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三言两语 > 正文

住房•生活•幸福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报 作者:支禄 发布时间:2013-05-13 14:38
分享到:

2008年8月,在四方朋友、亲戚的鼎力相助下,我终于按揭了一套房子。

这是我们十年前住的老房子。一提及这座黄泥土房,娘儿俩就怀念不已。

在大多数人的心里,无房不算一个圆满的家。在四方朋友的倾囊相助下,一幢幢闪耀着金黄色的楼丛中,也有了我购置的新家:光明区3单元601。人是漂泊的船,家是温馨的岸。

十年的奋斗像梦一样,三只漂泊的船也终于靠在了温馨的岸。从那天起,每当我下班或外出归来,远远看见自己家的窗口发出一缕缕温暖的灯光时,幸福感就油然而生。有了房子,才能彻底遮蔽生活的风雨,一家人享受天伦之乐。

90平方米的楼房,三室两厅。看房当天就立即进行了分配:女儿是祖国的花朵,理应享受特殊照顾:一间卧室外加一间书房。妻子是塑造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卧室和最大的阳台归她挥霍。而我是个男人,史无前例地慷慨一点,气度大一点,私人空间就只好利用卧室一角,匆匆忙忙搭建个“鸟巢”写作。看似有点不公平,但每每看着妻子女儿乐翻天的样子,我的心就幸福得不得了:只差一个蹦子,就碰到屋顶了。

回想十年前,我还远在5000里外的陇原小镇上教书育人,放假就去支家庄的一排旧土房里过柴米油盐的日子。后来,我们住进了二十里铺的新农村,房子漂亮但是人家的,总有寄人篱下的感觉,乐不起来。再后来,随着工作需要,我离开陇中辗转来到吐鲁番。

在吐鲁番由于没个落脚的地方,接下来,我马不停蹄地从原来三个男人的合租房搬出,去绿洲路租了一套旧房子:两室两厅。可好景不长,房东要出售房子,我不得不搬家。此时妻子也在一家私企谋到一份工作,私企租用了城外早已废弃的医院办公。这里由于地处戈壁、交通不便,除了打工的人外,很少有人来这里租房,空房多多。我火速选好想要住的房子后,动员妻子去开开口。没多久,那家单位的头儿爽快地答应了:不收房租,占用几间都行,这样也免得雇人看守了。

我对这位私企头儿感激不尽!雇了辆三轮车,仅仅花了半天工夫就把所有的家当都搬过来了,开始了我们新一轮勤俭奋斗的日子。没想到,到了第三周才发现:原来当我前脚踏进来的时候,附近的一家煤矿跟着后脚开工了,像我发现了这块“新大陆”一样,更多打工的人也寻到了这块天上掉下的“馅饼”,携着妻儿老小来这里享受“免费住房”。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三更半夜收工回来,总有那么八九个人蹲在楼前的大石头上一边乘凉吃饭一边粗着嗓门吼歌,吵得人无法入眠。另外,这时正值闷热夏天,蚊子特别多,虽然挂了蚊帐还是常常被咬醒。在内忧外患的夹击下,我赶紧去市里打听租房。一家三口灰着脸,开始了第三次“蚂蚁大搬家”。后来,我还搬过好多次家,有时一年竟达五六次……

走在搬家的路上,每每经过人家静雅的住房,心里不由生出自卑,继而诚惶诚恐,感觉楼上有人轻蔑地看着:能力不够让妻儿受苦受罪。

一阵酸楚之后,总有另一面小旗从心中冉冉升起:一定要拥有这么一幢漂亮的小楼,让日子过得津津有味!

2008年8月,在四方朋友、亲戚的鼎力相助下,我终于按揭了一套房子。面对崭新的楼房,妻子兴高采烈,女儿手舞足蹈,我自是喜上眉梢。现在房子有了,这天大的事情不能不欢庆。拿到钥匙后,当晚全家上阵,贴对联,放鞭炮,一起去超市买一堆好吃好喝的。平时滴酒不沾的我,也居然大言不惭地要了二两白酒,喝得满脸红光。接下来三人登台亮相唱歌朗诵,我们一致认为精彩度不亚于大年三十的“春晚”。

尽管背着一屁股债,我们终于还是有个家了。茶余饭后,端坐阳台,一家人懒洋洋地拉拉家常,兴之所至,打开电脑纵观天下,与远在千里的亲人聊聊天,送去祝福和问候。渐渐地,已大有乐不思“陇中”的情怀了!

相忘于江湖,潇洒于一室。如今,看着这90平方米的“江山”,我时不时举起“伟人”般的手掌,拍拍我的“人民”。妻子和女儿总是笑着说:“看把你美的!”

哦,让人魂牵梦萦的住房。

《我们家这十年》

朱建纲 主编

湖南文艺出版社

2012年9月出版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