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印包 > 资讯 > 正文

这个世界已经阻挡不了二维码了

来源:科印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6-23 14:00
分享到: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特别是在互联网几乎已经成为现代社会成员必需品的今天,二维码凭借其可以存储大量信息以及链接互联网的功能,成为实物和实体链接互联网最便捷的入口,从而得到广泛应用。

  目前,很多行业都开始利用二维码深入拓展各种应用。作为快速消费品的卷烟,近几年也逐渐开始在包装上应用二维码,但各中烟公司应用的类型和工艺各不相同。本文主要从包装工艺的角度出发,梳理二维码在烟包上的应用类型,希望能为业内同行提供一些参考。

  类型1:信息传递

  消费者使用智能手机扫描烟包上的二维码,通过互联网链接到相关网站或者下载APP,就能随时随地借助智能手机浏览文字、图像、音频、视频等多种形式的内容,全方位地了解卷烟产品信息、品牌信息、烟草企业文化等内容。

  这种类型的二维码应用一般只需在烟包小盒和条盒上印制固定不变的二维码即可,印制工艺相对简单,既可以采用印刷的方式,也可以采用定位烫印的方式,即将包含二维码的全息膜烫印在烟包上,“红塔山(欣经典)”烟包就应用了这种类型的二维码。

  类型2:个性促销和物流管理

  除上述功能外,烟包二维码还可以增加诸如积分换礼、抽奖、产品溯源、防伪验证等个性促销和物流管理功能。

  这种类型的二维码应用一般需要在烟包小盒的显眼位置印制不同的二维码,一个烟包小盒对应一个二维码,同时在需要开启包装后才可见的位置(如硬包小盒的舌头处和软包小盒的封口处)印制一组由4~6位字母或数字组成的验证码,每个烟包小盒的验证码也不一样。这样,一个烟包小盒对应一个二维码,同时对应一组验证码,从而使得每盒烟都带有了唯一的身份证。

  消费者使用智能手机扫描烟包上的二维码,通过互联网链接到烟草企业的特定平台,在相关功能菜单中输入验证码后,就可以方便地了解到这盒烟的制造和流通信息、真伪情况以及促销信息,而商家则可以精确地获得消费者的消费信息,以及每盒烟的流通信息等,同时消费者和商家也可以方便地完成一系列消费互动行为。

  这种类型的二维码应用因其方便、成本低、拓展空间大等优点,成为目前烟草行业主流的二维码应用类型,“红塔山(传奇)”(如图1所示)“云烟(神秘花园)”烟包就应用了这种类型的二维码。

  在印刷工艺方面,这种类型的二维码应用主要采用UV喷墨印刷的方式来实现,在计算机中设计好一定数量的二维码段和验证码段,控制喷墨印刷设备的每组喷头,执行走纸方向每个单元的不同二维码和验证码的印制。就目前技术来看,最稳定、效率最好的工艺是卷对卷UV喷墨印刷,可以直接安装在卷对卷印刷机上,连线喷印二维码,也可以购置成套离线卷对卷UV喷墨印刷设备,独立运行。

  对于单张卡纸印刷品有喷码需求的,可以选择购置成套离线单张纸喷码设备。然而,相比卷对卷喷印方式,这种方式喷印速度较低,套准精度较差。

  当单张薄纸印刷品有喷码需求时,由于薄纸在走纸过程中容易发生移位,采用目前的单张纸喷码设备进行生产时,必须要在套准精度和生产效率之间做出选择,因此这并不是最佳的解决方案。当然,也有人据此进行了设备改进,并有一定效果。但从目前来看,还有一种解决方案,就是先将二维码制成全息烫印膜,然后用定位烫印的方式完成单张薄纸印刷品的二维码印制,实践证明这种方案更加可行。

  类型3:防伪

  虽然用二维码加验证码的方式可以满足个性促销和物流管理功能,但在防伪功能上仍存在漏洞,因为造假者可以伪造一个网页,并在假烟包上自行设计并印制二维码和验证码,这非常容易实现。当消费者用手机扫描假烟包上的二维码时,就会链接到伪造的网页上,输入对应的验证码同样也可以显示真伪,这样消费者就分辨不出卷烟的真假。

  针对这个漏洞,更高级别的二维码应用应运而生,即纹理或字符二维码防伪技术。它是根据指纹识别的原理,利用特殊复杂的制作工艺(这种工艺难以伪造),在不同二维码旁对应随机植入各种颜色纤维或圆点亮片,或者印制360度随机旋转的几个不同颜色的文字,每个二维码标识上的颜色纤维或圆点亮片的排布、位置、数量、颜色都不一样,或者每个二维码标识上的文字、角度、颜色的对应关系都不一样。同时,每个标识上的颜色纤维或圆点亮片或文字的随机特征,都是自然形成的,而不是人为排布的,这样二维码标识本身就具有不可复制的特性。

  利用上述原理制成二维码防伪标识,对每个标识材料的纹理或字符记号进行二维码配对拍摄、编号、建档、存入防伪数据库。消费者用手机扫描烟包上的二维码,通过互联网链接到烟草企业的特定平台,在相关功能菜单中就会出现与这个二维码对应的纹理或字符记号图片,通过比对图片和实物,消费者就可以轻松辨明卷烟真伪。

  这种类型的二维码应用,除具备上一种类型二维码应用的所有功能外,还具备超强的防伪性。首先,二维码标识制作极难仿制,每个包装都对应不同的二维码,即便仿制也毫无意义,造假者无法建立庞大的防伪图片数据库,并且在查询端可以记录消费者的查询次数,向每个查询的消费者反馈查询次数信息,如果其中一个二维码标识的查询次数过多,系统将自动报警,以引起消费者和监管方的注意。

  在印制工艺方面,这种类型的二维码应用因标识制作工艺复杂,无法与烟包印刷连线完成,只能制成二维码烫印膜,用定位烫印的方式烫印到烟包上。陕西中烟的“好猫(长乐)”烟包就应用了这种类型的二维码。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