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三言两语 > 正文

反省历史才能防止历史错误重演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杨天石 发布时间:2013-05-13 14:41
分享到:

  1945年7月,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即将胜利前夕,中、美、英三国政府发表《波茨坦公告》,促令日本武装部队尽速无条件投降,其第六项规定:“欺骗及错误领导日本人民使其妄欲征服世界者之威权及势力,必须永远剔除。”第十项规定,对于战犯,“将处以严厉之法律制裁”。同年9月2日,日本外务大臣重光 葵代表日本天皇、日本政府及日本帝国大本营在投降书上签字,接受《波茨坦公告》,保证忠实履行其条款。次年,同盟国决定由中、美、英、苏、澳、加、法、荷、新、印度、菲等11个国家各自推荐一名法官,组成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犯有“破坏和平罪”“战争罪“和“违反人道罪”的日本战犯。凡参与策划或执行上述罪行的领导者、组织者、教唆者及共犯者均在其列。自1946年5月起,至1948年11月止,法庭以两年半时间,开庭818次,出庭证人419名,书面证人770名,受理证据4300件以上,共审判甲级战犯28名,确定对日本首相东条英机,中国派遣军参谋长板垣征四郎,驻缅甸总司令木村兵太郎,陆军大将土肥原贤二,首相兼外相广田弘毅,华中派遣军总司令松井石根,陆军中将武藤章等七人处以绞刑,对陆军大将荒木贞夫、梅津美治郎等16人处以终身监禁,对外相东乡茂德和重光葵分别处以20年或7年有期徒刑。这是国际正义对法西斯邪恶势力的审判。它虽然有缺点,有不彻底的地方,但是,它确定了日本对华和对亚洲战争的侵略性质,打击和清算了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确立了追究侵略战争中个人应当担负责任等国际法的基本原则。既是法律裁决,也是历史裁决。


  然而,多年来,日本国内的右翼势力并不愿意接受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裁决。他们总是想方设法,这样或那样地美化日本所推行的对中国和亚洲的侵略战争,为被处死和判刑的战争罪犯翻案,以图最终推翻远东军事法庭所做的正义判决。有人把日军对中国的侵略称为“进入”,对东南亚的侵略称为“解放”。日本东京的靖国神社至今还供奉着14名日本甲级战犯的“神位”,那里的书亭还在公然出售攻击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为“非法”的著作。每年都有日本政府的要员和议员前去参拜。日本政府居然有官员说:“战争是双方都做了坏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值得怀疑”。今年10月18日,前去参拜靖国神社的国会议员居然有67人之多。被处绞刑的大特务土肥原是日本冈山人。1985年我访问日本,在冈山地方居然还发现了当地为土肥原等人树立的纪念碑。这真是“斯可忍,孰不可忍”的严重事情!


  近年来,我和美国哈佛大学的傅高义教授、日本庆应大学的山田辰雄教授三人,共同发起进行一项世界性的课题《中日战争国际共同研究》,参加者有中国、美国、日本、英国、加拿大、俄罗斯和中国台湾地区的学者,已经开过四次国际讨论会。与会日本学者大都和我们持相同或相近的观点,但是,也有个别文章反映日本右翼的观点或影响,例如,把日本掠夺中国的图书、文物称为“保护”,认为日军在中国实行“烧光、杀光、抢光”政策是因为“恐惧、紧张”等。这就说明,日本右翼势力的观点对历史学,特别是对一些年轻的日本学者还有影响。学术可以争鸣,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所确定的原则绝不允许否定或动摇。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政治指南和人生指南。正视历史,总结历史经验,认真反省历史,可以端正今后前进的步伐和方向,防止历史上的错误重演。多年来,中国和国际历史学界对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已经做过许多研究,我国先后出版了东京审判亲历法官梅汝璈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梅汝璈日记》、《梅汝璈法学文集》,出版了东京审判中国检察官向哲濬和首席顾问倪征的部分著作,但是,大家的共同困难是原始资料,特别是第一手资料出版还太少。现在国家图书馆和上海交通大学联手,以英文原文形式影印出版近5万页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记录》,完整地再现了东京审判的全貌和全过程,将有助于人们对这一世纪性的审判的深入研究,有助于对中国抗日战争史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的研究。一切善良的、爱好世界和平的人,包括广大日本人民,会从这些资料中得到启示,而少数梦想重走,或变相重走军国主义老路的日本右翼政客也可以从这些资料中得到教训。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