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三言两语 > 正文

推理小说中孤独自私的孩子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阿咩 发布时间:2012-08-21 16:37
分享到:

  2011年,道尾秀介凭借《月与蟹》获得了第144届直木奖,要知道,直木奖从不将名家作为评选对象,它关注的是新人和那些不知名的作家。在日本,一个作家获得了直木奖,就类似于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得到了黄袍加身。36岁的道尾秀介,在文学的道路上,还是这么的年轻,怪不得业界会评价说“赢来了他创 作生涯的第一个巅峰”。


  只是在一个我这样的普通的读者来看,这未免有点将他推上了神坛。因为并没有读过道尾的其他作品,不好做出什么样的类比。只是这本小说,虽然打上了推理的标签,但是实质上它却与推理相去甚远。整个阅读的过程略显平淡,直到最后也没有迎来想要的高潮。我想这和日本民族的压抑性格有关,这也反映在了他们的写作中。


  故事的主角是三个孩子。慎一和春也都是转学到了一个新的环境,都是略显孤僻的孩子,同时,他们的家境也都不富裕,春也甚至经常吃不上饱饭。和他们不同,女孩鸣海是学校的原住民,家境优渥。


  因为家境的原因,慎一不能拥有游戏机也就无法加入到新同学对于游戏的交流中,于是,他和同样不受欢迎的春也相依为命。在放学之后,经常去海边玩耍。在一次偶然的发现中,慎一和春也发现了一个秘密地点,也就是在那里,他们开始了请“寄居神”。这让我想起了从前日本电影中的请笔仙和碟仙的故事。在描写这段“请神”的过程中,道尾加入了很多悬疑的因素,比如山上的佛像的呻吟声啊,或者只是慎一心底恐惧的感觉以及身体上的诸多不协调,但是令人遗憾的是,直到小说的结尾,也没有给出下文。我们只能这样的理解,在孤独的孩子慎一的心理,世间万物都是孤寂的。他并不真心与春也交友,而事实上,春也也并不真心与之相交。在一起游戏的背后,他们甚至互相嫉妒和愤恨。女孩鸣海看似友爱,是班上第一个和慎一说话的人,但是其实内心却隐藏着对慎一爷爷、妈妈的恨。


  慎一失去了爸爸,而妈妈又和鸣海的爸爸背着家人在交往;春也家境贫寒,又有一个嗜酒并且暴力的父亲;而鸣海,失去了妈妈,日夜生活在恐惧失去爸爸的恐慌中。这部推理小说中,其实质,只是在描写三个孤独的孩子,他们并非真的友爱,他们也并非真的善良。在孤独中他们的彼此相依,背后却是阴影憧憧的私心。


  这本直木奖的获奖作品,看似极力营造悬疑给予推理,但是,或许,孩子的世界本也就如此,并不值得深入追踪,于是,前后的文学描写也就没能很好地结合,很多细节描写虎头蛇尾。在作品中,倒是再次体会了一次日本式的人格压抑。最终,故事以三个孩子分离告终。


  这是一本推理小说,不过,在我看来,它更像是一本残酷和阴冷的青春物语。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