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数据报告 > 正文

势单力薄 菜园坝地下书刊市场生存调查

来源:时代信报 作者:王明明 发布时间:2008-08-19 14:14
分享到:
  箩筐里装着一群小虾米,谁也长不大   

  民营书业举步维艰、苦求生存的状况绝不是危言耸听。在首届重庆读书月书展中,民营展区的众多书商在惊讶于市民购书热情高涨的同时,也几乎集体诉苦道:我们的日子难过!这是民营书业的第一次集体亮相,也是他们的第一次集体发声。循着他们的声音,我们将目光集中到重庆书刊交易市场———这个位于菜园坝地区珊瑚地下商场“书业朝天门”,既是本土规模最大的图书批零市场,也是民营书业最为集中的地方。

  “地下”市场的诸多怪象

  8月12日上午,这是重庆书刊交易市场生意最为火爆的时段。记者从菜园坝广场坐电梯来到负一层,再乘手扶电梯来到负二层,到了这个集中132家民营书店的“地下”市场。

  对于“地下”环境,不少经营户抱怨,“对批发没有多大影响,靠着火车站和长途汽车站,物流成本可以降低。但是因为在地下附二层,严重影响到零售,很多读者找不到这个市场。再加上因为深处地下,从地面到地下的转移,增添了搬运环节,间接增加了成本。”

  记者获悉,在2001年之后的3年内,经营户多次与物业管理部门协调等电梯、搬运问题。2006年,书市各区的通风问题、扶梯的运行才得到比较稳妥的解决。但整个图书交易市场仅有7000平方米左右,市场内132家经营单位平均下来只有不到50平方米的空间。有的经营单位只有20平方米的小开间,经营种类无法铺开,进一步发展受到限制。

  1999年,重庆书刊交易市场的前身———“公园路书刊集市”整体搬迁至现在的珊瑚地下商场。至此,本土民营书业才告别了地摊式的零星和散乱。重庆册源地图书公司总经理阳光凯表示,5年来,因为政策逐步开放,市场内的民营书商得到了较快发展,但现有的场地限制没法满足做大做强的需要,几乎相同的逼仄的硬件条件和市场渠道导致市场内出现了不少“怪象”:

  “最大的怪象就是品种单一。市场内有超过70%的经营户都经营教辅———数量大、利润高,又不需要多大的展示场地。这样的实际效果就是,人们一提到书市,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教辅,根本无法扩大市场影响力。”

  而另外一个怪象,就是价格战。“因为大家经营的品种差不多,进货渠道相似,同样位于一个市场内,要想做出利润就是比拼价格。你比我少一个点的折扣,我比你再少一个点的折扣。导致的结果就是恶性竞争,行业整体利润率长期不到10%,除去必要的人工和物业、管理等成本,纯利润相当低。到了最后,就是低水平的恶性竞争。”

  记者了解到的数据是,教辅的折扣率最低可到4折,甚至更低。无数书企为了争夺这一块蛋糕使出了浑身解数,包括密切联系学校、送货上门等等。阳光凯的观点亦得到精典书店总经理杨一的认同。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132家经营户,过得好的不超过10家。另外,由于头顶着“教辅市场”的帽子,像精典书店这样经营一般图书的书企根本无法在市场内获得较大的生存空间,“现在,精典书店在市场内的店面虽然还在经营,但基本上已经放弃了,可能随时会退出”。

  相关数据表明,重庆书刊交易市场年交易额大约在2~3亿元码洋,其中超过80%的交易份额来自教辅,这和1999年兴建该市场时的定位———重庆市民文化消费的中心———极不相称。

  一个“势单力薄”的协会

  作为重庆民营书企的“婆家”,重庆书刊发行协会非国有书业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非工委”)秘书长张万文对此深有感触。重庆书刊交易市场绝大多数书企都是该协会的会员,非工委的主要工作也在该市场内开展。

  去年以来,张万文多次和市、区有关部门协商,希望在现有基础上扩建,或者将市场搬迁到解放碑附近,在环境和图书种类上促进市场以及重庆民营书业的成长。但考虑到搬迁成本,这一建议一直没有得到采纳。

