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研究 > 正文

试论中国电视剧的基本形态

来源:人民网--北方传媒研究 作者:孙宝国 发布时间:2007-01-19 14:07
分享到:

电视剧是为电视台播映而编写、录制的戏剧,是由真人扮演的、使用录影带或胶片方式拍摄的、有情节贯穿的单本或多集的剧情类电视节目形态。电视剧的形态国内和国外有些不同。在西方,电视剧形态甚至可以按时段划分,例如有日间肥皂剧和夜间肥皂剧的区别。就国内电视剧而言,因所持标准和角度的不同,主要有以下一些分类方法。如:按照题材反映的时代,可分为古装剧和现代剧;按照题材反映的内容,可分为伦理剧、言情剧、都市剧、农村剧、军旅剧、反腐剧、警匪剧、战争剧、武侠剧、怪异剧等;按照收视对象,可分为对象性剧和公众性剧;按照戏剧类型,可分为正剧、喜剧、悲剧。本文以电视剧的体裁为分类标准,将电视剧分为电视短剧、电视单本剧、电视连续剧、电视系列剧四种基本形态。一、 电视短剧事,有完整的情节结构和鲜明的人物形象的一种较为短小的电视剧形态。

  在当今生活节奏日趋加快、精神日趋紧张的情况下,观众可能没有大量的时间去观看一部长篇大剧,电视短剧以其短小的形式、鲜明的主题和深刻的哲理使观众能够在较短的时间内获得一种审美的艺术享受,因而受到人们的欢迎。

  电视短剧具有如下一些基本元素:

  1.篇幅的缩微性

  顾名思义,电视短剧的基本特征就在于以较短的篇幅、灵活的形式去反映丰富多彩的社会内容。就其播出时间来说,短则七八分钟,最长也不过30分钟左右,其剧本小则三五百字,多也不过两三千字,制作起来也相对比较简单,能够发挥短、平、快的优势,因而有“电视文艺轻骑兵”之称。

  电视短剧虽以短小著称,但它绝不是言之无物,它往往都有鲜明的主题,能够反映深刻的社会内涵,从小中见大,使人于小事中感受到时代的脉搏和人生的哲理,从而形成一种思想的冲击力。

  2.构思的新颖性

  电视短剧因为其短,因而不可能有充裕的时间去结构曲折的故事、生动的情节,人物形象也不可能十分丰满,它只能要求情节的高度凝练和集中,从构思上取胜。构思的新颖并不是要刻意地标新立异,关键在于对生活是否有独到的发现和独到的表现。要选取新颖的视角,表达出慧眼独具的见解。

  在电视短剧中,构思的新颖与否与结尾的设计有很大关系,结尾愈是出人意料,就愈能收到画龙点睛之效。在对素材选择、剪裁的过程中,出乎观众预料的惊奇性原则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惊奇性在作品中具体表现为一种突变性。愈是出乎观众的意料,愈是打破正常心理期待的那种平衡状态,观众愈是能从中找到某种现实性的关联,在心里激起长久的回味。

  3.细节的生动性

  电视短剧讲求构思新颖,又要在短小的篇幅内表现深刻的主题,因而它不可能像电视连续剧那样从故事的开端讲起,经过发展、高潮最终走向结局,它的构思体现在截取事件发生的一个片断、一个侧面,通过以点代面的手法折射、映照大千世界,这就要求电视短剧要重视点的开掘,通过一个个生动的细节达到“窥一斑而知全豹”的效果。在人物塑造上,电视短剧也不以追求人物性格的丰富全面为特征,而只是抓住人物性格中的一个方面来进行刻画,使这一方面被突出、强化,变得鲜明起来,给人以深刻的印象。以人物性格中的一个侧面来作为一种符号和代码,将其突出出来,是电视短剧人物塑造中的一个重要特征。

  二、电视单本剧电视单本剧是指1集到3集长度的电视剧形态,它要求有一个完整的故事,从故事的发生、发展、高潮到结局构成一个清晰的脉络,在结构上与戏剧、电影的结构有接近的地方,讲究过程的省略、剧情的浓缩。

  整个20世纪80年代是电视单本剧的黄金时期,出现了一大批优秀的电视单本剧,如《凡人小事》、《新岸》、《大地的深情》、《女记者的画外音》、《新闻启示录》、《巴桑和她的弟妹们》、《丹姨》、《希波克拉底誓言》、《白色山岗》、《汉家女》、《秋白之死》等。这些电视单本剧以其艺术表现的探索和题材的开掘,为我国电视剧的发展写下了辉煌的一页。

  电视单本剧具有如下一些基本元素:

