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三言两语 > 正文

通过巴利文三藏走近原始佛教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刘寅春 发布时间:2013-05-13 14:38
分享到:
  《汉译巴利三藏——经藏·长部》,段晴等译,中西书局2012年8月第一版,120.00元


  由北京大学梵文贝叶经与佛教文献研究所段晴教授等译、泰国法身寺法胜大学协助证义的《汉译巴利三藏——经藏·长部》一书日前出版。《经藏·长部》是巴利文三藏中的一部,而对于大众而言,“巴利文三藏”还是个比较陌生的名词 。实际上,巴利三藏对于佛教研究,尤其是原始佛教研究,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佛教自起源后,按照流布方向,可分为北传佛教和南传佛教。北传佛教包括了汉传与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则主要分布于斯里兰卡和缅甸、泰国、柬埔寨等国。


  “巴利”一词的原意为“圣典”、“保护者”,巴利语是由佛陀在世时的摩揭陀国使用的方言转化而来的,是与古印度正统雅语——梵语相对的民众方言的一种。南传佛教经典所使用的语言,正是巴利文。“巴利文三藏”是南传上座部佛教的圣典,与汉文《大藏经》及藏文《甘珠尔》、《丹珠尔》并称世界三大完整佛典。


  关于南传佛教,学界公认的观点是它更接近佛陀的原意。这与南传佛教早期的流传历史有关。据郭良鋆《佛陀和原始佛教思想》一书,阿育王时代之后,随着小乘向大乘的演进过程,佛典语言日趋梵文化,最终摩揭陀语——巴利语的前身——的“原始佛典”在印度本土失传,而作为南传上部座佛典在斯里兰卡保存了下来。正因如此,在现存各种语言的佛典中,巴利文佛典最为古老;而巴利文三藏中的佛陀生平片段,是所有佛陀传记资料中最古老的、最接近本来面目的。可以说,南传佛教有更多原始佛教的烙印,而作为南传佛教的经典,巴利文三藏正是研究原始佛教的最直接的材料。


  另外,巴利文三藏对于研究佛教发展史、南亚历史文化,同样是最为重要的基础文献之一。故而,巴利文佛典在世界佛教界得到了相当程度的重视。目前,巴利文佛典已被全文或部分地译为僧伽罗语、缅甸语、泰语、英语、德语、法语、日语等多种语言。


  而在我国的佛典翻译史上,根据丝路语言文献和梵文文献所得的译本长期占据着重要地位。季羡林先生在《浮屠与佛》一文中指出,汉末三国以来,西域许多小国的高僧来到中原,将他们本国语言的佛经译为汉语,对汉译佛经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而隋唐以降,以梵文文献为原本的汉译佛经,又蔚为大观。二者共同构成了我国悠久的佛典翻译史。但在我国,对巴利文佛典的翻译仍然是一个缺环。而巴利文佛典对现存汉译佛经的校勘和注释堪称不可或缺。通过与相对应的巴利文佛经进行对照,可以驱散汉译佛经中不少文字滞涩、佶屈聱牙的经文之上的迷雾。所以,郭良鋆在1987年就呼吁,“我国应该开始重视汉译佛经与梵文、巴利文佛经的对照研究工作”。台湾的元亨寺于1998年出版了《汉译南传大藏经》,但这个译本是从日译版《南传大藏经》转译的;香港的佛教界近年来也组织了对巴利文佛经的翻译,译出了部分经文。将巴利文佛经忠实地、完整地译为汉语,是我国不少高僧大德的心愿,也是学界为之一直努力的。


  巴利文三藏分为律藏、经藏和论藏,经藏是佛陀宣传教义的经文汇编。而《长部》在巴利语三藏的经藏中排列首位,对于研究原始佛教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长部》集为“戒蕴品”、“大品”和“波梨品”这三品,每一部分在内容上各有侧重。“戒蕴品”十三篇,多记录了佛针对当时印度流行的思潮和教派所作的宣说,包括对婆罗门教和沙门思潮进行剖析,从而提出更高一层的理论。而对印度哲学中的诸多重要问题,如人的本质、“想灭”、神变等,佛也以不同形式作出了自己的判断或解答。“大品”十篇,着重于原始佛教的教义、伦理、信仰,和佛的故事,其中的“大般涅槃经”尤以其纪实性和特殊的文章风格,号称《长部》之冠。“波梨品”十一篇,则更多以记录而非论辩的方式,描述了当时的一些思潮和修行理念。


  北京大学梵文贝叶经与佛教文献研究所这次译出的《经藏·长部》,所依据原本是由泰国法身寺法胜大学提供的巴利圣典协会(Pali Text Society)最新精校版巴利文大藏经,同时参考了觉音等著名论师所作巴利文注释,以及英译、日译等多种文本,辅以泰国法身寺高僧证义,避免了“重译”所可能造成的问题,使得此次的译本在内容的忠实性上得到了保证。


  另外,译经所用文体为语体文。语体文的优胜之处,在于语言风格清新流畅,贴近现代读者的阅读习惯的同时,明确地展示佛典原文的本义。语体文还有着相当的感染力,仅举《经藏·长部》中的《大般涅槃经》描写佛临终前与阿难的一段对话作为例证。阿难朝夕追随于佛,对佛情感深挚。佛涅槃前,阿难倚门而泣,佛了知阿难的不舍,唤来阿难,劝解道:“恩爱和合者,必归于别离。”又给了阿难崇高的赞誉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此时,作为戒德化身同时又是一位耄耋老人的佛,形象是慈悲而丰满立体的。在《经藏·长部》一书中,这样令人感动的细节还有多处,值得读者细细体味。可以说,《经藏·长部》不仅是原始佛教的重要典籍,而且具有较高的文学价值。


  《汉译巴利三藏——经藏·长部》的此次翻译出版,对于研究原始佛教的教义和佛教史有着重大意义。今后,陆续翻译出版的巴利文三藏其余经文,必将不断带动、提升我国宗教学界在巴利文佛典以及原始佛教研究领域的水准。而对于对宗教感到兴趣的一般读者,《经藏·长部》也同样能够提供饶有意趣的阅读体验。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