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数据报告 > 正文

中国少儿出版改革开放30年四大变化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08-08-20 10:00
分享到:

  □中国版协副主席、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主席 海飞

  专门为广大少年儿童提供健康向上的精神食粮的少儿出版业,是我国改革开放30年中最受厚爱、最受关注的一个文化产业。30年来,中国少儿出版,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紧缺出版到繁荣出版,从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开放,中国成为屹立于世界东方的少儿出版大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变化一:中国少儿出版受到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和厚爱,成为得道多助、厚重发展的出版文化产业。

  改革开放前,经过10年“文化大革命”动乱的中国少儿出版和其他图书出版一样,受到严重摧残。原有的图书被封存,新版图书绝迹,广大少年儿童几乎无书可看,小学复课开学后连一本小字典也买不到,只有一些内容枯燥、文字呆板、政治术语成堆、孩子们不爱看的公式化、概念化的“批判类”读物,“书荒”严重。

  改革开放一声春雷,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和厚爱少儿出版,带来了我国少儿出版的春天。19781011日至19日,国家出版局在江西庐山召开了全国少年儿童出版工作座谈会。这次“庐山会议”是一次解放思想、拨乱反正、实事求是、勇闯禁区、迎接少儿读物出版春天的标志性会议。会议制定了1978年至1980年三年重点少儿读物的出版规划,提出了1979年“六一”儿童节前出版1000种少儿读物,三年内出版29套丛书的振奋人心的奋斗目标。在改革开放的推动和全国少儿出版工作者的努力下,这一目标顺利实现。

  在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党和国家的主要领导人高度重视和厚爱少儿出版。199661日,江泽民总书记为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建社40周年题词:“出版更多优秀作品鼓舞少年儿童奋发向上。”2001114日,胡锦涛同志致信《中国少年报》,祝贺中少报创刊50周年,信中说:“《中国少年报》作为少先队的队报,肩负着教育培养少年儿童的神圣职责。”希望中少报“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发扬创新求实的精神,进一步办出自己的特色和风格,努力帮助少年儿童树立远大理想,打好知识基础,培养优良品德,使《中国少年报》更好地成为党教育引导少年儿童的重要阵地,成为广大少年儿童的良师益友。”正是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这种充满前瞻、充满希望和关怀,使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少儿出版充满着生机和活力。

  厚重少儿出版,使少儿出版得道多助,中央有关部门把少儿读物与电影电视、长篇小说作为“三大件”来抓。中宣部和新闻出版署从1994年起连续5年每年召开一次少儿出版工作会议,从性质地位、出版理念、改革思路、重点工程、整体质量、面向农村等各个层面为少儿出版定性、定位,突显了少儿出版的重要地位。新闻出版署在制定和实施《“九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中,专门把少儿读物出版作为“需要特别重视的内容”的第5条、把少儿读物出版作为4个单列的子系统规划之一来规划。在被称为“1200工程”的国家“九五”规划的1200个项目中,列入少儿读物选题85种,占规划总数的7%。在国家“十五”规划和“十一五”规划中,少儿读物选题的比例更是不断增加。为了大力发展有中国特色的优秀儿童动画出版物,1996624日,中宣部、新闻出版署启动了“中国儿童动画出版工程”,亦即“5155工程”,建立华东、华北、中南、东北、西部5个动画出版基地,出版15套重点大型系列动画图书,创办《中国卡通》等5种动画期刊,有力地推动了中国卡通读物的发展,并为21世纪初中国动漫的发展打下了基础。199610月,中宣部、新闻出版署联合主办了“中国少儿出版物成就展”,29个展团、2万余种少儿读物,充分展示了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少儿出版的丰硕成果,并为新世纪少儿出版业的发展描绘了灿烂的前景。

  对少年儿童和少儿出版事业深深的厚爱和关注,是一个成熟的政党和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的重要标志之一。正是这种厚爱和关注,使少儿出版在改革开放的30年中突显厚重,突显活力,这也是我国少儿出版健康快速发展的根本基础。

  变化二:中国少儿出版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成为格局合理、体系完备的出版文化产业。

  “南有上少,北有中少”——这是改革开放之前我国专业少儿出版社的基本格局。195212月,新中国第一家少儿读物专业出版社——少年儿童出版社在上海成立。上少社是以上海的新儿童书店为基础,吸收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和大东书局的儿童读物编辑出版部门合并成立的一家公私合营性质的出版社。195584日,毛泽东主席对建国初期儿童读物奇缺的状况作了重要批示,并就团中央《关于当前少年儿童读物奇缺问题的报告》作了指示,要求有关部门认真对待这一问题,迅速改进工作,大量地创作、出版、发行少年儿童读物。916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大量创作、出版、发行少年儿童读物》的社论。195661日,团中央在北京创办了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南北两少社”为新中国少儿出版的发展做出过长远的历史性的贡献,但在“文革”中也遭受到停办停业的重创。

