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研究 > 正文

吴杰:国际新闻报纸仍有发展空间

来源:新闻记者 作者:吴杰 吴乐珺 发布时间:2007-02-08 15:12
分享到:

吴杰(●):环球时报副总编辑

  吴乐珺(▲):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研究生

  ▲环球时报2006年初改为日报,很多人认为是逆势而上,风险较大。现在,一年过去了,您能否介绍一下环球时报改日报以来的经营状况?

  ●改日报是一步“险棋”。改日报前,很多专家包括我们自己都曾担心过,环球时报由一周3期改为一周5期,发行模式变动很大,发行量会不会减少?实际情况比较令人欣慰,环球时报单期的发行量不降反升,再加上每周增加了两期报纸,周发行量比上年增长了70%。报纸的影响比以前扩大很多,广告刊登额比2005年增长了16%。这说明,改为日报的环球时报得到了读者和广告客户的认可。

  ▲现在一些学者对报业前景很不乐观,甚至给出了报业消亡的具体日期,您对此怎么看?

  ●中国报业虽然面临了一些困难,但这并不意味着报业将迅速衰落。现在人们所感受到的报业的萧条,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前几年报业发展过快。繁华的情景历历在目,一旦出现坎坷,人们感觉到的落差就会非常强烈。其实,跟许多行业相比,报业还是很富有生机的。再者,中国识字人口众多,每千人所拥有的报纸数跟发达国家相比还相去甚远,中国报纸的专业水平也还有很大的提高余地。有人说,美国报业是成熟得快烂的苹果。与之相比,我觉得中国报业是一只还没有熟透的苹果,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如果没有网络等竞争对手,也许报业还会继续享受春天。但是,现在网络等新媒体的发展势不可挡,给报业带来很大冲击。据统计,北京综合类报纸读者的平均年龄超过41岁,到2004年,35岁以下的年轻读者已经有11.6%的人由过去的经常阅读报纸转变为现在的几乎不读报纸。在这种情况下,您认为报纸怎么去吸引读者,尤其是年轻读者?

  ●我们也一直关注着这方面的变化。新媒体的冲击是客观存在的,但是,报纸作为一种媒介,有其独特的优势:携带方便,阅读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而且,报纸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积累了可贵的公信力。2006年10月,《读卖新闻》在日本“报纸周”活动之前所作的调查显示,90%的人认为,报纸是最值得信赖的信息来源,这一数据比2005年高出4个百分点,同时也是11年来首次突破90%大关。在分析读者对报纸感到信赖的原因时,该报指出,综观过去一年的众多报道,报纸所刊发的消息要比电视等其他媒体显得冷静、客观。另外,多种媒体之间有竞争也有互动,比如前一段时间电视上炒得很热的各种“海选”以及网络上的评选。如果没有报纸的参与,可能就不会这么热。但是因为有报纸等众多平面媒体的参与,众人拾柴火焰高,所以“海选”也确实产生了更大的影响。至于你说的吸引年轻读者的问题,我可以说一个数据,根据我们请专业市场研究机构做的调查,环球时报读者的平均年龄是35岁,近8成读者年龄在20~44岁这一年龄段。你看环球时报,广告中相当一部分是IT、通讯类的。这从侧面说明,环球时报的读者群跟IT、通讯商家的目标客户群相吻合,是跟电脑、网络亲密接触的人群。如果说,上网的人就不爱看报纸,环球时报就不会有这么年轻的读者群,也不会有这么大比例的IT、通讯广告了。

  ▲环球时报能保持并提高对读者的吸引力,原因在哪里?

