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印包 > 资讯 > 正文

生态系统折射园区新思维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报 作者:王勤 祝小霖 发布时间:2017-02-13 16:59
分享到:

  

顶佳文创园预计2017年内全面建成。


  □本报记者 王勤 祝小霖


  “你要搬哪儿去?”现在很多北京印刷企业的老板一碰面可能都离不开这句话。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的背景下,北京印刷企业的数量持续减少。印刷企业到底何去何从?在很多企业都在思考生存问题的时候,一些印刷企业思考的却是增值问题。


  这些企业集聚在北京顶佳文化创业园内,其以绝佳的姿态展示着印刷产业园区的生态风景。“我们在规划这个产业园时,就特别注意构建园区的生态系统。”北京顶佳文化创业园总经理姚松说。他指的生态系统,不只是外部的生态环境,更重要的是构建一个贯穿印刷产业链上下游,支撑产业发展的多层次、多领域、多渠道的发展生态。可以说,顶佳文创园用4种新思维颠覆了传统产业园模式。


  新思维一:大生产 “车间”与“车间”的协作


  如果两家从事相同业务的印刷企业都设有生产部门,分别雇用印刷厂长和车间主任,这是不是一种资源浪费?在顶佳文创园内部,入驻企业已经开始尝试建立联合生产部,两套班组变成一个管理班子。姚松认为,产业集群会为印刷企业提供一种新的思路,企业在扩展新业务的同时,通过相互协作的方式可实现轻资产的目的。


  这种相互协作不只是生产企业与生产企业之间的共赢,更是“车间”与“车间”的协作。比如园区内某企业某个工序无法短时间完成,完全可以分摊给多个企业共同完成。通过协作,各家企业不再单打独斗,转而集中精力,专注于提高自身的核心竞争力。据姚松透露,2016年顶佳文创园内入驻企业最低的产值增长率都达到了16%。


  “新型的生产方式打破了原有的‘小而全’‘大而全’格局,从了解十八般武艺转为真正的做专做精。”姚松说,竞争需要专业分工。以前很多小企业很难做到高效专业,但在加入生态系统后得到的好处包括系统内就近接单、业务稳定性更好、专注度更高等。其中,将原来许多半成品的生产安排在相对更近的距离甚至园区范围内,不仅缩短了生产周期,减少了产能闲置,还提高了生产效率和各企业的效益。


  如今,顶佳文创园已完成了9.4万平方米的建筑,待建面积7.6万平方米,诸多印刷产业链的上下游企业都已入驻,如北京教图印刷有限公司、文物出版社印刷厂、北京九州迅驰传媒文化有限公司等。姚松看好这种齐头并进的发展势头,“一方面,这些企业可以在各自专长的领域内更专更精;另一方面,彼此间又互为依托,形成了资源共享、配套齐全的产业生态环境。”


  新思维二:大营销 物理与虚拟的碰撞


  顶佳文创园绝不仅仅是物理意义上的园区,姚松更希望将其延展成为一个虚拟的印刷城。“建设虚拟印刷城,成为北京印刷行业B2B的销售平台,原材料价格信息、接单报价信息等都可以透明化、规范化。”姚松如是说。


  服务范围从园区的物理空间延伸出去,实际上增加了无限可能。为此,顶佳文创园专门组建电商团队和软件开发团队,正在分期完善园区的电子商务支撑体系、供应管理体系,旨在充当传统企业和电商平台之间的对接舱和转换器。目前,顶佳文创园内的悦生活、北京合金盛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等品牌已进驻阿里巴巴、京东商城等电商平台,且一些产品的销售排名靠前,成功带动了部分实体企业的纸制品销售。


  姚松告诉《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为了促进文化和金融的融合发展,顶佳文创园还和银行、基金等外部机构合作,以担保和推荐的方式帮助各入驻企业办理金融业务,降低融资成本。“未来,我们将逐步引进或参与筹建专项基金,更好地为入驻企业提供就近服务。”


  新思维三:大供应 万物互联凸显价值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姚松眼中,如今的竞争格局已经从企业和企业之间的单一较量演变为供应链与供应链的整体博弈。顶佳文创园从2016年末开始组建供应服务中心,倡导万物互联的供应链管理思想,逐步尝试从客户到供应商,再到最终物流配送甚至终端网点的供应链信息交互和集成管理。


