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三言两语 > 正文

探讨中国人生活美学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报 作者:黄永武 发布时间:2013-05-13 14:38
分享到:

这是一套以彰扬中国人生活美学为主体的书,虽出自我一人笔下,想展现的却不是单打独斗的个人才华与智慧,而是想传承民族的传统,以展现中国古往今来万千贤哲生活艺术的精神面貌。

一开始的目标就 想将成千上万的古典书册,酌古宜今,撷采精髓,浓缩融会于这四册小书里,像酿百花之香以成蜜,像缀千腋之白以成裘,熔尽往圣先哲的金银铜铁,而我只是热灼无比的炉锤,期待镕铸出全新的文化精神与光亮。

为了保存浓浓的纯中国味,在文体上,使用一种继承文言文而来的白话文,措辞吐句,尽可能保存美丽传统的特质,传统原有的“四言句主调”,凝练而简要,只要不太佶屈聱牙,仍可大量使用,而较为整齐的骈俪排比句法,庄娴雅丽,能写得接近口语一些,偶尔也不妨使用。至于听觉上音节谐婉的中国文字美,也试着去保留,并不需要株守剑刻那些平仄句律,能留心词句古雅气氛的营造就可以了。而我自身的文笔本色,原本就接近古典味很浓的,希望在传述中国人赏砚、品茗、谈禅、说隐等百十种传统的题材时,让文章的内容与形式配合一致,带点古色古香的趣味。

引经据典时,能化就化,必须彰扬古哲姓名的,在不妨害文气的情况下,人名书名也该标出来,不敢掠美,至于脚注出处,不是小品文的体例,自然省略。写了这二百篇,也力求各篇文字间能够精神相通、寓意呼应、面目一致。所以这套书分开来是《灵性》、《生活》、《励志》、《读书》四本,合起来只是简单一句话:中国人的生活美学,就重在内心怡然的喜悦。

要内心喜悦,不能无所寄托,而且要寄托得好,我就把喜悦寄托在写文章上。《爱庐小品》的文章,大抵都从正面下笔,而且采最不为时风所爱的“载道”口吻。综观中国文学的发展历史,每逢政治上轨道的盛世,才会流行和平典畅的“载道”文章。就像韩愈欧阳修的文章,几乎篇篇都从正面着笔,一洗浮薄而崇古雅,他们创作当时,便是盛世,在明代仁宗后,天下隆盛,又特别盛行韩欧平正温润的文体,在清代康熙乾隆之际,天下大治,天下的文章归于桐城,而桐城又使韩欧文体盛极一时。《爱庐小品》的写作,明知不在盛世,仍承袭韩欧正面载道的方式来写,不敢仰望韩欧的风世励俗,而是内心有一种强烈“望河清”的心情,期望一个人心清明的隆盛世代早日到来罢了。

开始写这些文章,每天到新店青葱的山径去写,到阳明山多花的亭槛去写,这种游走式有点像灞陵桥上骑驴寻梅的觅句方式,花香墨痕固然好,但有时寒风苦雨,内人华美心中有点不忍,于是留意在草山深处,安置一幢老舍为书屋,取陶潜“吾亦爱吾庐”的心境,命名为“爱庐”。爱庐有花树簇拥,有海山环抱,幽深静寂,四顾无人,有时万壑疏风,一天凉月,人一到爱庐,心境虚灵,文思潮涌,任你提起笔墨镂花吸露,任你放开心胸驾海摩云,沉思生命的意义,探讨生活的趣味,抉发人生的目标,不知不觉,写下几百篇文章了,每写一篇,几乎都被转载选录,自然乐趣更高。感谢内人华美觅得这深山中的爱庐,也要感谢报社有自由发表的制度,更感谢四位副刊主编:梅新先生、蔡文甫先生、刘静娟女士、痖弦先生,任何一点小成功,都得仰仗外界的鼓励,才能增添自身的鞭策,没有如此良好的福缘际会,我如何能享有无穷抒发的喜悦呢?

《爱庐小品》

黄永武 著

漓江出版社

2012年9月出版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