  改革开放前的1977年,全国只有两家专业少儿社,200多人的少儿出版专业编辑队伍,200多人的儿童文学作者队伍,编辑出版192种少儿图书,当时的中国少儿出版,是纯粹的供不应求的小出版。

  改革开放春风化雨,少儿出版如雨后春笋般地茁壮成长。一大批地方专业少儿社在改革开放大潮中相继诞生,迅速崛起,并且拥有着美好向上的社名:如新蕾出版社、明天出版社、希望出版社、接力出版社、海燕出版社、未来出版社、晨光出版社、新世纪出版社、21世纪出版社、海豚出版社、童趣出版公司等。少儿出版社编辑、发行队伍和儿童文学创作队伍也在迅猛发展。到2008年,全国有34家专业少儿社,260多家少儿报刊社,6000多专业从业人员,5000多儿童文学作者和画家,分别比1977年增加17倍、30倍和25倍。同时,全国570多家出版社有521家设有少儿读物编辑部门,有的大学出版社还专门成立了儿童出版分社,如外研社和东北师大出版社等。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我国少儿出版体制机制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一是全国性的专业少儿出版分工已经被打破,1977年,专业少儿社出版的图书占全国少儿图书市场份额的74.6%2007年则降到30.3%;二是全国少儿出版的体制机制变了,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在20005月与中国少年报社实现了强强联合,组建了中国首家儿童传媒集团——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30多家地方少儿社也相继进入地方出版集团,走上集团化发展的轨道,并且有浙少社、接力社、辽少社等10多家专业少儿社实现了转企改制,探索产业化发展的新路。目前的中国,已经是一个年出版1万多种少儿图书,260多种少儿报刊,年销售6亿多册读物、销售额达40亿元人民币,有着3.67亿未成年人读者市场的少儿出版大国。

  少儿出版的蓬勃发展,也催生着少儿出版行业协会的发展。1986年,在新闻出版署的大力支持下,我国加入被誉为少儿出版界小联合国的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并成立了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CBBY),开启了中国少儿出版对外交流的大门,由改革开放前的闭关锁国,发展到与全世界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00多家出版单位建立友好往来。1994年,在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的大力支持下,成立了中国版协少儿读物出版工作委员会,少读工委以“联合、保护、协调、发展”为宗旨,每年召开一次主任会议和全国少儿出版社社长年会,传达贯彻党和国家的出版方针政策,研究讨论全国少儿出版的现状和发展方向;每年举行一次全国少儿社图书交易会,为专业少儿社打造一个展示出版成果、交流出版信息、开拓出版市场的平台;每年评选一次“中国少儿出版10件大事”,真实记录中国少儿出版在改革开放中的发展进程;199771日,创办了一份综合性应用理论刊物《中国少儿出版》,努力宣传解读出版政策,探索提高少儿出版理论,交流传递少儿出版经验信息,推动加强少儿出版国际交往,团结凝聚少儿出版的作者、编辑、读者队伍,成了独树一帜的出版理论刊物。

  改革开放30年,中国的少儿出版从一棵出版小树苗,成长成为出版格局合理、出版体系完备的强势出版文化产业,“小儿科”成就了令人瞩目的大气候。

  变化三:中国少儿出版从短缺到繁荣、从简陋到精致,成为市场活跃、名品荟萃的出版文化产业。

  改革开放30年,少儿出版从短缺到繁荣,从简陋到精致,是整个出版界数量增长最快,品种增长最快、质量提升最快的出版门类之一。1977年,全国出版少年儿童读物图书品种192种,1979年上升到1100种,1980年为2400种,1989年为3598种,1991年达到4000种,1992年为4605种,1994年近6000种,20007004种,一路攀升。告别了“站不起来、亮不起来”的简陋时代,不仅在国内书店里是最显目、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而且在国际市场上也是独具中国特色、中国风格的一道风景线。以新闻出版总署公布的最近全国少儿读物出版情况看,2006年,全国出版少儿读物9376种(初版5630种)、印数19975万册、972961千印张,总定价179501万元;全国出版少儿期刊98种,平均期印数1116万册,每种期印数11.39万册,总印数22108万册,总印张605644千印张;全国少儿录音带1834种,1161.44万盒;全国少儿激光唱盘(CD799种,464.63万张;全国少儿高密度激光唱盘(DVDA2种,5500张;全国少儿录像带6种,1.02万盒;全国少儿数码激光视盘(VCD2231种,数量2464.82万张;全国高密度激光视盘(DVDV279种,631.81万张;全国少儿图书销售3.51亿册,34.1亿元;全国少儿读物出口67750种次,50.74万册,122.51万美元;全国少儿读物进口19646种次,32.52万册,241.43万美元。数字充分显示,我国少儿读物市场已经进入一个品种齐全、应有尽有、质量良好、丰富多彩的繁荣局面,建国初期12个儿童一册书的短缺出版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有的家庭也开始有了自己的儿童藏书。

