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新书抢先看 > 正文

晚清第一帅:左宗棠评传

作者(编者):李连利

出版单位: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11

定价:38.0

ISBN:978-7-5609-8345-5

作者(编者)简介:更多

关闭

分享到:
内容简介:


  第一章1866,狷狂左帅在眼前


  林则徐(1785年-1850年),历任两广总督、湖广总督、陕甘总督、云贵总督,谥号文忠。作为深刻影响中国近现代化发展的历史人物,他是左帅的精神导师。


  左宗棠(1812年11月10日-1885年9月5日),历任闽浙总督、陕甘总督,谥号文襄。


  左宗棠确属晚清政坛异类,他是纯粹的草根阶层出身,其性格注定他在官场无法生存,对于这一点,左宗棠非常清楚,因此左宗堂严厉禁止子孙从政。在左宗棠人生的前四十年,经历如下:幼年成长(1812年-1827年)、娶妻生子和考取功名(1827年-1838年)、教书育人(1837年-1843年)、实践经世致用之学(1843年-1852年)。而同一时期的胡林翼、曾国藩等中兴之臣都略有成就,特别是胡林翼已然位列朝廷重臣并成为皇帝看重的能臣。


  由于对清廷腐败认识较清,在太平天国运动中,左宗棠对清廷的态度十分暧昧。直至太平军和清廷都欲对其采取行动之际,他才不得以彻底加入清廷一方。由于个人才能卓越,清廷立刻对其予以重任,使之成为制衡曾国藩的一股势力。在其势力扩张之际,清廷又倚重李鸿章对其制衡。


  晚清政府在权力斗争方面的娴熟,是其能够苟活七十多年的最关键因素。然而,对政治权力的娴熟并不能代表治国、富国、强国能力上的高超。在国内对待民众生活、外交方面,晚清政府(特别是最高统治者)的无能暴露无遗。


  在对待民生问题上,左宗棠显然要比曾、李更加重视,其治理的浙江成为当时东南各省之冠,也是最先从战乱中复活的省份;其治理的福州成为中国海军的诞生地。


  在左宗棠人生的前57年,我们可以用苦难多多、磨炼多多、贵人多多来评价,正是因为前两者塑造了他的才能,使他一遇到时机就可以展翅翱翔。可令人感到悲哀的是,左宗棠用了40年的时间才等到这个机会。


  01 古今第一上门女婿


  叹上门女婿


  2007年的某一天,在浙江某地的一个婚姻介绍所内人头攒动,工作人员忙得不亦乐乎,全世界的学业精英男似乎都聚集到了这里,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入赘到浙江某地。以下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各位先生,贾小姐的资料你们都看了,现在我们挑选了四位先生与贾小姐见面,由贾小姐来选择其中两位进行交往,最终挑选一位做意中人。”大厅里的男人们停止了喧哗,眼睛端详着工作人员手中的白纸,眼里充满了期盼。


  “贾非假、甄亦真、西门一梦、夏村树四位先生请进。”四人一听,脸上的表情大不相同:有的兴奋、有的痛苦、有的平静如水、有的面红耳赤。四人来到一个密闭性、隔音性非常好的房间坐下。突然四盏高亮度的灯打在了他们的身上,对面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我叫贾一灵,是浙江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贾鑫的独生女。我很忙,想听听你们四人的个人情况。你们谁先说?”


  “我先说,我叫西门一梦,东北人,大学毕业后来到你们这里创业,但不料被骗了,公司倒闭了。这人吧,特别是男人,活一辈子得闯出一番事业,而且从哪里摔倒了就得从哪里爬起来。我现在不但分文没有而且欠下一屁股债,所以,我想尽快站起来。”


  西门一梦说完后,一直面无表情的贾非假突然开了口。“我叫贾非假。”“哦?你也姓贾。”“呵呵,五百年前是一家,有缘呀,贾小姐。我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寻找一个支撑我文学梦的依托。我要出一本书,但他们说太文学化了,没有市场价值……”


  见贾非假的话越说越多,甄亦真连忙说道:“我叫甄亦真,我是中国第一名牌大学的MBA。因为工作不好找,我又不想浪费了我的才学,所以才参加征婚。这样,我可以迅速将我的才学应用到市场,不但为我而且会为你们带来更多的财富!”