  “由中央仓储负责‘代购’,不需要小库房,没有资金占用,随用随叫,这样的供应支持将为园区内企业提供强劲的对外服务能力。”姚松解释说,一方面,园区和各电商渠道深入合作,逐步提供统一的物料代购、仓储配送等共享式服务,帮助中小企业克服规模弱小、力量分散的不足,集中精力提高整体效率和效能;另一方面,通过自身的软件开发团队开发协同管理软件、搭建园区物流平台等手段,帮助企业用更宽广的视野来看待上下游合作者。


  事实上,不止于单个企业、单个职能层面的局部优化,顶佳文创园所要实现的,正是供应链领域的全局优化。


  新思维四:大后勤 促进核心业务聚焦


  不只是简单地以业主的身份满足于充当生产和办公场地的角色,顶佳文创园正在探索和开辟一种新的运营模式。这其中,“大后勤”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顶佳文创园的“大后勤”模式是这样的:提供公共区域安保、能源供应、保洁绿化、应急维修、职工公寓租赁、商务设施租赁、各类手续代办等管家式服务,降低各家企业的后勤管理难度和总开支。“其实质正是一种共享经济。”姚松说,通过这样的市场化运作管理,剥离企业原先不得不面对的繁杂的社会化事物,将时间和精力从次要工作中解放出来,使企业更加聚焦核心业务。


  其中,园区节能减排及环保的“功力”已不容小觑。在硬件上,顶佳文创园已全面实施建筑节能、LED照明,更在2016年投资分布式光伏屋顶发电系统,一期已投产光伏电站的首年发电能力预计为120万度;在软件上,其注重差异化发展,提高园区内设备利用率,积极推动废弃物排放最小化。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为帮助入驻企业满足环保要求,顶佳文创园申请了VOCs等各项污染物排放指标,按“园中园”形式根据具体工艺细节分配给各企业。


  姚松透露,2017年顶佳文创园还将推动能源管理体系的实施,制定节能管理办法和年度节能技改计划等。毋庸置疑,这种模式契合了大环境的发展趋势,从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各家企业的后勤管理方式。相信未来,这一模式将释放出更大的生命力。


  ■链接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作为环渤海印刷圈内2011年首个开工的印刷园区,顶佳文创园目前开发到何种程度?


  姚松:顶佳文创园以策划、设计、广告、礼品、印刷、文化地产为链条,总规划面积近17万平方米,预计在2017年内全部完工。目前已经自营和吸纳产业链上的30余家中小企业入驻,集聚各类印刷加工设备200多台(套)。


  一方面,我们希望通过产学研用的协同创新推动各入驻企业做好以提质、增效、升级为目的的加减乘除;另一方面,我们通过各种配套设施和共享服务解决各企业的后顾之忧,形成创意印刷产业集群,打造一个紧凑型产业系统。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对于民营企业性质的园区来说,缺少“背靠的大树”,相比较而言,建设顶佳文创园难度更大。在这个过程中,你有怎样的体会?


  姚松:顶佳文创园所做的事情目前在北京还没有出现竞争对手,即使有一些印刷产业园区或印刷城,但从模式上来说并没有同类项目,我们是真正把这件事情当做“中轴线”。当然,这个过程中也背负一些压力,包括环保政策、产业疏解等。


  我理解的是,一方面,北京不可能没有印刷行业,关键是要理性分析印刷行业将变成什么样,有所为有所不为;另一方面,要考虑风险的平衡问题,在招商时要有意识地考虑配比关系,比如生产型、设计类公司如何配置和调整等。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会否考虑将顶佳文创园所倡导的“生态系统”模式在其他地方进行复制?


  姚松:我们考虑过园区模式的复制问题,但对此相当慎重,毕竟不同的人对园区的理解和具体操作模式上可能存在差异。对于顶佳文创园,我们琢磨过多年,走过弯路也付过学费,到现在才可以说是走上了良性状态。


  如果园区只是打着印刷产业、文化产业的旗号招商,不能在园区内形成主打行业,那就不会出现园区的生物反应和化学反应,只是物理集聚。这样的产业集群称不上产业集群,只是换了个地方生产,印刷企业获得的收益也很有限。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