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三言两语 > 正文

源于情感与良知的建言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报 作者:李镇西 发布时间:2012-08-21 16:37
分享到:

  □李镇西

朱永新 著

新华出版社

2011年11月出版

中国教育是近年来人们议论最多的话题。在这个口头言论相对自由的今天,谁都可以对中国教育说上几句,但我们听到的往往是指责、埋怨和牢骚。众声喧哗中,有一个声音频频出现于媒体,总能引起许多人注意,并让我们的思维从消极的批评转向积极的建设。声音的发出者叫朱永新。

我和朱永新相识于1999年。10多年来,我一方面师从于他,学习做学问,也学习做人;另一方面也见证了朱永新的发展:从理想教育到新教育,从教育学者到在国内外富有影响的教育家,从分管教育的副市长到民进中央副主席……有一个身份是一直没变的,那就是“中国教育第一义工”。本来,他的分内工作就是带好博士生,管好苏州的教育,做好民进中央副主席和秘书长的工作,但是,至少是我认识他10多年来,他一直利用休息时间奔波于全国各地的学校、课堂,包括边缘地区山坡上的教室,都留下过朱永新播撒新教育实验种子的身影。他和一线老师座谈交流,一起思考中国的教育。而做这一切都是没有任何报酬的。所以我说朱永新是“中国教育第一义工”,他当之无愧。他是一个以自己的行动——而不仅仅是思想——感召并影响无数一线教育者的教育家。

但是,朱永新毕竟同时又是一位教育思考者。他的教育生涯,他的从政经历,他上天入地的思维方式,他纵横万里的学术视野,都决定了他对中国教育有着非同一般教师的见地。他在身体力行率领全国无数教育者投身新教育实验的同时,也以一位教育思想者的睿智,对中国教育提出自己的见解。

本书会聚了朱永新几年来对中国教育的思考与建言。内容涉及基础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民办教育、教师教育等方方面面。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有特殊国情的国家来说,有时候“说”本身比说什么更重要,我的意思是,往往有时候“敢说”就需要胆量,因此,我们经常听人赞美某人“敢说”——我也经常听到有人这样评价朱老师;但是,我这里要强调的是,作为一个著名的学者,一个现在身居高位的全国人大常委和民主党派领导人,朱永新的意义绝不停留于“敢说”,更在于说的内容有思想有深度。

比如,他对国家的教育方针提出不同见解。国家的教育方针多年来是“上面”规定的,是不容老百姓讨论的;但朱永新说了,针对“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提法,他直言,这个培养目标是社会本位,与科学发展观的“以人为本”并不吻合。他进而提出,教育的根本任务,是塑造美好的人性、培养美好的人格,使学生拥有美好的人生,从而建设一个美好的社会。

又比如,他呼唤“教育的更大解放”。他认为,教育要大发展,必须解放孩子,解放教师,解放校长,解放厅长局长……“一句话,解放教育超额关键是‘放权’,把那些本来属于学生、属于老师、属于校长、属于厅长局长的权利给他们自己。”粗听起来,这些话似乎很平常,但想想我们现在的教育被无数有形无形的绳索捆缚,现在我们的教育最需要的,不正是“解放”吗?

朱永新不但从宏观上对教育方针、教育思想、教育决策、教育科研等话题提出自己的建言,而且对和一线校长、教师息息相关的一些教育问题提出建议。他提出的“减少和规范中小学教育评估”,就说到了我的心坎里。无论是做教师还是当校长,我对上级教育行政部门多年来对学校的各种检查、验收、评估真是苦不堪言,不仅仅是累,更有许多为了“学校荣誉”的弄虚作假——而且还教学生作假。朱永新提出:“最大限度地减少各种教育评估和检查活动,原则上每个学校每年的评估和检查不得超过一项;学校的评估和检查,必须由各种中介机构来组织实施;教育评估应该以合格、基础检查为主,加强对于薄弱学校的达标促进,而不是锦上添花,为各种重点学校进行各种省级、星级评估;进一步加强教育评估和检查的开放性,注重社会评估,强调声誉调查。”

有两条似乎是与“细节”有关的建议特别让我感动,那就是朱永新为教师申诉权和休息权大声疾呼。有学校规定:“教师越级上访的扣款200元/次,在公开场合顶撞领导的扣款50元/次……”为此,朱永新建议:“把教育申诉纳入执法轨道,保障教师的权利。”有感于相当多的教师工作时间远远超过了8小时,平时的周六日也不能休息,一个月最多休息一天,朱永新呼吁:“以立法的形式保障教师的休息权!”

读着这些建议,我更多的是感动。据我所知,10年来,朱永新深入全国200多所学校,和无数教师面对面交流。这是他本书所有建议的源泉。能够提出这些建议,首先需要的不是思想,不是理念,而是情感——对千千万万一线普通教师的情感,是良知——对中国教育的良知。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