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三言两语 > 正文

西藏生死线:庞培的红尘梦

来源:新京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2-08-21 16:23
分享到:

  《西藏生死线:艽野尘梦》


  陈渠珍/庞培 著


  朝华出版社


  2011年12月


 

 □叶兆言


  庞培是诗人,不知道为何选了这个笔名,名字是符号,身份的象征和认定。很多人不知道他本名,我努力想记住,仍然忘了。庞培打电话过来,开口也是“我庞培”,因此忘了本名也罢。


  马尔克斯谈起粉丝,说最疯狂的是一位美国读者,《百年孤独》从头到尾抄了一遍。为什么这么做,理由很简单,想证实一下,究竟作者疯了,还是自己疯了。


  我们喜欢某一本书,通常能做的,无非多看几遍,洒几滴热泪,抄上几段,或者向朋友推荐。可是庞培居然将《艽野尘梦》抄译一遍,疯狂程度完全可以媲美美国佬,他不只是抄,一边抄,还要做翻译。


  我时常想,一个诗人,如果不做一两桩疯狂事,大约也不合格。说老实话,如果没做之前,从朋友角度出发,我一定会规劝庞培,这事听上去太不靠谱,不值得花那么大气力。对于今天的读者,告诉他们一个故事梗概就行,这年头流行快餐,你精雕细琢,为了别人的东西,拿出参加烹饪大赛的功夫,又何苦呢。


  说起《艽野尘梦》,我更愿意相信只是某个文人的代笔,譬如沈从文,又譬如凤凰古城的某个失意秀才。如果真是陈渠珍所著,无疑会让所谓文化人蒙羞。一个出生入死的武夫,一个标准的军阀,文章如此漂亮,我们这些玩文字的,真他妈的是白吃干饭。


  我相信庞培最迷恋的,当然不会是陈渠珍。《艽野尘梦》也好,《西藏生死线》也好,无论多少卖点,他心中肯定只惦记一个人,那就是藏女西原。这也是典型的诗人思维,在庞培笔下,西原已俨然成为一尊女神。


  小说家眼光总会有些不一样,庞培看中了西原怎么让人活下来。在他眼里,十九岁的西原就是诗,她的存在,代表艺术的力量。我看到的却是人物命运,西原活在我们心中,恰恰是因为她的死。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要想流芳百世,必须得早死。庞培用心良苦,将西原的“貌虽中姿”,译成了“相貌虽不算最姣好”。美丽的爱情故事,通常难免一个悲剧结尾,患了天花的西原,满脸水痘,“肿起来的地方,突然陷下去,变成一个个黑色斑点”。如果她真活下来,又会是什么样的命运,显然不容乐观。陈渠珍最后会如何对待,不好说,看看同时期军阀们的所作所为,不难做出结论。


  为有牺牲多壮志,藏女西原为爱而死,因死永生。《艽野尘梦》有好几个版本,陈渠珍的后人,他儿子和外孙女,都曾编过或翻译。我更愿意推荐庞培的《西藏生死线》,充满了诗意,当然最重要一点,是它足够疯狂。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