅精美手绘插图,描绘了发生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一个动人故事:城市女孩葵花跟随爸爸来到了一个叫大麦地的村庄生活,孤单寂寞的她认识了一个不会说话的乡村男孩青铜。爸爸的意外死亡使葵花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贫穷善良的青铜家认领了她,葵花和青铜成为了兄妹相称的朋友,他们一起生活、一起长大……

刘健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理事,曾长期担任全国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江苏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

刘健屏儿童文学精品合集。刘健屏沉淀多年后再出新书,作家用敏锐的目光和深入的思考,使作品具备了丰富的可读性和真切的现实感,或深沉感人、或活泼幽默、或曲折生动、或立意悠远。

包括长篇小说《今年你七岁》《初涉尘世》,中篇小说集《眼睛》,短篇小说集《我要我的雕刻刀》《漫画上的渔翁》《第一次出门》。

著名作家刘海栖先生的新作,含《胜利大逃亡》《鸡蛋保卫战》《寻友大冒险》三册。故事发生的背景是一块豆子地,虽是微观世界中发生的小小事情,却有情、有义,有悲、有喜,有智、有勇,让人回味。

著名诗人、儿童文学作家金波主编的一套大自然散文系列丛书。作家用清丽、灵动的文笔将他们眼前和童年记忆中的大自然呈现在读者面前,在他们笔下,大自然清醇的气息,带给人新的渴望,造就了充满诗意的美丽世界。

2012年开始,我为小河丁丁专门建了一个WORD文档留存邮件内容,因为他的来稿实在太多,我单纯凭脑力已经无法清晰记忆。而且往往,就一篇稿子会有数次反复,不再是简单的留或不留。我需要文字的记录,帮助自己明晰一篇文章的来龙去脉。

现在,这篇记录的总字数已逾12000。

记录中,可以完整看到2016年3月11日我的邮件回复:

《唢呐》收到,可能因为先看了邮件中的介绍吧,一直拎着心,如果老瑶人真的迷糊到把这个小孩子丢下会好心酸。结局倒非常温暖,让我想起《边城》里摆渡的船夫老爷爷在城里人家喜宴上喝得酩酊大醉。结尾颇有些回味,只是我一直跟踪你的创作,所以理解“爸爸”对于唢呐对于戏班的复杂思绪,初看的人会不会觉得未完成呢?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这篇不错哦,留下了。如果你想让它再长大扩容,我更加欢迎。

3月15日:

这一稿已8000多字。如果作为用在刊物上的短篇,8000已经是极限。而我更倾向于改成七八万字的长篇。这部小说是有可能扩容的,我至少读出以下几点:

1.主人公和小瑶人的友谊,有没有联想到少年闰土?

2.唢呐王对决,就像当年的《神叉》,有民间传说的传奇性和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忠义侠,是值得用些笔墨的。

3.红喜事、赶集歇脚的友谊,之前我就说过,这种温情特别容易让人联想起边城里在喜宴上喝醉了的船夫老爷爷。

我挺期待的,既然有长篇的可能,不要轻易浪费这个题材。

不着急,我们都可以想一想,水到渠成的感觉会更好。

5月12日,小河丁丁再次发来的邮件附件中,《唢呐》真的长成了《唢呐王》。还有他的介绍:

比起我以前的小说,这一部,把历史融进去了,没有光写一个人,一个家庭。我以前写的许多小文章也化进去了,好像是为这一部做预备似的。

5月9日,我去看了《百鸟朝凤》,一部专说唢呐的电影。就想知道一件事,用芦苇练习换气,怎么练的。去的路上,遇到一辆空空的公交车,我上车时是第一个,中途上了一两个人又中途下了,到终点站只有我一个。到了影城,那个影城有5个放映厅,看《百鸟朝凤》的只有我一个,可以坐百把人的厅里,只有我一个人。回来时,我到车站去坐公交车,又只有我一个。

看完了心情有些沉重,《百鸟朝凤》这支曲子,在乡村,那是德高望重的亡者才有资格受用的,好多年才听一回……

为了一个练唢呐用芦苇练换气的细节,他会跑去看一场相关的电影。一个人乘公车,一个人坐在银幕前,就像他一个人默默地写作,努力为自己所热爱的孩子和文学做些什么。

我的这篇记录,文档名是“小河丁丁是个写作的人”。

成长之后的《唢呐王》已经承载了非常丰厚的内容,远非最初的短篇简单伸展。

不管是唢呐退敌兵的豪情万丈与英雄传奇,还是实心唢呐引出的师道尊严与古道热肠,都在宁静无波的文字背后,澎湃着浓厚的中华传统文化与价值观。

这部小说中的男孩子个性鲜明,令人耳目一新。跟着哥哥的顽童伙伴去妖怪洞探宝、独自深入涵洞摸螺蛳,童趣盎然又不乏惊险紧张,就像中国版《汤姆·索亚历险记》。与丁丁交好的瑶族男孩响响,像少年闰土般纯真质朴,更让人看到一种可敬的风骨,守信温厚,勇敢有担当,那是属于男子汉的硬朗气质。