  1.结构的完整性

  电视单本剧要在有限的时间内讲述一个故事,因而在结构上十分注重完整性。它不以纷繁的头绪、庞大的规模取胜,而往往集中讲述一个故事,有开端、发展、高潮和结局。在叙事线索上,大多采用单线式的结构,有一条明确的线索贯穿始终,这种结构方式使事件集中,情节推进速度较快,各部分之间的关系紧密,主题思想也显得深刻鲜明。

  2.叙事的紧凑性

  电视单本剧篇幅短小、情节简单,因此在叙事上非常紧凑,出场人物不多,人物之间的关系也比较简单,从而可以集中力量塑造好一两个性格鲜明、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

  3.形式的灵活性

  由于篇幅的短小,电视单本剧的表现形式灵活多样,使创作者获得了更大的创作自由,在结构、造型、节奏等方面进行不断的探索和实验,为电视剧艺术的确立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三、电视连续剧连续剧是指集数在3集以上、每两集之间情节发展、人物关系都十分密切的一种电视剧形态。

  电视连续剧是最常见的电视剧形态,也是电视剧区别于电影的最大的特点之一。电视连续剧通常包括一条或几条故事线索,随着剧情的展开,不同的线索互相交织,不断形成危机并创造出故事高潮,吸引观众持续不断地观看下去。

  电视连续剧具有如下一些基本元素:

  1.篇幅的宏大性

  “长”是电视连续剧最突出的特征和优势。我国电视连续剧在20世纪80年代一般为10集左右,到20世纪90年代以来一般为20集左右,其间也不乏更长篇幅的,如《三国演义》长达84集。如此庞大的篇幅使它拥有极大的艺术容量和表现生活的自由,可以随着时间和空间的变换来书写曲折的人生命运,演绎漫长的历史进程,反映浩繁的社会生活。

  2.情节的曲折性

  电视连续剧之所以被称为“连续剧”,主要原因在于故事情节的曲折性,它不是在极短的时间内把人物的命运、事件一下子告诉观众,而是采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方法,每一集中只讲述故事的一部分,同时又始终指向人物的性格和命运,各集合起来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这样一种曲折有致的结构安排方式,往往以几个主要人物、几个中心事件作为全剧的支撑点,人物与事件相互交织,通过事件来塑造人物性格,人物性格又决定和推动着剧情的发展,二者相互映照,吸引着观众不断地看下去。

  3.叙事的连续性

  电视连续剧每一集都要讲述故事的一部分,每一集都有着相对的独立性,要形成一集的开端、发展、高潮与结尾段落,这样才能使故事好看。但另一方面,这种独立性又不是与其他各集的故事毫不相干,而是一种彼此照应、相互映衬的关系,因此,各集之间又是连续的。往往是一集的开头直接承续上一集结尾的悬念,在解开悬念的基础上推进故事的发展,逐步达到高潮,然后至结尾处再留下一个悬念为下一集故事作铺垫。这样使观众总是处于一种期待之中,使观众欲罢不能。这种环环相扣的结构模式是电视连续剧吸引观众的重要法宝。 四、电视系列剧电视系列剧是指连续播出,但故事并不相互联系的电视剧形态。电视系列剧有些是每集单独展开一个故事,有些则是若干集展开一个故事。在电视系列剧中,不同故事之间并没有前后连贯的关系,把这些故事维系在一起的,是恒定不变的主要角色、人物关系、视觉风格和叙事模式。

  我国的电视系列剧从20世纪80年代起步,主要有《济公》、《儒林外史》、《聊斋》、《小龙和小丽》、《西游记》、《包公》等。

  电视系列剧具有如下一些基本元素:

  1.单集的独立性

  如果单从电视系列剧某一集来看,有点类似于电视单本剧,它每一集都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可以独立成篇,如电视剧《西游记》主要讲唐僧师徒西天取经一路上降妖除魔的故事,每一集都降服一个妖怪,降服之后故事结束,继续西行,下一集再遇妖怪,再降服,再西行。从这个角度讲,各集之间的故事模版有种类似性,其间内容联系不大,因而观众从任何一集看起都不会存在太大的接受障碍,甚至把其中某两集的位置对调也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这种单集故事的独立性是电视系列剧的一个重要特征。

  2.多集的关联性

  电视系列剧各集故事之间的关联主要靠人物来进行。不管一部电视系列剧有多少集、多少故事,其主要人物是始终不变的。如《包公》以包公和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展昭等为主要人物。主要人物在每集的故事中都必须出场,他们在相似或相同的背景、场景中演绎故事。这些相似或相同的背景、场景与主要人物一起构成了电视系列剧整体故事的关联性。