  “你呢?”台上的声音在询问一直没有说话的夏村树。面红耳赤的夏村树用低低的声音说道:“我是某某大学的博士生,家里穷、父母又有病,急需用钱。”回答得干脆利索。


  上述故事中的四个男人所争的就是一个上门女婿的名额。上门女婿自古至今都存在着,封建社会上门女婿的地位低下,其地位介于主人与仆人之间。在古代,对上门女婿非打即骂的情况并不少见,如果出现殴打至死的情况,可以参考奴仆的赔偿金额赔偿上门女婿。


  如今人们已经不再明目张胆地歧视上门女婿,2007年年初《南方周末》便以较大篇幅介绍了浙江某地流行了十几年的上门女婿风潮。上门女婿中不仅有博士生、硕士生的中国人,而且还有一大群白皮肤、蓝眼睛的外国人。


  尽管如此,但在大部分人心中乍一听上门女婿这个词,还会有一些异样的感觉。让我们闭起双眼,想象一下当上门女婿这一词闪现在头脑中时,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穷!穷得连自己都养活不起了。接着便是,衣衫褴褛露着大腿、冷嘲热讽字字如刀、日夜辛劳永作劳工……


  也许,正是这种社会歧视,才使得在古今上门女婿中出了很多能人。最知名的当属本书的主人翁左宗棠了。有些人管这种现象叫情商,例如,拿破仑因为被一个女人耻笑而奋发图强最终成为一代霸主。但不管怎么说,左宗棠作为上门女婿中的佼佼者是不争的事实。


  男人为什么做上门女婿? 现今的情况较复杂一些。而封建社会的入赘,其根本原因就在于贫富差异-男方太穷了。左宗棠也是如此。草根的命运,生命的代价。


  清嘉庆十七年十月初七日(1812年11月10日,为了照顾读者习惯,无说明下皆为阳历),在湖南湘阴县东乡左家塅村内的一户普通人家里,人们正焦急地等待着一个新生命的诞生。随着一声令人揪心的婴儿蹄哭声,左观澜的脸上显露的不是兴奋而是哀愁。虽然他的家庭被人称做七代秀才之家,但秀才是没有功名的,在乡间常被称为穷秀才。七代秀才之家的名头,只能证明左宗棠家祖祖辈辈都是读书人而已。


  摆在左观澜面前的难题是:九口之家仅以48石米度日,本已捉襟,更何况又添一丁。母子都要补身子,营养必须要跟上。所以,左观澜跺了跺脚,“走,打工去!”。数日之后,左观澜便背起了行囊匆匆而去,带着满心的惆怅,怀着满心的希望。


  在那个时候,左观澜无法预料他的三儿子会给左氏家族带来什么。左宗棠不仅为左氏家族赢得了无上荣誉,更让左姓成为世人皆知的显贵姓氏。


  彼时的左家人员状况为:祖父左人锦,字斐中,现家中养老照看孙子孙女,是位国子监生。时年75岁,1817年过世。其祖母时年77岁,1814年过世。


  父亲左观澜,字晏臣(号春航),县学廪生,教书为生。时年其父36岁。母亲余氏,时年38岁。


  左宗棠(字季高)和两位哥哥左宗棫(字伯敏),左宗植(字景乔);三个姐姐。因左家在清代二百余年间都居于乡间,没有出过能人,所以左家尽管七代考取了秀才,但都没有一人能够鲤鱼跃龙门。自左宗棠的曾祖父左逢圣开始,左家三代教书为生。靠祖宗留下的田产租种过活,年产粮食48石。


