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传媒 > 传媒要闻 > 正文

从《幸运52》改版看境外节目本土化特点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中国新闻出版报 作者:王彩平 发布时间:2008-02-18 09:53
分享到:

  如果说十年前《幸运52》的出笼是模仿了英国节目《GOBINGO》,那么,十年后,《幸运52》的再次改版则是模仿了美国节目《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无论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从境外节目本土化的角度看,《幸运52》的模仿都可以算得上是“明智而审慎”的。在这个模仿的过程中,该节目“明智”地“扬”模仿对象之长,“审慎”地“弃”模仿对象之短,在扬弃之中实现了“洋”与“土”的完美结合。分析《幸运52》改版对《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的“扬与弃”,可以悟出境外节目本土化的一些规律。

  模仿之“扬”:情境设计

  虽然“五年级生”是《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节目的一个重要元素,但整体看来,这一元素只是节目娱乐化的一个“由头”,没有被刻意雕琢。而在新版《幸运52》里,这一元素被放大了:演播室被设计成了“魔幻学校”,主持人李咏被冠之以“麻辣教师”称号,选手中不仅有“插班生”,还有“旁听生”,五位小学生都穿上了统一的“校服”,“奖金”变成了“奖学金”,就连选手退场时的表白,也从“我没有五年级学生聪明”改为了向小学教过自己的所有老师道歉等。所有这些都使节目与现实之间形成了一种具有同构关系的模拟情境——这是一个学校,这里有教室,有老师,有同学,还有考试。“情境”之“扬”使得新版《幸运52》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更加知性——这里就是一个学习的环境!从而使节目的“娱乐性”更容易得到社会主流价值的认可,而在新版节目推出之前,这些“情境化”元素更是成为宣传新节目的主要卖点。


  模仿之“扬”:人物个性

  选手个性化是西方真人秀节目的一个重要特点,在真人秀节目本土化的过程中,国内一些节目在前期策划时也强调选手的个性化与差异化。而《幸运52》中热情奔放、个性鲜明的选手一直是节目的一个传统优势,新版《幸运52》延续了这一优势,突出体现在对小选手个性的塑造上。

  在《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节目中,“小学生团”的表现是率意的,或尖叫,或大笑,或讥讽,或恶搞,这都符合西方人善于表现的特点。而在新版《幸运52》里面,小选手的个性则是有设计的,比如说,通过一张“日程表”来表现黄宇澄的独立个性,通过“三十六计”来表现沈泽阳的智慧,通过“聊三国”来表现马聿伯的深奥等,这样的设计同样符合国人典型示范的民族心理,经过个性设计后的小选手已经成为实现社会价值观的人格化表征,具有了示范效应。


  模仿之“扬”:情感沟通

  《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是一档比较彻底的娱乐节目,而新版《幸运52》在娱乐的“感官享受”背后,还努力建立一些情感的联系。正如李咏所说,其实出这些题目并不是希望答题的每个成年人都能捡回丢失在小学中的那一部分知识,而是希望大家捡回童年的那段记忆。

  再如,在《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节目中,选手离开时,必须大声承认“我没有五年级生聪明!”,在新版《幸运52》里,选手需要做的则是向所有小学教过他的老师道歉,这里又建立了一个情感通道,那就是师生情缘。因此,当选手们或严肃、或诙谐地向自己的小学老师道歉时,那些坐在电视机前的小学老师们感觉到的会是什么呢?久远的回忆,抑或是师道尊严。

  《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节目的片头配乐是童声合唱版节目名称“Are You Smarter Than A 5th Grader?”,童声合唱因其清纯动听的音色而被誉为“天籁之音”。新版《幸运52》借用了这一音乐表达方式,专门设计了一首童声合唱版主题歌,歌词如下:

  一加一说不定等于五六七八,很多事情你仔细想过吗?天和地谁更大?人是哪里来的?谁敢自夸都弄明白啦!……快回答,对了错了都不怕,反正你不是第一个把戏演砸!

  这一主题歌令人耳目一新,其歌词创作还实现了节目组与选手之间的情感传递功能,这是一种区别于《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刻意“审丑”的内心表达,既是一种鼓励,更是一种安慰!


