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印包 > 资讯 > 正文

书画印刷市场火爆后遇冷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报 作者:李彦 发布时间:2015-03-04 10:07
分享到:

  □本报记者 李彦

  ■核心观点

近年来,随着国内书画拍卖行情的快速升温,特别是古代书画作品跨入“亿元时代”,高仿真书画印刷市场需求较大。但自十八大以来,高端消费市场急剧下滑,中低端仿真书画市场温度也跟着大幅降温。

无论是应用数字技术还是珂罗版工艺,高端仿真书画印刷品多是用来作礼品的。

当普通品质的高仿书画印刷品让越来越多的人看腻了之后,人们对高仿真印品提高了期望值,开始追求更高的内在品质:印制质量必须完美,印制工艺必须“高古”。

书画印刷市场肯定要有所变化,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市场整体需求变化了,必然造成产品的需求变化。

春节期间书画印刷市场人流如织。

台北故宫典藏的《明解增和千家诗注》。李怡芸 摄

东方宝笈 供图



国家图书馆藏明彩绘插图本《明解增和千家诗注》。资料图片

春节正是书画印刷品市场的展销旺季。《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特在羊年来临之际对该市场进行了采访及调查。书画印刷市场尤其是高仿真书画印刷市场,在书画艺术市场异常火爆的2011年~2013年,人们可以用“百花齐放”“万马奔腾”来形容。而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以及延续到2015年年初的市场走势,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也许过分了点,但市场供需关系的确发生了巨大变化。记者在采访一些业内人士后发现,随着市场的瞬息万变,企业产品营销更要顺势而为。至于哪些“起”哪些“落”,企业冷暖自知。

中低端仿真 书画印品遇冷

“中国艺术市场的调整行情自2011年秋拍掉头向下以来,经过2012年的行情蛰伏,到2013年出现了行情反弹。然而进入2014年后,行情却并未如市场所期待的那样再度活跃。截至2014年12月18日,中国艺术品成交量比上年同期下滑18.26%,成交额下滑17.37%,500万元以上成交的拍品较上年同期下降16.17%。”这是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日前提供的数据。而这个数据跟高仿真书画印刷市场走势比较趋同。

近年来,随着国内书画拍卖行情的快速升温,特别是古代书画作品跨入“亿元时代”,高仿真书画印刷市场需求较大。但自十八大以来,高端消费市场急剧下滑,仿真书画市场温度也跟着降温。比如,著名画家韩美林为一只流浪狗画的《患难小友》,其珂罗版印制的高仿品前些年在市场上卖价6万元左右,今年春节前记者在北京琉璃厂的一家画店里看到其售价只有300元一幅。

多年致力于高仿真书画印刷的天可嘉语(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可嘉语)创始人隋其昌,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应用高仿真印刷技术让名人字画走进普通百姓家。但自2014年以来,他觉得这个市场不太好做了。他对记者说:“订单量不如前几年多,毕竟一幅数千元的高仿真画,在普通人家里不会总要它‘常换常新’。”

有他这种感觉的业内人士不在少数。记者了解到,业内部分书画印刷企业目前面临的困顿大多如是,似乎这个市场进入了“蛰伏”期,有的企业则以多元经营来贴补书画印刷业务的减损。

中低端仿真书画印刷市场“遇冷”尤其明显。由于市场门槛低,产品少则几十元、上百元,多则几千元,看似价格不贵,但它致命的缺点是,印出来的东西品质难以保证,有的印品放半年就出现颜色变浅、纸发黄的现象。因此,越来越多的买家宁肯花大价钱买真画,也不买这种仿品。

春节前在北京琉璃厂,记者采访了几家卖画的店铺,店家特别强调:“我们这里卖的都是真画,印刷品人家根本不要,卖不出去。”在一家画店,一位姓王的女士对记者说:“既然花几千元买一幅画,那还不如买一幅真画拿回家。”

高档书画印品需求稳定

当普通品质的高仿书画印刷品让越来越多的人看腻了之后,人们对高仿真印品提高了期望值,开始追求更高的内在品质:印制质量必须完美,印制工艺必须“高古”。由此,高档珂罗版仿真印品近年来越来越走俏。