  为了改换门庭,左观澜对于左宗棠兄弟管教甚严,特别是长兄左宗棫自小便背负着长子的重担,终日苦读,与星辰相伴。二哥左宗植天资聪慧(被誉为湖南四大才子之一,另三位才子为:邵阳魏源、益阳汤鹏、郴州陈起诗),12岁时就考取了秀才,此后,便停滞不前。左观澜看在眼中急在心里,日夜督促两个儿子的学习。就在这时,大祸至。长子宗棫在1823年时染病去世,时年23岁。


  左宗棫的死对左宗棠日后对功名的态度,不能说没有影响。长子的死换来了左观澜督教学业的些许宽松,然而,儿子的死使得母亲余氏日渐郁郁寡欢。1827年其母撒手而去,时年53岁。1830年左观澜也西游极乐而去,就在临终前左观澜为左宗棠订了一门亲,岳父名唤周衡在。


  为了大哥,他们放弃了继承权却承担起所有债务。左宗棠入赘周家是在1832年21岁那一年,因湘潭周家也是书香门第之家,因此和左观澜交好,又因周家见其子左宗棠有才子状,所以爽快地答应了婚事。左宗棠之所以能够成为周家女婿是因为他的学识获得了诸多人的认可,其中最为显赫的人物就是贺氏兄弟。但对周家来说,更现实的原因却是因为周家没有男丁。


  左宗棠3岁识字,4岁随父前往长沙左氏宗祠内的学馆学习,5岁开始读孔孟之书,8岁学八股文,11岁学书法,14岁参加童子试,15岁参加长沙府考试取得第一名,但山长为了照顾一位年老考生而降他为第二名。可就在这时,母亲病故,左宗棠只好赶回家中守孝,不能考取功名和远行。


  18岁时父亲又亡故,左宗棠继续守孝。然而,就在这一年,左宗棠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位伯乐,得到江苏布政使贺长龄(《皇朝经世文编》的主编)的青睐。此公不惧年迈,经常为左宗棠爬上爬下取下藏书,借给这个后辈晚生阅读。


  贺长龄1831年回原籍之前,介绍左宗棠前往城南学院贺熙龄处就读。期间,他结识了罗泽南(罗山)、丁叙忠(秩臣)、邓显鹤(湘臬)、邹叔绩(汉勋)等。与此同时,左宗棠还进入了湖南巡抚吴荣光创办的湘水校经堂学习,一连七次考中第一名。


  1832年,21岁的左宗棠为了尽快考中举人,花钱买了一个监生的功名。这样,不必中秀才就可以直接参加乡试。当时,左宗棠的钱主要来源于:校经堂的生活费、做低级官员的二哥(1826年为新化训导)的资助以及一些借款。


  4月份左宗棠和二哥一起参加了乡试。考完试后,二哥便带着左宗棠前往湘潭周家准备完婚,左宗棠正式成为上门女婿。


  本来左家就不富裕,因为带头捐建左氏祠堂,左家积蓄已经不多。其后,祖父母、大哥、母亲、父亲相继病故。在封建社会“死人”是不能怠慢的,因此,左家积蓄都花在葬送死人身上。等到左宗棠母亲去世之时,家中欠款已达数百两。从某种意义上说,左观澜的死也是因沉重的债务所压导致的。


  左观澜去世后,家中欠债剧增。左宗棠此时没有收入,全靠二哥在外打拼。再加上买功名花费,使得兄弟二人难以生存。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大哥死后留下了孤儿寡母,他们的生活该怎么办?兄弟二人商量决定:家中债务全由兄弟二人承担,家中唯一的收入--48石谷物全部送给嫂子。


  而这时,周家发来书信要求完婚。因为,周家急需一个男人。周衡在病去后,有钱的周家由太夫人支撑,两个女儿虽然都很有才学,但毕竟三个女人在封建社会是很容易受到别人欺负的。所以,周家急切地希望左宗棠入赘,抵挡世俗的风吹雨打。


  社会给予男女的性别角色定位,使得左宗棠的心理必然受到某种冲击。在那个时代,男人要阳刚;女人要阴柔。男人要做英雄,横刀立马方显本色;女人要贤淑端庄,绿柳依依抚琴相伴。