  模仿之“弃”:博彩元素

  “成名”和“富有”是西方社会两个重要的成功标志。因此,电视节目制作者经常设置巨额奖金作为诱惑,吸引人们参与和观看的热情,制造出一个又一个收视热点。而在我国,一方面政策规定限制了奖金数额,另一方面,纯粹的博彩在道德层面很难被主流价值观接受。因此,在西方真人秀节目本土化的过程中,博彩元素往往是第一个被剥离出来的元素。新版《幸运52》对《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节目中的博彩元素进行了大刀阔斧的砍伐,不仅奖金的名称变成了更加具有正面意义的“奖学金”,额度也降到了3万元人民币。而李咏对节目的调度,有时也刻意回避“钱”的元素,甚至将其边缘化。

  《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按题目顺序回答正确得到的金额
  题目顺序 奖金
  第一题 1000美元
  第二题 2000美元
  第三题 5000美元
  第四题 10000美元
  第五题 25000美元
  第六题 50000美元
  第七题 100000美元
  第八题 175000美元
  第九题 300000美元
  第十题 500000美元
  附加题 1000000美元

  新版《幸运52》按题目顺序回答正确得到的金额
  题目顺序 奖学金
  第一题 500元
  第二题 800元
  第三题 1500元
  第四题 3000元
  第五题 4500元
  第六题 6000元
  第七题 8000元
  第八题 10000元
  第九题 15000元
  第十题 30000元
  附加题 无


  模仿之“弃”:盲目克隆

  虽然《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为新版《幸运52》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借鉴模板,但是,此次《幸运52》的改版并没有盲目克隆,而是在保持节目风格的基础上将模仿对象与旧版节目中有价值的节目元素有机地结合起来。

  ——节目的开场仍然保留了三位选手富有激情的自我介绍,不过在自我介绍结束之后,选手要通过竞逐去争取唯一的一个“插班生”名额,不幸败阵者,也就只能充当“旁听生”,在教室一角等待新的机会出现。

  ——个性鲜明的主持人李咏依然是《幸运52》的“灵魂”,其简洁而不失幽默的语言特点,俏皮而不失亲切的人格魅力在新版《幸运52》里仍然没有褪色,不过,这一次他要有新的“角色”意识,因为,“麻辣教师”的分寸把握不仅体现在对“插班生”的挑战之中,更要在与“五年级生”的交锋中得到检验。

  ——普通选手的高端倾向在新版《幸运52》节目中更加明显,主要的驱动力在于增大与“小学水平”的反差。如典型节目中的三位选手何田田、郭磊和徐建刚就分别是在读硕士,著名策划人和工程师。而对选手进行主题化设计更是《幸运52》的保留节目,每年的高考状元专场都能够吸引众多观众的眼球。新版《幸运52》延续了这一传统,2007年12月1日的MBA专场就让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充分领略到了三位商界精英的风采。

  ——“名人出题”也是近年来益智节目常用的一个表现手法,而在新版《幸运52》“MBA”专场里,作家毕淑敏为选手出题正是节目通过名人来提升关注度和影响力的一个具体做法。

  ——Flash动画等表现手法的熟练运用、小同学现场拉二胡制造荒诞气氛、演播室舞美音效设计(如选手答案错误,马上电闪雷鸣)以及不同的学习主题和竞答内容的“播出季”的概念等都是新版《幸运52》很有特点的“噱头”,所有这些加起来,使新版《幸运52》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天下益智类节目之集大成者,其丰富性远非《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可比。

  文化、艺术是流动着的,推进其流动的力量主要是现实生活,其次是外来的、他族的文化艺术的刺激。创造性地模仿就不失为一种有效的方法。通过以上的分析,笔者以为,新版《幸运52》正是通过模仿《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并“采用创新的行为而学习的一种创新”,这个有“扬”有“弃”,中外相融的模仿过程使节目成为一个模仿与创新的和谐统一体。


  后选秀时代 透析中国电视“五年级生热”

  2007年2月27日,远在美国的FOX频道的新节目《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Are You Smarter Than A 5th Grader?)一开播,就创下了1998年以来美国连续节目秀首播时收视率最高的纪录。而仅仅在两个月后,“五年级生”就越洋过海登陆中国电视荧屏,并且迅速掀起了中国后选秀时代的“赶考”热潮。“五年级生”缘何走俏荧屏?本文将着重从节目形态创新的角度对中国电视的“五年级生热”原因进行分析(见附表一)。

  节目流变与形态创新

  1998年,塞拉多制片公司为英国独立电视台制作了《谁能成为百万富翁?》,这种把人的金钱欲与求知欲、表现欲嫁接在一起的新型节目样式,在开播后意想不到地风靡全球,短短几年间,不同版本的“百万富翁”在60多个国家和地区播放,成为一档高收视率的电视节目。 2007年,FOX电视网的《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同样掀起了收视热潮,这两个益智节目有什么异同呢?我们先来做一个简单比较(见附表二)。

