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三言两语 > 正文

我们是柴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报 作者:刘阳 发布时间:2012-08-21 16:55
分享到:

  □刘阳

回想三十一二岁那段日子,觉得自己很辛苦,也很无奈。辛苦是因为从青春期自我形象逐步确立开始,就一直以自我完善为座右铭——为了更明白自己而去读心理学;为了清理成长中的垃圾而反刍童年经历;为了评估环境而去看 这个世界上是否有一个地方更适合我,我被自己所困扰,周围人却仿佛过得好好的;为开发潜力而去学习提高创造力、思辨力……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结果,在30岁出头的时候,仿佛再也走不动了。我几乎看清了自己的所有缺点,却无法有任何改善;我为自己的错误能够做出的极限行为就是勇敢地道歉,却不能保证不重复;对内,我只好接受自己这样的境况,对外,依然热衷于维护自己的尊严与价值。环顾左右,那些从没有为适应社会发过愁的朋友,已经成家发家生子了,我连自己都没搞定,却不情不愿地被拖进必须面对的真实生活。

原有的价值观,只能支撑我站在成年世界的门槛上不倒下,摇摇晃晃,身后是相对单纯的风景,接下来迈出去的一步,将是人生中真正不可逆的变化。从未来的方向,飘来一阵混合着复杂、琐碎、丰富的气息。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爱人病了。于是生活里有了具体需要作战的对象,原有的操心都成为次要矛盾被射向远处的木靶,在医院里,一份踏实的责任必须要尽。

我没想到,在我经历这一切的同时,有一个女孩正以不同的方式经历着相同的生命被信仰改变的过程。当我们相遇,我真实地在生活中触摸到恩典,以往,我更多感受到信仰所要求的超越。这一切帮助我不断确信,无论我、我已经离去的妻子、我现在的爱人,我们都走在同一条路上,所谓“薪尽火传”,即我们是柴,信仰的精神是那火,它必兴旺,我必衰微。而这里的文字,坦率讲全部是半成品,是我在更新自己的路上沿途留下的生命记号,那最终的样式没有人能知道。我曾因此而拒绝结集出版,当我终于辨识出这份表面的谦卑背后是根深蒂固的自爱时,我想我必须学会不看自己,不怕显露曾经的样式,因为我们此生永远也无法完美。

这些真实的记号,或许能为那些同样身在中途的旅人提供一些感同身受的慰藉或是善意的提醒。

《从失去开始的永远》

刘阳 著

商务印书馆

2012年2月出版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