  左宗棠带着忐忑之心来到了周家,他不知道他未来的妻子长得如何,性情如何。他更加忐忑不安的是自己将如何与陌生的一家人相处。左宗棠自幼好大言,因为自视才学颇高经常与人争论。左宗棠为人耿直,无论是什么人,见到不对他就喜指摘。这对于为人处世来说,不能不说是一大忌讳。


  与此同时,左宗棠又非常狂妄。左宗棠的狂妄,早在幼时便已显现。左宗棠三四岁便在祖父膝前听学,八岁开始正式习作八股文。其狂妄之心便是从习作八股文文章开始的,每有一作便四处夸耀。兄弟玩伴略有不屑,便会遭来左宗棠的讨伐。左宗棠的狂,有着深厚的才学基础。大凡狂士,必有旁人难为之举,左宗棠也不例外。左宗棠幼年便志向高远,异于常人。


  左宗棠深知自己的脾气,如果周家不能忍受自己的坏性格、坏脾气,那么他的未来将一片黑暗。所幸的是,左宗棠的妻子不仅是一个贤惠端庄,也是一个深谋远虑的人。


  02 人生得一爱妻足矣


  隐世才女周筠心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传来,左宗棠的妻子周筠心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丫鬟连忙递过一碗汤药。“小姐,老爷今晚就回来,您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要不然老爷看到后会伤心的!”夫人看了看她微微一笑。喝完汤药后,丫鬟连忙接过了空碗。


  “把针线拿来吧,还剩下一点点就绣完了。”周夫人说着从旁边拿起一个枕头。丫鬟把空碗放在桌上后转身取来了针线。原来,周夫人正在绣一副图景:夕阳晚霞笼罩在上空,江水荡漾间一叶扁舟;两岸绿树拥抱,远山隐隐约约地浮现;仔细观看,小船上渔网悬挂,只见渔人的斗笠挂在船上,阵阵青烟袅袅,好一片温馨的气息扑面而来。


  在这幅《渔村夕照图》旁,还有一首自写小诗。


  小网轻舠系绿烟,潇湘暮景个中传。


  君如乡梦依稀候,应喜家山在眼前。


  傍晚时分,在外地教书的左宗棠回到了家中。眼见病中妻子所绣的枕头,左宗棠心中一颤脱口而出:“婚后数月我便和二哥前往京城会试,不想谣传我身染重病,害得你肝气上犯,自此体弱多病,都是夫的错呀。数年来,我三次会试不第,若不是你化解我心中的怒气、怨气,不知我将如何生活。若不是你要我重农桑养为根,我日后将以何为本呀。你真是我的贤妻呀!”周夫人听罢微微一笑。


  “当年耦耕(贺长龄)先生要你千万不要为了一时生活去做小官小吏,耽误了你这才华。虽然你三次会试不第,倒不如现在开始暂时隐退山林以待时机。我赠你一诗:


  清时贤俊无遗逸,此日溪山好退藏。


  树艺养蚕皆远略,从来王道重农桑。”


  “嗯,你说得太对了。对了,你曾对我说,要用诗评点历代帝王将相,现在写完了吗?”周夫人微微一笑:“已经写完了,从秦始皇到张居正已然完工。正好请你评点一番。”


  “好好好,你我二人挑灯夜读一番。”夫妻二人在丫鬟的陪同下来到书房。左宗棠看罢妻子的诗词,心中豪情万丈,不禁赋诗八首,这就是《二十九岁自题小像》的来历。


  可以说,周夫人是左宗棠一生的贵人、爱人。数年来她见左宗棠的怨气、哀气、恨气、悲气、怒气越来越多,因此,经常劝他修身养性,修练本领,终有一日会大展宏图,展翅高翔。特别是在左宗棠三次会试失利之后,因为其科举之心已死,而又胸怀宇宙,心忧天下,所以潜心研究天下格局。


  要想了解天下格局,必先了解天下地理。周夫人则在旁悉心协助,她按照左宗棠画的草图描绘实图,本朝完毕,绘制前朝,直至春秋战国地图出笼。熟悉古今天下格局地理的同时,左宗棠也阅读各种兵书战策、经史子集,特别是一些农桑地理图书。而每每此时,周夫人必在旁陪读。


