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三言两语 > 正文

保持“惊奇”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报 作者:李东华 发布时间:2013-05-13 14:41
分享到:

  李东华 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著有《薇拉的天空》、《远方的矢车菊》、《猪笨笨的幸福时光》、《思无邪——当代儿 童文学扫描》等13部作品。曾获冰心儿童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等奖项。


  □李东华


  “等你读到我的日记时,我应该已经死了。”多么令人伤感的话语。《男孩的最后8个愿望》里的萨姆是一个患有白血病的11岁男孩,很快就要告别人世。然而他仍然有8个未了心愿:他想弄明白鬼魂是否存在、UFO到底是什么东西、想看那些大人不让看的恐怖片、想从上行的自动扶梯向下跑一次、再从下行的自动扶梯往上跑一回、想打破一项世界纪录、想坐飞艇、想飞上太空看地球,作为一个男生,他还想体验一下恋爱的感觉……只有对世界保持好奇的人,才能对人生有如此深刻的眷恋和热爱。


  儿童之所以生机勃勃,总喜欢问为什么,是因为很多的人和事,他(她)都是初次相逢,每一次他(她)都保持了对世事的惊奇感,这种惊奇感带给他(她)过目难忘的体验,带给他(她)探索未知世界的冲动和热情。就像《香草不是笨小孩》中的小女孩香草,想在家里造一个龙宫,往地上倒了好多好多水,结果当然可想而知了。孩子们这样的行为,常被大人们骂作“笨”、“捣乱”、“淘气”……其实很多时候,孩子们并不是故意搞破坏,恰恰相反,他们是在创造,是创造力在牵引他们走出了求索的第一步。他们的小脑袋里装满千奇百怪的念头,他们不是好孩子,也不是坏孩子,就只是普通的孩子,假如他们能够像《小屁孩日记》里的格雷一样,写下他们的所思所想,一定会像这本书一样幽默风趣,搞笑好玩吧!


  也许喜欢神奇事物的孩子们,不会都像《深水传奇》中的安格斯那么幸运,在暴风雨后的海边,他捡到了一只奇怪而巨大的蛋,令人惊讶的是,这只蛋孵出了水马“克鲁索”——这可是人人都渴望见到的尼斯湖水怪啊!克鲁索的成长过程是艰辛而有趣的,在安格斯一家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下,克鲁索最后回到了自己的家园尼斯湖。人和动物之间温情脉脉的友谊和爱,也许是对充满好奇心的孩子们最好的回报。


  只有一直对世界保持惊奇感的人,才能有勇气去面对和战胜探索路上的艰辛,就像《绝境狼王》里的小福狼,从小被遗弃,却没有丧失冒险和求生的勇气和信心,就像《橘子味的夏天》里的女孩骆雨澄敢于直面青春岁月里所有的伤痛和无奈。让我们唤醒沉睡的好奇心,去诡异的恐龙世界探险;到神秘的数字王国里探秘;并踏上拯救地球的神圣之旅……


  然而,能一直对世界保持惊奇感的人毕竟是少数,当人成年之后,日复一日的生活渐渐磨损了曾经灵活敏感的触角,曾经五彩斑斓的梦想慢慢麻木风干。或者他们不愿意再对世界做惊奇状,他们离童话远远的,生怕被别人认为幼稚。正如很多成人文学作家,他们战战兢兢,生怕被贴上“儿童文学作家”的标签。然而被他们崇奉为大师的卡尔维诺,却像格林兄弟一样,根据意大利各地几个世纪以来用各种方言记录的民间故事资料,加以筛选整理,用现代通用的意大利语改写成适合全体意大利人民阅读,并且便于向全世界介绍的“全意大利的童话书”——《意大利童话》。卡尔维诺说:“童话是世间男男女女的索引,尤其对于生命中受命运支配的那一部分人而言。从出生那天起,我们的青春就带有某种征兆或宿命。于是我们离家出走,设法长大成人,变得成熟起来,以证实为人之道。”这套书的意义也许就在于此,它说明了童话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它有着更为深邃的象征意义。因而它不仅仅属于儿童文学,属于孩子,它同样也属于成年人,它隐藏着一个民族的文化密码,它隐藏着人类的心灵奥秘,它的想象力也张扬了精神的无限可能性。


  (本版插图 周翼双)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