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三言两语 > 正文

大别山中的麦黄鸟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报 作者:周百义 发布时间:2012-08-21 16:37
分享到:

  □周百义

张绍金 著

河南文艺出版社

2012年1月出版

大山、小溪、树林、青草,那一片彩云,那一声鸟鸣,那一缕春雨,还有父亲的背影,母亲脸上的皱纹,学生稚气的读书声,都一一化为绍金笔下饱含深情的意象。绍金如笔下的麦黄鸟,一声又一声,一遍又一遍,歌唱生养的土地,颂赞丰收的田野,怀念父辈的汗水,咏叹生命的坚忍。读着绍金这一章又一章散文诗,我不由想起了冰心,想起了泰戈尔,虽然他们歌咏的对象并不完全相同,但他们对于自然的理解,对于人生的感悟,却是相通的。在诗人的笔下,风花雪月,山川草木,四时更替,都是富有灵性的,万事万物的存在,是那样的和谐与美丽。

存在我电脑里面的这些文字,是绍金30年汗水的结晶,是他用诗性的眼睛摄录下的天籁之音。绍金读师范时的50名同窗,只有少数还在从教,而绍金就属于这少数之一。教师这个职业虽然受人尊重,但在当下社会,与有个一官半职的公务员相比,就显得寂寞许多。但绍金热爱自己的职业,也热爱文学。教学之余,家乡的山山水水,还有生他养他的父老乡亲,甚至是家乡的一条河,河中的一条鱼,都会涌入笔下,绽放出一朵朵多姿多彩的浪花。绍金在略显偏僻的乡村任教,就像集中“攀岩的青藤花”一样,攀附在缺少营养的山崖上,“无畏其险陡,无畏其冷峻,无畏其荒凉”,用奉献装扮美丽,用付出赢得尊重。我们可以赞美玫瑰之艳丽,赞美牡丹之华贵,但我们同样应当赞美深山之中悬崖之上的紫色青藤花,是它使我们的世界五彩缤纷。

散文诗是介于诗与散文之间的一种文体,其既需要诗的凝练、节奏、韵律、意境,更需要散文的抒情和议论,当然还有思想的烛照,激情的灌注,而绍金是深得其昧的。在他的作品中,有以记事咏物为主的,也有哲思言论见长的,但无论是咏物还是抒发感情,他都把握了散文诗的特点:含蓄蕴藉,富有意境。在《老家感觉》中,他写道:“阳光幸福地停靠在屋脊枯瘦的肩膀上,暖和得如同母亲粗糙的双手。……读懂老家的,是那一节一节的石板路。”在《拾秋》中,他形象地写道:“秋雨蓄谋已久,摘下星星腮边那一行泪,浇灌田间刚播下的种子,喜极而泣的希望在农人的心田湿润、葱郁出一派生机。”在作品中,他反复咏叹父亲和母亲,用不同的意象歌颂双亲的坚忍、无私、慈爱、辛劳,他知道,父亲母亲虽是生他养他的恩人,但却是无数父老乡亲的代表,是中国农民的写照。他用赤诚的心,纤细的笔触,歌颂双亲脸上的皱纹与汗珠,双亲的肩膀与背影,还有双亲离开后长眠的那片树林。“岁月,已把爷爷种植在家乡的黄土坡旁;岁月,已把父亲栽种在老屋后的森岗上。岗坡上长满茂密的草和树,如同长满我亲亲的思念。”他不仅深情地眺望着双亲,还时时端详着家乡土地与天空中的那片云,那阵风,那些路边开放的小花,其间写了自然之美,亲情之美,生命之美。大别山是他的根,家乡是他创作取之不尽的源泉,所以家乡的一草一木在他的笔下都有生命,都有神性。在作品中,作者不仅让我们欣赏了大别山之美丽,也让我们感受了作者的博爱与细腻的感情。文学是需要精神家园的,正像福克纳笔下的小镇,大别山中的那个小山村正是绍金梦中的港湾,我们有理由相信他文学的小舟会从这里驰向理想的彼岸。

绍金是我读师范学校时的校友,他在文中谦虚地尊我为师,其实我只教过他一年的写作课。杯水之知,不足为训。而后我远走他乡,与其时有联系,但完整地读到他的散文诗,是这一次。因眼睛不适,我将他发来的作品在电脑上将字放大,细细地欣赏,慢慢地琢磨,不知不觉,故乡的山峰就层层叠叠地铺展开来,山涧中溪水载着竹叶船漂呀漂,一直漂到我的心中。“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他的思乡之情,也代表了我们这些游子和沉淀在国人心中的故乡情结。感谢绍金,用30年的守望,将心中的故乡酿造得如此醉人。当然,这是绍金在偏僻的山乡于教学之余写就的文字,如果说还有什么不足,就是作品的质量不够整齐,很多意象反复吟咏,单独发表时感觉不到,放在一起就显得有些重复。在结集时,如果挑选的严格些,诗集就更完美了。但我知道绍金年富力强,创作热情正炽,此次结集仅仅是他寻梦之旅中的一个逗号,相信他会不断探索,继续为读者写出更多更好的诗章的。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