  ●环球时报是一张国际新闻报纸,她有市场,首先是因为国际新闻有市场。如果说,十几年前,中国人把国际新闻看成阳春白雪,看成只供少数人享用的奢侈品。那么,现在情况已发生了根本变化。多年的改革开放,将中国与世界融为一体,过去跟中国毫不相干的事情,在今天对我们产生了很实质的影响;过去毫不关心国际新闻的人群,在今天成了国际新闻的典型读者。比如,过去中国有几个人关注国际油价?可现在,多少有车族一听油价上涨就发慌。国际新闻,已经从阳春白雪变成了像天气预报一样的必要信息。我们在决定搞日报之前,曾经在全国5个大城市搞过调查,数据也告诉我们,国际新闻类的报纸在报摊上很受欢迎,而且销售率非常高,可见,进一步发展的空间还是有的。另外,客观上中国人似乎对外部世界关注的人很多,美国驻华大使曾对人民日报社长王晨说,美国人对美国以外的事情不是太关心,这一点同中国人有很大不同。当然,我们作国际报道的压力也很大,市场变幻莫测,我们做每期报纸都像经历一场考试,能做的就是踏踏实实做好每一篇报道,起好每一个标题。

  我们保持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强化核心竞争力,那就是驻外记者。我们现在有数百位驻外记者,报社和他们交流得非常愉快,已经建立了良好的合作机制。目前环球时报的驻外记者主要分为两类。一类叫特派记者,就是人民日报的驻外记者;还有一类叫特约记者,是我们自己慢慢建立发展起来的,也都有很高的采写业务水平。

▲改日报之后,工作量比以前大很多吧?在增加报道数量的同时,报社如何保证稿件的质量?

  ●改成日报,发行模式变了,我们的工作方式也完全变了。原来基本上是周报的工作模式,付印得比较早。改成日报之后,要随时关注发现最新发生的新闻,截稿时间推后了,每天工作的时间长了。但是,增加报道数量,我们并没有放松对稿件质量的要求。我们的做法是,既办日报又要保留周报的特色,追求时效但又不能是简单的人云亦云,要做出我们的特色,要让报道可读、好看。所以我们每天的选题策划和稿件编辑做得很辛苦。

  环球时报这么多年在策划上下的功夫很大,我们也是经过多年的摸索,一点一点做起来的。一般先由编辑找选题,这叫个人策划;编辑找完选题以后,在新闻小组里大家一起讨论,这叫做小组策划;然后当天几个版面的负责同志,包括报社的负责同志,大家一起来过一遍选题,这叫集中策划。此外,我们还有长期策划、重点策划,遇到大事有大事策划,遇到突发事件有紧急策划。只要策划到位,执行到位,文章也就到位了。

  ▲您如何概括环球时报国际新闻的特色?

  ●就是用中国人的视角看世界。通俗易懂,这是我们一直坚持的,想借此与别的媒体区别开来。比如碰到朝鲜核试验这样的大事,媒体报道很多,我们还是要做出自己的特色。通过我们的记者抓取一些中国读者关心的方方面面,包括事件本身的前前后后、当地媒体的反应、有关国家政府的对策和媒体的报道,我们想通过这些侧面给读者提供比较完整的新闻画面,画面中的亮点都是我们认为中国读者关心的重点。在办报过程中,我们一直照顾到具有高中文化水平的读者群体,用读者欢迎的形式来刊登读者想看的东西。实际上,在读者中,很大一部分都具有相当高的文化水平,但可能专业知识有限,我们尽量把专业的东西用通俗的方式来表达。在标题上,环球时报有自己的特色,多是琅琅上口的八九个字,准确、具体、生动。在版式上,环球时报是很大气的,清晰美观,方便阅读。

  ▲在没有重大突发事件的时候,你们会不会感到稿荒?