  周夫人在事业上对左宗棠的帮助也极大,可以说,左宗棠的隐退思想正是在接受了周夫人的建议下才坚定下来的。我们不能不佩服这位周夫人的远见卓识。从她对历史政治的研读评讲来看,周夫人的政治敏锐感极强。


  在生活上、思想上、事业上周夫人都对左宗棠产生了巨大影响。左宗棠能够有日后的成就,周夫人的功劳不可磨灭,特别是在左宗棠屡屡科场失利下,周夫人凭借万贯家财给予的支持不可小觑。在生活上,周夫人在生下患有小儿麻痹的次女孝琪后,主动让左宗棠纳了贴身丫鬟张氏为妾。她们先后为左宗棠生下了:


  1833年,周氏生女左孝瑜。


  1834年,周氏生女左孝琪。


  1837年,张氏和周氏相隔一个月分别生下两女左孝琳、左孝瑸。


  1846年,周氏生长子左孝威。


  1847年,张氏生次子左孝宽。其后,接连生下左孝勋、左孝同。


  如果我们将左宗棠前41岁前的生平分析一下就会发现:周氏对于左宗棠的帮助太大了。面对倒霉了20年、事业不顺的丈夫,她竟然能够始终如一地对待他,真是令人叹服。


  坎坷科举路


  1832年婚后不久,乡试的成绩下来了。二哥宗植高中解元,可左宗棠却没有那么幸运。因为左宗棠喜欢经世致用之学,对于历史、地理、军事、水陆交通、农业非常感兴趣,日渐疏远八股文。


  1866,狷狂左帅在眼前式要求,他落选了。


  这时,幸运之神再次光顾他。道光皇帝五十大寿来临,开了恩科,湖南将从落选的试卷中再挑六份,最终,左宗棠以第十八名,在1833年和兄长一起前往北京进行会试,不想兄弟二人双双落榜。


  1833年,因为难以掩藏心中的郁闷,加之左宗棠是一个高傲狷狂的人,怎么能寄人篱下呢?因此,他便与连襟张生玠(字玉夫)一起,花钱租下了岳父家的西院。左宗棠和张生玠各居数间,也算是门户独立了。张生玠同左宗棠一样都是科场弃儿,为了生活只好四处奔波。到了年底,他们才回家过年。


  二人免不了会相聚一处,围坐桌边,呷上几口小酒,畅谈理想,舒展情怀。他看看你的诗词,你看看他的歌赋,互相贬损、互相吹嘘、互相取笑。无人之处,二人黄连树下弹起了琵琶,狗尿苔上吹起了喇叭。


  1835年、1838年左宗棠先后两次入京参加会试,结果都失败了。因此,他下定决心自此家中务农。然而,狷狂的心始终没有平静过,有时波涛汹涌,将要把大堤击溃,击溃的结果便是自我伤害,戒酒浇愁,然愁味更增。愁云密布在心间,苦闷常挂在脸上。


  1840年,29岁的他已经有了4个女儿,但为了生活仍然四处奔波,毫无飞黄腾达的迹象。因此,左宗棠写下了《自题小像》以自勉,其中一首曰:“九年寄眷住湘潭,庑下栖迟赘客残。娇女七龄初学字,稚桑千本乍堪蚕。不嫌薄笨妻能逸,随分齑盐婢尚谙。睹史敲诗多乐事,昭山何日共茅庵?”


