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研究 > 正文

2007中国传媒业展望之(二)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作者:周志懿 发布时间:2007-03-01 11:33
分享到:
  数字化,这绝对是2006年传媒业的热点词汇。面对新兴媒体的巨大冲击,数字化似乎已经成为报刊等传统媒体的救命良药。从荷兰iRex电子阅读器(或简称电子纸)在国内多家报业集团的高调登场,到电子杂志的迅速普及;从传媒单位迫于形势自发的数字化突围到政府主管部门的亲自倡导,数字化已然成为传统媒体的一种潮流与趋势。

  这当然是极好的现象。

  2006年8月,在颇受争议的第三届中国报业竞争力年会上,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报刊司还亲自牵头,设立数字报业实验室,襄括多家强势报刊与相关产业代表,并迅速在传统的报刊界形成一股不小的的数字化浪潮。宁波日报报业集团首推“宁波播报”,充分利用数字视频、音频、互动式转输、BBS等多种技术手段与表现形式,建立新的媒体表现;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引进电子纸等终端阅读器,并充分与网站互动,报纸的记者同样是网站的记者,极大的加快了信息的时效性;天津日报报业集团通过卫星转输,可使从主编手里签审过的大样仅用两分钟的时间就可以在大洋彼岸的欧洲印成成品;重庆商报与腾讯网合作开发大渝网,目前注册用户已达300多万;潇湘晨报收购湖南党网红网,使网站的互动、瞬时的优势充分弥补报纸媒体时效的不足;在期刊界,期刊电子化的浪潮更是风起云涌,在全国9368种期刊中,据不完全统计,光印刷版中标明网址的就有4270多个,电子杂志的出来更是层出不穷;此外,诸如央视的CCTV.COM,湖南卫视的金鹰网等广电类媒体打造的电子平台也终在为传统媒体的拓展起着有益的补充作用。更有甚者,一些媒体普遍还有了自己的博客、播客等个性化电子平台。

  2007年,还没有跟数字化接轨的媒体注定让人另类的刮目相看……

  但电子化就注定是传统媒体逆境突围的灵丹妙药吗?一剂而可包治百病?

  这还得从数字化本身说起。

  从目前国内传媒的数字化实情看,大致可分两种:一种是传媒的数字化,一种是数字化传媒。前者更多的是将本身的内容放到网络上去传播,更贴切的说法就是内容的电子版;而后者则是除充分利用已有的内容外,还具有更多的表现形式,甚至加入更多的原创内容,其含量与深度,与读者的交互程度远高于前者。数字化传媒是可以独立于母体的,而传媒的数字化仅仅是母体内容的电子化。数字化之所以让传媒如此趋之若鹜,无非是看中数字媒体传播的即时性与海量内存,是想让新闻的时效性与原创性能得到更好的体现。但是等等,我们也要同时看到数字化的另一面,迅即传播的功能偏偏也可能使媒体内容的稀缺本性失去。比如原来报纸的内容没有放到网上传播,独家新闻的深度开发还可以使报纸因为其差异化而独树一帜,甚至,内容的本身放到报纸上也能产生收益,卖报纸还能挣钱。但一旦放到网上传播后,你不仅可以从报纸上获得消息,你也可以登陆这家报社的网站,但同时,你同样可以免费从其它数百上千个网页或者博客中获得那条信息的各个层面。原本独有的资源优势可能很快就丧失。要知道,现在,每天相当于有1000G的数据被传输到互联网上。这相当于5万个视频短片,2.5亿个杂志故事,或者5亿个博客。更酷的数据是,目前全球约有8000万个web站点,中国网站数量占78.8万个,网页数十亿个,2006年上半年新增网站达9万个。面对如此浩瀚的网络海洋,数字化让我们传播的速度更快,却同时让我们陷入更广阔的信息漩涡。况且,如果仅仅是媒体内容的电子化传播,媒体本身的动作机制与整合能力不能发生根本性的变革,那么数字化的后果反而是主动将自己的内容优势拱手相让;即使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建立全新的、可以有更多原创内容的电子平台如品牌网站、电子杂志、博客等,也面临着同样的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新的平台的赢利模式在哪里?如果并不能给传统媒体带来更大的创收抑或影响,这个平台的建设更多只会是媒体用来叫卖的绣花枕头。

  不可否认,这也是传统媒体数字化的尴尬。

  不通过数字化的传播会被斥之落伍,当然事实上也是落伍,而一旦数字化后却可能面临着更复杂的竞争环境,换句话说,数字化的结果未必就能给传媒带来直接的变化,至少在2006年,大部分传统媒体的数字化姿态更多被新媒体人士看做是一种底气不足的噱头。

  站在这个层面上说,数字化固然是传媒发展的必然表现形式,但那仅仅是一种技术或者说传播方式的进步,传媒真正要发展,光有简单的跟风与效仿绝对是远远不够的,其最根本的动力,还在于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结合市场发展的规律,找出符合自身发展的根本模式,最后只怕还是落到两点上做文章,即内容与机制。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