香港TVB电视连续剧风靡一时的年代,我还在上小学。我的闺密非常感性地赞叹:“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都拍得那么好看。”《唢呐王》中也有不少温馨美好的吃饭场面。宴请邻里好友,一桌人互相谦让着分吃一只鸡:两个男孩吃鸡腿;鸡翅要给女儿和妈妈,吃了变金凤凰;鸡肝搛给老人家,滋补身体;鸡爪给了爸爸,因为妈妈说“这个家靠你撑起来”……无论是用“天下最好吃”的酿豆腐待客,还是在大山里与全瑶寨的人欢宴,在那挥之不去的人间烟火气息里,酝酿着生活质朴的美好与暖意。一切朴实无华,却又散发深情。

儿童文学中的情节、故事是重要的,爱更是永恒刚需。那些诚意之作,永远发自肺腑,以图书的形态静影沉璧,等待着在孩子们纯真的心里清音袅袅,如鸣佩环。

刘健屏在儿童文学创作上出道很早,早在三十多年前就已经是中国第四代儿童文学作家中的风云人物了,他的短篇小说《我要我的雕刻刀》曾获首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长篇小说《今年你七岁》获第二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宋庆龄儿童文学奖等。即使放在今天来看,这些作品仍然散发着艺术感染力。

刘健屏活跃于儿童文学创作的年代,正是令人怀恋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那是中国儿童文学的青春期、艺术觉醒期,充满启蒙精神,朝气蓬勃,激情四射,快速成长。那是一个无论思想还是艺术都充满探索活力的时代,那一代儿童文学作家共同的特点,是满怀着对人生、对儿童、对艺术的真诚,如初生牛犊,兴致勃勃,深入开掘题材,大胆探索创新,儿童文学的美学空间被极大地拓展打开。

作为八十年代中国儿童文坛的风云人物之一,刘健屏是一个敏于观察、勤于思考的作家,他的少年小说为当时的儿童文坛贡献了一个个重磅话题,发人深思:

譬如,小说《我要我的雕刻刀》,表达了一个沉重而发人深省的时代性诘问:教育应该为一个健康人格的成长提供什么样的环境?我们的教育,是不是正在扼杀孩子们宝贵的天性,是不是正在磨平他们个性的棱角,是不是正在剥夺他们独立思考的能力,是不是正在扼杀他们宝贵的创造力,是不是正在塑造千人一面、没有思想缺少个性的驯服工具?“你曾经也像一把锉刀,在我们可塑性最大的时候,锉平了我思想的棱角,你要我们听话、听话、听话,听到后来连我的耳朵都没有了……” 作家借小说中人物之口发出的诘问,在三十多年后的今天读来,依然带着锋利的啸声直戳中国教育的痛处。

又譬如,小说《孤独的时候》,以两个男孩不对等的友谊,犀利地透视人心冷暖,在真情与势利的鲜明对比中,无情揭开人性中那些有关虚荣、自私、忘恩负义的阴暗角落。还有小说《眼睛》,透过一念之差,提出了我们该如何教育下一代做人的问题。当眼睛揉进了沙子,真相被名誉私利和虚伪所绑架,来自教育者口中冠冕堂皇的谎言,是少年人价值观的腐蚀剂,是正在成长中的人格的腐蚀剂。犯错误不可怕,粉饰、篡改,甚至嫁祸于人才最可怕,真正的人格尊严源自于担当的勇气。

在八十年代的少儿文学界,作为“塑造未来民族性格”的自觉践行者,刘健屏是力倡阳刚之气的几位作家之一,他在《我要我的雕刻刀》《脚下的路》《初涉尘世》等少年小说中,塑造了一系列成长中的小小男子汉,通过对这些少年形象的刻画,传递着他对于男子汉内涵的理解——独立、自信、自强、责任感和百折不挠。《今年你七岁》则是刘健屏的另一部力作,在当时是一种崭新尝试,真实呈现儿童的日常生活,见证一个普通孩子的成长,以及一个父亲与孩子的互动,是将教育融入平凡生活的一种尝试。从小说中,我们看到年幼的阿波在七岁那一年种种可爱、可笑、可叹、可敬甚至令人大跌眼镜的表现,看到一个心细如发的父亲对儿子一点一滴成长的记录,但是与时下那种追逐“童趣”和“娱乐”的审美理念截然不同,传递的仍然是对“成长”的思考。

刘健屏的小说有一种棱角分明和爽利的风格,既体现在作品中人物的思想、语言、行动上,也体现在他的故事结构和叙述中。但同时,他又有江南作家特有的温润优美的文笔,和温柔细腻的情怀,他小说中那些小小少年的心理描写十分细致,既有丰富的情感、细腻的内心世界,同时也有着纯良正直不妥协的内心原则。那是一个物质匮乏的时代,却精神富足情感饱满,有理想有情怀有希望。而当下的社会虽然物质生活更加富足,但是,真诚的情怀、美好的人性,包括阳刚之气,都不得不说是越来越稀缺、因而越来越被渴望的东西。

今天的孩子们,值得认真读一读这套少年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