  张万文说,重庆书刊交易市场自建立以来,头几年的主要工作就是与盗版作斗争。在当时的市场内,由于各项管理措施不够规范和落实,盗版图书猖獗,很多经营正版图书的企业深受其害,“几乎已经很难维持下去,而且不仅违法,还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败坏了整个市场的形象。”

  而现在,他苦恼的事情就是怎么让现有民营书企成长起来,“特别是在现有条件的限制之下”。

  前年,他尝试让市场内的经营户联合起来做大做强,“这样做的原因,一个是网络书店当时发展非常迅猛,如果我们不能迅速成长起来,剩下的就只有死路一条;而另一个主要的目的,就是培育比较大的书企,做出品牌,适应市场的竞争。”

  这样的合纵连横在几个月后就寿终正寝———从原来的单打独斗到抱团合作,很多老板根本就无法适应,就是选一个总经理来都没办法进行。你不放心我,我不放心你,互相猜疑的结果就是散伙,然后再打血肉横飞的价格战。

  张万文极不情愿地将协会对这种不合作和低端竞争的无能为力,归纳为协会的势单力薄。“协会就是一个行业组织,我们没有任何权利作出强制性的举动,会员就是不理协会的决定我们也没有任何办法。一个会员的会费每年300元,有的人入会也是极不情愿。作为个人,我能起到的最大作用可能就是一个呼吁和协调作用。”

  记者了解到,市场内的经营户更多想依靠非工委在搬迁、税收等问题上能够有游说政策的能力。阳光凯也说,我们和新华书店相比,不能享受所得税和在增值税的“先征后返”政策,在经营品种上也因为政策的问题不能经营诸如教辅、政治文献类书籍(这类书的总体利润很高)。

  对此,张万文明确表示,“我也非常想这么做,但确实是力量有限。我们和国外的行业协会还有差距和不同。”

  记者联系到市新闻出版局发行处处长李德言,他明确表示,搬迁问题牵涉到渝中区文广局等4家单位,税收和经营种类的问题牵涉到国家既定政策,基本上没有回旋的余地。

  阳光凯说,目前的情况就是:一个箩筐里装着一大群小虾米,你勾着我,我拉着你,价格战你死我活,反正就是谁也长不大。

  民营书店的活路在哪?

  就在这筐小虾子争得你死我活的时候,网络书店的冲击让本来就在生存线上艰难徘徊的书刊交易市场民营书业噤若寒蝉。杨一说,“我基本上预计市场内每个书店一年只有10万的利润。”而当当网联合总裁俞渝日前在重庆谈到民营书店,态度也是非常悲观———民营书店有没有生存的道路?

  市新闻出版局发行处处长李德言表示,网络书店带来巨大冲击的同时也带来了机遇,民营书店不是没有活路可走,“前年开始,我们就在交易市场内开办讲座,告诉书商现在的形势,扶持他们走差异化和特色经营的道路。目前,市场内已经有养身、美术、烹饪、建筑等特色书店,生存空间扩大。另外,我们倡导和组织如博览公司、五洲公司等企业走出去,到外地建立销售渠道,开始策划本土书企自己的专题和系列图书,形成品牌。目前,已经有至少10家企业走出了菜园坝、走出了重庆。今后还要加强成渝和贵州等地的联系,争取在明年举办川渝读书节,让更多的企业通过向外发展得到发展的机会。”

  张万文说,市场内的不少经营户已经尝试通过建立区县连锁经营、主城区内书店连锁的方式,下沉重心,将触角伸到网络和新华书店系统还不能完全触及到的郊县农村,希望借此开辟市场。

  而在阳光凯眼中,他目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打造品牌。他说,品牌就是号召力,菜园坝的图书交易市场还没有成长出一家有品牌号召力的公司。下一步,他将联合几个志同道合的企业,通过资金以及渠道的整合,争取打造成继精典之后的第二块民营书企品牌。

  但最大的拯救之路可能还存在于一个设想之中,“非工委准备组织市场内的会员,加大对读者的服务力度,也像新华书店一样,零售业务7天内无条件退换货。另外在购物环境上多下工夫,电梯、照明、通风能改进的尽快改进,把重庆书刊交易市场这块牌子竖起来,真正成为重庆市民文化消费的中心。”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