  从表二可以看出,《谁能成为百万富翁?》与《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的游戏规则如出一辙:都是百万大奖,都可以有3次求助机会,都可以选择放弃,等等。不过,从节目形态创新的角度来看,“五年级生”的“聪明”之处就在于该节目对题目范围和求助对象这两个具体节目元素进行了调整:题目范围从所有知识领域缩小到小学课本,“求助对象”从某个领域的知识权威变为了五年级小学生。孩子这一“求助对象”的出现,使节目中出现了“聪明”与“愚蠢”的对比,而这一对比产生的是一个“反常”的结论——小孩是聪明的,大人反而是愚蠢的,节目的戏剧性效果由此产生。因此,如果说之前的《谁能成为百万富翁》是比谁更聪明的话,《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则是在比谁更蠢笨。

  从“审美”到“审丑”

  从比谁更聪明——展示“聪明”得到巨额奖金,到比谁更愚笨——笨得居然连一个小学生都不如!从电视审美的角度来看,电视益智类节目已经从十年前《谁能成为百万富翁?》时期的“审美”转变为了《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时期的“审丑”。正如《你比五年级生更聪明吗》的制片人达内尔所说:“每一个真人秀都要有一个‘兴奋点’,这个节目就要让成年人出尽洋相。”FOX的执行副总裁普莱斯顿·贝克曼则说:“《你比五年级生更聪明吗》不单是一个‘益智类’节目,它也是一个喜剧类节目。”因此,也许拿到100万美元是有看点的,但与之相比,眼看着那些高学历的社会成功人士在“小学水平”的问题面前露怯,不得不转而向几岁的小孩子“求救”时,电视机前的观众似乎感觉更加饶有兴味。

  在泛娱乐化的时代,在后现代主义解构一切、亵渎一切的社会思潮中,根深蒂固的审美传统失去了新奇感,愉悦程度降低,更像是在理性主义笼罩下的虚幻的审美理想世界,而审丑的出现和勃兴打破了几千年来人们欣赏美、表现美的心理定式,给人以全新的审美感受,受众的审丑心理也就从社会潜意识体现为显意识的自我超越和自我释放,成为当代审美观念转型的重要体现之一。这也是《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节目能够迅速被观众认可的一个重要的社会心理成因。

  在“知识”与“智力”间游走

  虽然打着益智类节目的旗号,《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节目似乎与真正的“益智”并没有什么关系。我们来看看节目中出现过的一些题目:印加文明集中在哪一洲(南美洲)?七角形有几个边(7个)?鸵鸟是跑得最快的鸟类吗(是)?月球本身会发光吗(不会)?等等。很难想象这些相当于美国五年级小学生水平的问题对于一个成年人的智力来说有什么样“有益”的帮助。而这也正是节目策划者颇为精妙的一招,他们的手法是“偷换概念”和“预设前提”,也就是把“知识”和“智力”的概念偷换了一下,把掌握“知识”的多少与“智商”高低成正比作为一个逻辑起点,因此,当参赛选手不能回答出一些简单的“知识”问题时,通常就认为他们是不够“聪明”的,而“聪明”又与“智商”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

  社会心理学家卡米·斯库勒在研究心理学弗林效应时有一个很值得回味的论断:“昨天的天才在今天却是傻瓜”,他指的是随着类似“搜索引擎”等工具的出现和普及,不同代际的人在知识的掌握方面是有差异的,“知识”在这个过程中被隐性贬值,而“聪明”更接近逻辑判断和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

  事实上,一个普通人很少会去思考“知识”与“智力”的之间的区别,这正是《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节目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结果就是:当听说回答11道“小学生问题”就可以拿到100万美元时,几乎每一个人都是踌躇满志,以为会不费吹灰之力地完成挑战,然而,当比赛真正开始,他们才意识到,这100万美元并非十拿九稳,唾手可得。也许,在向“小学生”讨教的尴尬中他们还来不及去思考,当自己被充分社会化后,这些“辞典”里能够找得到的“知识”早就已经被思考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挤到爪哇国去了。

  因此,面对《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节目热播引发的关于“中国教育制度是否在某些方面有缺失?”“‘大人蠢的形象’对小孩成长不利”等种种意义的探讨,笔者以为大可不必!因为,说到底,“五年级生”不过是一个娱乐化的噱头罢了,在根据节目策划者的逻辑设定的这样一个游戏场合,选手无需局促窘迫,孩子们无需轻蔑嘲笑,而电视机前的观众,感到可笑的时候不妨哈哈大笑——这正是《你比五年级生聪明吗?》节目的全部意义。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