  改革开放30年,成就了一批优秀出版社、一批优秀少儿出版家、一批优秀儿童文学作家画家,一批优秀儿童读物。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上海少儿社、浙江少儿社、接力出版社等先后被评为全国优秀出版单位。有7名少儿出版人获中国韬奋出版奖,20多名少儿出版人获全国百佳出版工作者,12名少儿社社长走上更重要的领导岗位,数百种少儿读物获中国图书三大奖,近千种少儿读物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30年来,爱国主义少儿图书光彩照人,中少版的《共和国领袖故事》、《我们的母亲叫中国》、《中国20世纪三大伟人》,湘少版的《中国革命史话》、《精神之火》,浙少版的《中华英杰》,冀少版的《赤子丛书》,21世纪版的《光辉的旗帜》、《画说“资本论”》等展现了少儿图书出版的主旋律,全国每年平均出版800多种(套)爱国主义图书,成了少年儿童爱国主义教育的“底气”。30年来,我国原创儿童文学快速成长,力作丛生,名家层出。著名作家秦文君,潜心儿童文学创作25年,出版了40多部著作,计400多万字,先后50多次获各种图书奖,有10多部中长篇小说被改编成电影或电视剧,其中《男生贾里》出版10多年来,一版再版,畅销全国,累计印行了120万册。著名作家曹文轩,是北京大学的教授,几十年如一日坚守儿童文学的纯文学创作,坚持给儿童以“真善美”的文学熏陶,创作出了《草房子》、《山羊不吃天堂草》、《细米》、《青铜葵花》等一大批精品力作。著名作家张之路,写作30年,出书30部,并有10多部拍成了儿童电视剧,他的《霹雳贝贝》、《第三军团》、《有老鼠牌铅笔吗?》等图书深受广大少年儿童喜欢。四川女作家杨红樱创作的《淘气包马小跳》系列,开创了中国儿童文学畅销书品牌,杨红樱的小说创作着眼儿童,贴近校园,以小学生为作品主角,基调幽默、快乐、轻松,使“淘气包马小跳”成了孩子们的“文学明星”,《淘气包马小跳》印行1100万册,并被改编成卡通片话剧,法文版由菲利浦比基那出版社出版。同时,“马小跳”成了“网络明星”,网上相关评论有130余万项,还有了马小跳的官方网站,是国内唯一在销售册数和销售码洋上可以与《哈利·波特》系列一争高下的原创儿童文学。

  30年来,我国的少儿科普读物也有长足的发展,在全国少儿图书选题中,科普图书的比例不断升高,如1996年占11%2006年占24%。被誉为“中国百科奇迹”的浙教版《中国少年儿童百科全书》,7年重印20多次,连续4年名列全国10大畅销书之列,累计发行170多万套,总码洋超过1亿。30年来,我国的低幼读物和动漫读物蓬勃发展,改革开放带来的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为精美的少儿低幼读物和相对现代化的动漫读物的发展带来了机遇,开辟了市场。图文并茂、制作精良的图画书和低幼期刊得到了变得富裕起来的家庭父母的青睐,成了亲子共读的首选。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的《幼儿画报》,集结了高洪波、金波等全国最优秀的童话作家及最优秀的插图画家,推出一批深受儿童喜欢的“红袋鼠”等艺术形象,月期发行量高达130多万册。

  变化四:中国少儿出版从封闭、半封闭到开放,从只有引进到开始输出,成为大国崛起、影响世界的出版文化产业。

  改革开放是我们党和国家的基本国策,改革开放是紧密相连的一个整体的两个方面。30年来,我国的少儿出版一直坚持从改革中开放,在开放中改革,从封闭走向开放,从引进走向输出,成为具有一定国际影响力的大国形象的开放性出版文化产业。

  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的少儿出版对外开放经历了三个时期。

  第一个时期是1978年至1990年的“摸着石头过河”的初创期。1979年,中少社与上少社重新翻译出版了一些在“文革”中被禁锢的国外优秀少儿图书,并尝试对外版权合作。上少社的中国原创童话《宝船》等成了首批输出日本的少儿图书。19814月,中少社组建了改革开放后首支出访团,与前南斯拉夫达成了合作出版《周恩来的故事》、《中国民间故事》等协议。紧接着,一些非少儿专业出版社也出版了一批国外优秀儿童读物和输出中国优秀儿童图书,如外文社的《叶圣陶童话选》被译成多种外国文字出版。同时,一些相关的对外合作交流活动也开始起步。1979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亚洲文化中心举办的东京野间儿童画插图比赛中,我国送展的《三打白骨精》、《小蝌蚪找妈妈》等少儿图书获奖。