  之后他做起了教书先生,广收门徒。最后受湖南陶澍(1779-1839)托孤,前往家中教授幼子。夫妻二人常年两地分居,虽可同饮一江水,但却抵不住日日思君君不归的惆怅。因此,周夫人以心为针,以情为线,做了一个枕头。


  1843年,左宗棠积攒了数百两银子,便在湘阴东乡柳家冲买了70亩地,盖了一个小庄园,起名柳庄,过起了农人生活。虽然这时有许多同学已经当上了官,但左宗棠不为所动,坚持按照贺长龄的嘱托等待时机,主动积攒着日后成功的学识资本。在此期间,他虽然未能在仕途上有所进步,但却为日后积攒了相当深厚的学识、人脉、名号基础,而三年后老师贺熙龄的病故带来了左宗棠人生的转变。


  03 1847年,站在湖南政界核心圈前


  两大名人争相攀亲


  1846年10月的某一天,在长沙一处宅院内,一位病入膏肓的老人睁开了双眼,口中喃喃自语道:“左季高来了吗?”站在一旁的学生罗研生连忙回答:“季高正在路上。”“哦,听说他有了儿子,名叫左孝威,果有此事?”“是的。”“太好了,太好了,告诉他这个孩子应该做我的女婿!就这么定了。告诉他,不要拘泥于师生关系,勿要推辞!”“谨遵师命!”罗研生刚刚说罢,那位老人便溘然长逝。


  不久,老人的学生们先后赶到,左宗棠也赶了过来。众人商议后事如何处置,罗研生便代表诸位同学和老师的家人一起商议。“各位,既然季高来了,我们也应该完成师父的遗愿了。”左宗棠插嘴问道:“老师临终前有何遗愿?”“季高呀,与你有关。”“与我有关?”“是呀。老师临终前对我们说,他老人家早就看你日后能高飞,因此,非常想让你帮助他的子孙。为此,他老人家早就有意将幼女许配给你的孩子。但可惜你一直无子。如今你已经有了儿子孝威,希望你同意两家结亲。”


  “啊?这怎么可以!不行不行呀。我是老师的学生,如果两家结亲,那就成了亲家。这怎么可以!断断不可,断断不可!”


  “季高呀,这可是老师临终之命!现如今老师尸骨未寒,你难道想抗命吗?”左宗棠一听,不知如何是好。就在这时,一位老太太在仆人们的搀扶下来到了屋内。“季高,你就不要推辞了,难道还要让我为难吗?”左季高一看是师母,连忙站起身来,抱拳拱手:“宗棠不敢,只是我一个穷教席,怕辱没了老师呀!”


  “哈哈。季高,你平日的豪情万丈哪里去了。我看你是龙入浅滩,日后必有飞龙在天的时候。那时候,你不要白眼相视就行了!”


  “诶呀,羞煞我了。师母,小子与……”说到这里,左宗棠也不知该如何言说。按常理,左宗棠应管老师的女儿叫师妹或妹妹,如今结成亲家,左宗棠也一时没有办法改口。


  当左宗棠处理完老师的丧事之后,立刻前往安化陶家教书。未等左宗棠赶到陶家,贺熙龄将女儿许配给左宗棠之子的消息就已经传到了陶家。陶夫人一听非常生气,便提前找来女婿胡林翼和王师璞商量一件大事。


  “你们都知道,老爷在世的时候,就曾和左先生商量过两家结亲的事情。可左宗棠就是不肯,这是为何?”胡林翼一听连忙笑道:“母亲,我和季高是好朋友,深知此人禀性。此人才学颇高,性情直爽,是个能干大事的人。但他自幼家贫,其后入赘周家。他志向高远,生怕别人说他靠人相助而起。”


  “是呀,母亲。我看左先生当年婉拒父亲提亲的理由是真心的。他认为咱们两家门第过于悬殊,父亲乃是两江总督位高权重,其门生故旧更是遍布天下,而他只是一名籍籍无名之人,他怎敢高攀。”


  这时,胡林翼插言道:“如今,父亲已经亡故七载。而且,这七年来,宗棠虽然在名义上是教师,但实际上却成为了家中的管家。一遇事情,他必首先挺身而出保护您和孩子们。我想,此时提亲正合适。因我与他关系过于亲近,我们时常以朋友相称。他如果做了您的亲家必然是我的长辈,我怕他更会犹豫,倒不如让师璞去提亲!”


  “嗯。林翼说得对呀。我看等他回来,先暂不提及,因为他和贺熙龄师生情谊颇深,老师新丧咱们暂且先忍耐半年。”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