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三言两语 > 正文

立意高远 呈现精彩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季国平 发布时间:2013-05-13 14:41
分享到:
  曹植的《七步诗》、《洛神赋》不只是文学史上的名篇,也是戏剧舞台上的热门题材。由吕育忠编剧,杨小青、龙倩导演,广西桂剧团创排的大型桂剧《七步吟》,以其高远的立意和精彩的呈现,赢得了观众的掌声。


  萁豆相煎、兄弟阋墙,本是封建时代统治者内部争夺皇权、残酷相争的真实写照,《七步诗》更因其创作的 传奇色彩、诗意的深入浅出和感情的沉郁愤激而广为流传。当代许多舞台剧目围绕着曹丕、曹植兄弟的皇权之争展开主要情节,揭示政治斗争的激烈残酷和对人性亲情的毁灭。桂剧《七步吟》则在政治与情感的交织冲突中,将政治斗争作为兄弟不和的背景,兄弟间的皇权之争也只是开场一笔带过,而浓墨重彩则用在描写兄弟之间的相互猜忌和与甄宓之间的感情纠葛上。剧目的奇峰突起和巧妙之处,在于曹植脱口而出、七步成诗之时,曹丕却故意声称走了八步,逼迫曹植饮下毒酒,从而引出了甄宓的上场代饮。甄宓手执毒酒,规劝曹氏兄弟,“饮此酒非关那私情缱绻,但愿得兄弟间尽释前嫌!同根生弥创痕月明星灿,同根生心相印地阔天宽”,最后用自己的慷慨赴死,以图呼唤兄弟亲情的回归和人性的复苏!这正是《七步吟》的出奇制胜之处,也是该剧比以往剧目的立意高超之处,寄托了编剧美好的理想和愿望。


  全剧尽削枝蔓,紧紧抓住情感的主线,在兄弟之情中交织着家国之情和男女之情,试图以政治的残酷和人性的泯灭,去唤醒被异化被淡忘的人类亲情。显然,该剧是对世人的警醒,是对亲情的呼唤,更是对执迷不悟者的当头棒喝。当然,曹氏兄弟之争不是甄宓之死所能解决的,“七步成诗”已然成为了千古绝唱,历史上的曹植还是在郁郁寡欢中死去。“洛水无情花有意,斜晖脉脉恨绵绵”,桂剧《七步吟》是一出人性亲情毁灭的大悲剧,更是一出充满了编剧理想主义和浪漫色彩的警世剧。


  《七步吟》情感浓烈,发人深思。戏如其人,编剧吕育忠本人就是一位情感浓烈、直抒胸臆的剧作家。综观近年来他的创作,其特点非常鲜明。他反复打磨,据说《七步吟》从开始创作到排演历时20年。他的剧本重视案头与舞台的结合,这与他始习表演,大学改学编剧,又长期从事艺术管理的经历分不开。他既有舞台艺术的亲身实践,又对当代舞台创作有着总体的把握,知道剧本创作在哪里有戏,在哪里能观照当代社会和赢得当下观众。他对传统题材情有独钟,在推陈出新上颇下功夫,无论是《七步吟》,还是《李慧娘》、《将军道》,都力求打通古今,让传统接续现代,他的剧本既具有厚重的历史内涵,又闪烁着当代剧作家新的发现和新的阐释的光芒。他的戏不落俗套,意在笔先,情感充沛,形象生动,文字洗练,布局谋篇,一气呵成,这让我联想到他的浙江老乡、清代戏曲家李渔的“立主脑、脱窠臼、密针线、减头绪、审虚实”的编剧诀窍。


  杨小青导演的加盟,让《七步吟》的舞台呈现十分精彩。杨小青导演的作品,涉及越剧、京剧、桂剧等多个剧种,从男女爱情、家庭人伦到历史题材、著名人物,戏路非常宽广,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七步吟》既充分挖掘了剧本的深刻内涵,体现了杨导唯美写意的创作风格,更充分发挥了表现曹氏兄弟与甄宓之间情感戏的绵密,浓烈感人,酣畅淋漓。导演重视发挥桂剧艺术的表演魅力,还巧妙运用“圆”与汉代“玉璞”的写意舞美,有机融合舞剧的表演因素,既营造出恢宏庄严的宫廷场景,又有诗情画意的洛水河畔,如梦如幻,引人入胜。


  精益求精的真情演绎,也是该剧不断提升的重要因素。《七步吟》自2009年开始排练,不断打磨提高,迄今已经在剧场、社区、学校演出了近300场。我先后两次观看了该剧的演出。去年首次观看由广西桂剧团赵素萍、杨青、梁小曲等领衔主演的《七步吟》,留下了深刻印象。今年再看上海昆剧团、京剧院三位演员的加盟版,再次感受到了该剧舞台表现力的不断提升。傅希如饰演曹植,既儒雅脱俗、气势如虹又天真烂漫、不谙时政。吴双饰演曹丕,雄才大略、工于心计,又善妒、好猜忌。高红梅饰演的甄宓温婉细腻、美丽多情、高贵刚烈、识大体顾大局。三位演员都很年轻,但台风大气稳健,饰演的人物性格鲜明、准确到位,让我们对桂剧艺术传承发展的明天充满期待。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