  3.风格的统一性

  虽然电视系列剧各集之间的情节没有必然的联系,但其基本风格却是一致的,在统一的风格之下,表现着共同的主题。如《西游记》基本上采用的是神话传说的风格,表达的是降妖除魔的主题;《包公》采用推理侦破的风格,主题思想集中在惩恶扬善上。在同一个主题的统领之下,以同样的风格予以表现,使观众容易形成相似的审美期待心理,在传播和接受上达到某种一致性,这种特点更符合电视的传播特性。

4.人物的脸谱性

  在电视系列剧中,主要人物的性格都是各有特色、十分鲜明的,他们之间存在着相当大的差异,这样使观众一眼就能够给人物一个定位。但从整体上各个人物的性格又形成一种互补关系,而且往往形成二元对立的格局,如有新就必有旧、有先进就必有落后、有大公无私就必有自私自利、有勤劳就必有懒惰,等等。这种人物性格上的差异性有利于形成性格冲突,增加情节的变化与情趣,同时也限制了人物性格的多方面展示,使其成为脸谱性的人物。脸谱性人物在我国有着悠久的传统和巨大的影响,是我们民族审美趣味的历史凝结,带有民间底层艺术的鲜明印记。电视系列剧以个性化的人物作为引导观众进入剧情和连接各集的桥梁,寄托着观众的审美理想与审美情趣,是观众对于现实生活的一种超越性想象,因而具有巨大的历史继承性和广泛的观众接受基础。 五、情境喜剧情境喜剧是电视系列剧的变体,以制造笑料为自身的特色,主要强调喜剧效果,而不过于注重情节,是一种以社会和家庭人际关系为主要内容的叙事性系列喜剧,是固定演员在特定情境中的喜剧表演,其长度一般为30分钟,在播出时伴有现场观众或后期加入的笑声。

  情境喜剧一般是每集独立成篇,在每一集中都展开一个矛盾,同时在结束时得到解决,使故事中的人物重新回到起点,以便于在下一集中重新展开新的矛盾。随着情境喜剧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编剧也开始逐渐变得程式化,观众甚至已经能够猜测出危机或者高潮将会出现在第几分钟的时间里。

  中国情境喜剧的产生是借鉴国外先进电视制作理念和形态的结果,是一种舶来品。著名导演英达最早把情境喜剧引入中国。1992年11月5日,英达与作家王朔、已故剧作家梁左共同策划的《我爱我家》在北京有线电视台播出,这部电视剧在观众中引起很大反响,在北京地区的收视率超过了20%。《我爱我家》以一个普通的6口之家——贾家为窗口,通过描写老百姓的生活状态,展示了一幅改革开放下色彩斑斓的画卷。

  在看到《我爱我家》所带来的巨大商业利益后,国产情境喜剧开始层出不穷,《中国餐馆》、《候车大厅》、《外地媳妇本地郎》、《一家老小向前冲》、《炊事班的故事》、《闲人马大姐》、《网虫日记》、《东北一家人》、《电脑之家》、《心理诊所》、《老窦一家亲》、《新七十二家房客》、《西安虎家》、《临时家庭》、《司徒公办案》、《都市第五季》、《清明酒家》、《武林外传》等等,但这些作品除了《闲人马大姐》、《武林外传》等堪称佳作外,其余的基本上都是昙花一现。

  进入新世纪以后,人们对情境喜剧的认识越来越深刻,投资商不断加大投资,情境喜剧的艺术特征也愈发清晰。从制作方面讲,内容多元化趋势明显;语言开始方言化,风格地域化特征凸现;由单景向多景发展,室外场景增加;古装喜剧开始出现。但从整体来看,中国情境喜剧作为一种电视剧形态,一直处于边缘状态,始终没有成为中国电视剧中的主流形态,甚至今天还有绝大部分情境喜剧根本进入不了电视台的黄金时段。

情境喜剧除具有电视系列剧的基本元素外,还具有如下一些基本元素:

  1.场景的固定性

  情境喜剧大多采用舞台剧式的场景,演员仿佛置身于现实主义风格的话剧舞台上。这种舞台剧式的场景是相对固定的,不仅在某一剧中频繁出现,甚至整部情境喜剧都只有两三个主要场景。当然,情境喜剧中根据剧情的需要,还要设计一些辅助性的场景,如室外运动场、街道、公共汽车等。

  2.观演的互动性

  在情境喜剧中,双向互动的观演关系是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在拍摄现场,观众席往往与演员表演的舞台并存,演员的表演会引发观众的种种反应,掌声、嘘声等,同时,观众的反应也会感染演员的情绪,观众的鼓励使演员更加自信地展示自己。演员的表演伴随着观众的笑声,已成为情境喜剧的一个标志性符号,同时,笑声也是观众反应的主要方面,观众的笑声作为一种辅助性表演出现在情境喜剧中,目的主要是使演员在表演的时候与观众进行感情交流,从而更加激发创作的欲望。有的情境喜剧在拍摄过程中没有现场观众的参与,“罐装笑声”(即后期加入的笑声)便模拟现场观众的反应被加入到节目中,这样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感染电视机前观众的情绪。