  ●我们常提醒自己,不能被突发事件牵着鼻子走,还要加强策划。只要策划到位,国际新闻报纸应该有源源不断的报道素材。比如,2006年底,我们跟专业研究公司合作,在北京、上海、广州、重庆、武汉等5个大城市抽取样本,调查中国人如何看世界。此前,我们用类似的形式调查中国人如何看中美关系,效果很好。一位身在美国的读者说:“在网上看到了环球时报几篇关于美国的文章,我觉得国内媒体比以前成熟了,报道中美关系的视角也更全面了。在美国,每天早上,打开任何一期《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或者著名网站,总能找到与中国有关的话题,并且大多数都出现在比较显著的版面,其广度和深度多少令人有些吃惊。客观地说,这些报道不少是比较偏激和负面的,但美国记者肯在报道上下功夫的态度值得我们学习……如果国内媒体都能做到客观、公正、有理有据地报道中美关系而不是东抄西抄,那么,媒体在中美关系中的分量会越来越重。”他的这段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2006年,我们还跟中国社科院的专家团队合作,推出了“影响近现代中国的50个外国人”大型报道。从2006年6月初开始运作,到7月底见报,耗时两个月,向读者展现“一个半世纪以来,世界是如何影响和撞击中国的,中国又是如何在世界的影响和撞击中,寻找着自己的发展道路。”国外不少媒体注意到了这项报道,他们十分关注本国哪些人被列入名单之中。日本《朝日新闻》还刊登了环球时报的相关头版照片。

  ▲2006年,环球时报上“本报赴某地特派记者”的字样在增多,你们是不是在着力培养自己的名记者?

  ●我们去年先后派出几组记者前往世界热点地区,如以色列黎巴嫩冲突前线、大选前夕的日本、因核问题引起关注的伊朗等。派记者出去采访,首要的是要带给读者精彩的报道。一手材料是很有魅力的。比如,我随便从环球时报上找两段文字:“3日凌晨2时30分,正在写稿的记者听到爆炸声,接着每隔5分钟,就会有一声沉重的爆炸声响起。以色列的空袭又来了。虽然是黑夜,但在路灯的映照下,仍能看到滚滚浓烟直升天空。”“他们吃饭时每人一个托盘,里面有各色各样的漆碗和漆盒。各人吃各人的,而且餐具都不离开自己的托盘。他们在地铁上看报也很有特点,一般会把一整张报纸折好几下,折得小小地看,以免摊开报纸挡住别人。”前者发自黎巴嫩,文字中透出战地的硝烟;后者发自日本,我们的记者试图勾画一个民族的脸谱。这些东西不到现场,是写不出来的。我们的记者通过这些报道,也确实提高了知名度。有的记者被电视台请去做节目,有的记者被大学请去做讲座。这对一个出色的新闻人来说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今后我们还将坚持向外派出我们的记者,为读者提供更多鲜活的国际新闻报道。

  ▲现在国外新闻界大都把媒介融合看作是未来媒介发展的一个趋势,在国内也有媒体作出了尝试,如《中国妇女报》、《宁波日报》的手机报、电子报等,环球时报在与新媒体的联合发展方面有什么计划吗?

  ●现在有很多人在说电视和网络给报业带来很大的冲击,让人感觉有危机感,甚至认为报纸早晚会退出市场。我觉得冲击并不是坏事,它并不意味着危险、消沉,完全可以从积极的角度去想。环球时报曾经做过一篇文章,题目叫《报纸仍是世界主流媒体》,报人可以从中得到启示。其实电视和网络对报纸形成冲击是在促使优秀的报纸做得更好,促使报纸焕发出新的生机,与其他形式的媒体共同发展。作为报纸,环球时报也难免受到冲击,但它还能一直保持良性发展,就是因为这种冲击促使我们不断寻找新渠道、新角度,我们的报纸因而更加丰满,得到越来越多读者的认可。

  我们自己内部定期出一份《传媒动态》,随时关注国内外新闻界的发展趋势。我们也注意到了媒介融合、传统报纸的网上广告额在增加等各种动向。我们已开始在浙江等部分地区推出手机报纸,同一些知名网站的合作互动也对我们报纸的发展产生着有益的作用。我们也酝酿着在结合互联网方面有新的动作。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