东方宝笈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东方,其珂罗版的手艺“祖传”于新中国建立初期文物出版社印刷厂第一代珂罗版的技师们,如今她公司接的订单一年比一年多。“我们这两年比较火,因为珂罗版复制技术跟其他的数字复制技术不一样,是传统工艺,复制出来的东西没有网点,又比较忠实于原作,有原作的那种质感和厚重,当这些特点逐渐被市场认知以后,大家现在都在追逐珂罗版书画仿真印品,我们库里的存货都卖光了。”据李东方介绍,目前他们的客户有机构也有个人,订购的书画印品多用来装饰公司大堂、办公室或个人居室。“在一些人眼里,用数字印刷技术复制的印品没有珂罗版的上档次。作为礼品或者装饰品,很多人愿意花多点钱买珂罗版。”她说。

当然,无论是应用数字技术还是珂罗版工艺,高端仿真书画印刷品多是用来作礼品的。雅昌文化集团、文物出版社印刷厂和天可嘉语等企业都曾为机构印制过高端仿真印刷品,但每批次印量都是有限的。这对企业来说,挣大钱的机会不多,却反倒为收藏市场埋下了“伏笔”。目前,在网上,限量版高端仿真印刷品很有人气,上世纪50年代~80年代复制的书画印刷品或是早年印制的拍卖图录备受市场追捧。此外,早年珂罗版印制的画册,拍卖价格逐年水涨船高。2011年,在上海和润仲夏艺术品拍卖会上,一批民国珂罗版名家书画集册就备受关注。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近年来珂罗版印品备受市场推崇。

另外,近年来唐卡收藏热起来,其标志性事件就是上海收藏家刘益谦2014年11月26日在香港佳士得秋拍中,以3.48亿港币“任性”地拍得十五世纪“明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由此,高仿唐卡艺术品市场进一步升温。

春节期间,记者在北京雍和宫附近的几家店铺看到,一幅一尺见方的唐卡复制品售价在200元以上,如果尺寸更大,则要上千元到上万元不等;如果是更加精致的高仿唐卡,其价位就达数万元了。据其中一位店家介绍,能够在绢上复制高档唐卡的企业就可数的两三家。但据记者了解,做唐卡复制的企业比他说的数字要多出很多,但企业规模都不大,且这类几百元产品的销售应该属于细水长流的常销品。在业内复制唐卡最早且高仿质量上乘的,国有企业中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上海美术印刷厂算是佼佼者。相较而言,复制唐卡的,民营企业、个体居多。

企业转型要转之有道

“转”这个字,对一些书画印刷企业来说,有多种含义。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为应对市场变化,有的企业转型之后不如当初设想的好,有的企业选择产品转型,有的企业的“转”则是要“转场”搬迁。

春节过后上班的第一天,浙江省苍南县印刷包装行业协会秘书长陈后强向记者表示,今年市场大环境不太好,该地区前几年转型做高仿真书画印刷的企业目前面临困境。

据了解,前些年靠高仿真书画印刷富起来的浙江省苍南县的印刷企业,近年来订单逐渐减少,尤其进入2015年,产品销路成了大问题。陈后强说:“目前,市场的发展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苍南地区做书画印刷的企业产品销路不畅,继而造成企业资金周转也有问题,但企业做了这么多年还得继续做下去。应该说,我们这里有的企业转型转得不是特别好。”隋其昌说,天可嘉语做的一些高仿品经常是作为礼品,印量有限,因此他们寻求产品转型,把前几年开发的新产品书画屏风从美学和家居使用方面进一步完善,既可以让它作为家中居室里的一个光源,又能让家人欣赏到屏风上的书画,目前已被商家看好。

而跟博物馆、展览会有良好合作关系的印刷企业,在业务上“变量”较小。对于2013年引进高仿真印制技术的辽宁省印刷技术研究所来说,依托省内文物资源,它的业务相对稳定。

位于北京市西城区、从事古书画仿真印制的北京圣彩虹制版印刷技术有限公司今年就面临搬迁问题。根据北京市西城区的相关规定,2015年年底前将清退区域内的印刷企业。而位于西城区中心地带的文物出版社印刷厂去年已将厂址搬迁到了北京市大兴区顶佳印刷城,解决了“后顾之忧”。

“书画印刷市场肯定要有所变化,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市场整体需求变化了,必然造成产品的需求变化。”在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文化艺术品印刷复制工作委员会主任高英凯看来,伴随着旅游市场的繁荣发展,旅游书画印刷市场发展向好,但对以订单式销售、来料加工型的传统书画复制企业来说今年面临的问题较大。“艺术品复制企业做的是文化产品,而文化只是我们的一个资源,当下企业必须要根据现在的市场终端需求去研发和生产产品,这是最关键的。如果我们的企业不根据整体市场变化去考虑新的市场需求,去定位自己未来的生产销售模式,那肯定不行了。”高英凯说。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