  3.语言的幽默性

  电视情境喜剧发源于广播喜剧,广播喜剧本身是通过幽默的语言逗乐,电视情境喜剧延续了这一特征,从本质上讲,电视情境喜剧是一种语言的艺术。情境喜剧的语言是一种以大众娱乐为本、诙谐幽默的人物对话,这种对话有时是妙言警句,有时讽刺嘲弄,有时又“指桑骂槐”、一语双关,其中体现出价值观、生活方式的冲突,是情境喜剧之为喜剧的主要原因。同时,在情境喜剧中,肢体语言的幽默也是喜剧性的元素之一。

  4.叙事的简明性

  情境喜剧大多在晚间黄金时段推出,观众往往在劳累一天后观看电视,目的是为了获得娱乐和休闲。情境喜剧每集在30分钟左右,它的叙事相对比较平,情节设计得很简单,没有什么悬念,平均几秒钟就使观众笑一次,旨在为观众提供可以轻松消遣的娱乐。可以说,情境喜剧简明的娱乐特性使其非常适合现代人的文化消费观念。

  5.线索的单一性

  传统情境喜剧线索单一、结构固定。情境喜剧往往是每集约30分钟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开端、发展、高潮、结尾俱全。但现在的情境喜剧大多数是多线叙事。

  6.制作的流程性

  情境喜剧一般采用边拍边播的模式,是流水线上集体创作的结果。 六、电视栏目剧电视栏目剧,是以电视栏目的形式存在和播出,具有统一的片头、主持人及由演员演绎的故事情节的一种电视剧形态。

  电视栏目剧借鉴并融合了小小说、方言评书、戏剧、电影、电视纪录片、电视娱乐节目、电视谈话节目和其他形态的电视剧的众多元素,是一种中国本土的、自主的、原创的电视剧形态。电视栏目剧具有如下一些基本元素:

  1.形式的栏目性

  栏目性是电视栏目剧的首要差异化元素。电视栏目剧的实质是包括电视情境喜剧在内的电视系列剧的栏目化。目前,国内电视栏目剧主要呈现三种基本结构:一是“主持人引入+短剧+主持人点评”,重在以剧说理,代表作品是四川电视台的《经济麻辣烫》;二是“短剧+内在叙述人或主持人”,重在以剧言情,代表作品是重庆电视台的《雾都夜话》;三是“主持人侃谈+短剧补充”,重在以剧说事,代表作品是东方卫视的《东方夜谭》。

  2.内容的故事性

  在电视栏目剧中,故事的生活化与生活的故事化合二为一。情节跌宕、悬念设置、矛盾冲突、细节刻画、心理描写、音乐、音效,都是剧本强调的基本元素,往往一个15分钟的短剧便浓缩了故事性的基本特征。在一个紧凑的故事演绎中,通过不断设置兴趣元素,快节奏的叙事转换,通过矛盾冲突集中化、故事人物传奇化、动作性格化,非常适应快餐文化的基本消费要求。

  3.表达的本土性

  本土性主要体现在配音、对白乃至主持的方言化。在收视率逻辑中,电视栏目剧通过故事、场景、演员,乃至语言全方位的贴近来打造本土兴趣,并且将方言的进入作为一种重要的文化事件。往往以所在地区的一个中心城市为标准音,混杂次级方言片或方言点的方音。这种老百姓以自己熟悉的方言讲自己身边鲜活的生活故事,会去掉许多程序化的东西,很容易让观众找到心理上的沟通点。另一方面,方言化降低了演员参与的门槛,不用后期配音也降低了节目的成本。

  4.制播的时效性

  电视栏目剧的时效性表现在两点:一是题材来源紧贴时事,往往取材于近期媒体报道的事件,能找到真实的生活原型。该类栏目在编剧队伍的构成上,倾向于有媒体经验者,许多编剧本身就是报纸、杂志编辑,以保持题材的鲜活性和新闻敏感性;另一个是节目规划上,更注意节目播出的时效性,往往节目的题材和主题都是提前规划。

  5.观众的参与性

  参与性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剧本向社会公开征集,二是大量使用群众演员。这是电视栏目剧能在短期内迅速赢得观众的杀手锏,同时也是相对于其他形态的电视剧的生命力所在。基本形态的电视剧是演员演假事,栏目剧是真人演真事,以其鲜活、本色、草根性和对日常生活的真实还原来打动人。由于群众演员的口碑效应和亲朋好友之间关注的连锁效应,也就稳定了自己的收视群体。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