  第二个时期是从199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到20世纪末的1999年的发展期。1992年,我国成为《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与《世界版权公约》的成员国,我国的少儿出版也进入了一个更加开放和更加规范的国际化进程。从全国出版界看,1990年我国的版权引进图书不足1000种,而到2000年,超过7000种,其中少儿图书的引进也由1990年的不足100种增加到2000年的超过800种。在这一期间,我国少儿出版社大踏步走出国门,频频参加德国法兰克福书展、意大利博洛尼亚儿童书展等国际书展,并在北京先后举行了两次国际儿童书展。

  第三个时期是进入21世纪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全方位与世界接轨带来的繁荣期。我国少儿出版迅速进入世界少儿出版圈,国际少儿出版商也高度重视中国这个巨大的童书市场,大量的国外优秀少儿读物和畅销书被引进国内,中国优秀少儿读物也开始走出国门,并且一些重要国际会议和活动也在中国举行。如人民文学出版社引进了著名英国女作家罗琳女士风靡全球的畅销书《哈利·波特》系列,连续27个月居全国销售排行榜榜首,中少社引进比利时的《丁丁历险记》和瑞典的《林格伦作品集》两大系列,浙少社引进了《冒险小虎队》丛书,接力社引进了《鸡皮疙瘩》系列,冀少社引进了《国际安徒生文学奖书系》,希望社引进了《史努比》系列,21世纪社引进了《大幻想文学》系列等。2005年是著名丹麦作家安徒生诞辰200周年,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05年,全国出版了200多种安徒生童话图书,发行量高达1000多万册。大批优秀少儿读物引进出版,成为21世纪初中国少儿图书市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也使广大中国小读者与世界各国的小读者一起站在了同一阅读起跑线上。随着对外合作开放的不断深入,我国少儿图书也开始了走出国门的努力,30年来,我国有2000多种少儿图书实现了海外版权输出,其中上少社600多种,中少社490多种,苏少社460多种,浙少社210多种。2007年,全国引进少儿图书近千种,输出600多种。同时,少儿图书对外开放正向着多元共赢的方向发展,如版权投入分成、合作出版投资分成、合作出版同持版权、合作出版系列开发、版权代理合作等,合作开放,百花齐放,多姿多彩。

  中国少儿出版的飞速发展和中国少儿出版的大国地位,越来越受到全球的关注。1996年以来,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的历任主席曾多次向中国分会提出,希望能在人口最多、儿童读者群最大的中国举行一次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世界大会。经过10年的准备,2006920日至23日,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第30届世界大会在中国澳门举行。大会的主题是“儿童文学与社会发展”,9个分会场议题是“我们的文学——儿童论坛”、“国际少儿出版高峰论坛”、“儿童文学与道德规范”、“儿童文学与理想世界”、“儿童的自由与空间”、“儿童读物与多媒体时代”、“儿童绘本的发展趋势”、“哈利·波特现象的思考”、“弱势儿童的阅读”。来自54个国家的500多名代表出席会议。与大会同时进行的有“安徒生奖展览”、“IBBY荣誉名册展览”、“BIB布拉迪斯拉发少儿插图双年展”、“书籍为了非洲展”、“亚洲儿童图书展”、“中国少儿精品图书展”等10个展览。此次大会突显了三个特色:一是儿童特色,首次开放儿童论坛,17名儿童走上IBBY大会讲坛,儿童自己主持,儿童自己演讲,开IBBY大会先河;二是亚洲特色,中国世界大会是继日本、印度之后第三次在亚洲举办的IBBY大会,为亚洲争光添彩;三是中国特色,让世界各国朋友对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少儿读物有个面对面的直接接触。这次大会被誉为IBBY历史上“最成功”、“最美妙”的一次大会,大大提升了中国少儿出版在全球的大国地位,也大大推动了中国少儿出版的国际化进程,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真正走向少儿出版大国的重要标志。

  改革开放,未有穷期;少儿出版,任重道远。改革开放30年,中国少儿出版取得了根本性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了在全世界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少儿出版大国。但是,我们要清醒地看到,与时代迅猛发展的需要相比,与亿万少年儿童健康成长的阅读需求相比,与全球出版业激烈的市场竞争相比,中国的少儿出版业差距还很大。我国的少儿出版要站在时代新的起点上,主动汇入世界少儿出版主流,让我们这个拥有灿烂文化和古文明的中国,拥有最大小读者群的发展中大国,真正成为少儿出版强国。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