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传媒 > 传媒要闻 > 正文

残疾人记者:采访视角独特听高跟鞋声音最开心

来源:浙江在线-今日早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08-09-08 10:09
分享到:
  全盲的杨青风,因患骨癌而下肢残疾的解岩,这就是北京1+1声音工作室组建的北京残奥会报道团。他们两人就是彼此的眼睛和双腿。但他们依然希望透过自己的听觉、触觉和感受,真实地将运动之美传递给收音机前的听众,为他们讲述正在经历的残奥会。

  成立于2006年的“1+1”视障人声音工作室,主体成员是一名肢残人和8名视障人。去年10月,他们成功地作为注册记者采访了特奥会,这次又成为首批报道残奥会的中国残疾人记者。

  “1+1的答案是无穷的,可能大于2,那是因为合作,也可能等于1,那是因为融合,还可能是1+1+1,那是因为延续和传递。只要不固执地认为1+1=2就好,就像我们也不希望大家把残障人看成一个固定的概念。”1+1的创办者之一、曾经的IT精英解岩如此解读。

  独特视角

  一个特大号的录音笔,一本浅蓝色采访本,昨天在“水立方”,右手拄着盲杖的杨青风,大方地向杜剑平伸出录音笔,动作很慢,却很坚定:“你能谈谈游泳对残疾人康复有何帮助吗?”

  为了让残疾人尤其是视障人感受奥运,青风和解岩制作了一档名称为《咱们的残奥会》的专题。前一天的开幕式上,晚饭吃了两个汉堡的青风,首次进行了长达4个半小时的连线,兴奋得直到凌晨3点才睡。休息了4小时,又爬起来接受了一家电台的连线采访,接着又去残奥村采访了导盲犬。没顾上休息,昨天傍晚他又精神抖擞地出现在“水立方”,向获得中国代表团首金的杜剑平发问了。

  “我采访的内容,主要跟残障人有关。”虽然没有接受过记者的专业训练,但青风有他独特的视角。“可能更多人关注的,不是残疾人运动员的比赛,而是他们如何艰苦训练,如何地不容易。但我觉得,残奥会可以分享的东西很多,不光是不容易,还有自强不息,还有快乐和成就。”




  沟通平台

  作为残奥会的注册记者,青风和解岩在采访的同时,也在充当被采访者。

  无论是在MPC还是比赛场馆,都不断有记者上前要求采访,北京电视台和ESPN还专门派了一路记者全程跟踪他俩。“我们都快成为一个采访团了”,看着身边的同行越聚越多,解岩颇有几分自豪,“我们就是想提供一个平台,一方面让更多的残障人士一起来玩,一起享受这个盛会;另一方面向大家传递他们的感受。”

  对于天天工作的MPC,解岩用了“感动”两个字:“那里的无障碍设施和服务非常棒,场馆运行团队还增设了电瓶车,这非常细心。更重要的是他们试图实现一种真正的融合。”

  在体验残奥会媒体服务的同时,解岩还努力地提出自己的宝贵意见。当志愿者带着青风直接寻找直达电梯时,他会在一旁善意地提醒:“为什么不走更近的扶手电梯呢?我们不是坐轮椅的残疾人,走扶手电梯也行的!志愿者应当在了解我们的基础上,给予我们帮助。”

  记者注意到,拄双拐的解岩和拄着盲杖的青风并肩行走时,总是保持适当的距离。“我们是"两个人三根棍",靠得太近不方便。但能将自己的爱好换成职业,从梦想而言,大家都是平等的。”解岩的回答不卑不亢。

  平常心态

  关于残奥会采访,青风通过广播对全国的视障人讲起他们最上心的一件事,那就是高跟鞋声音的故事。

  他说,走进北京残奥会比赛场馆,脚步声中高跟鞋的声音最响亮,他听到一串串的高跟鞋声音从远到近,再到远,声音节奏没变化,让他特别开心,“不像过去,我总能听到她们在看我,我听得出她们走过我身边时脚步的变奏,我甚至可以听出她已经走过去又回了个头,这让我很不舒服。”

  这次组委会为青风配了一名全程陪伴的志愿者,在采访老外的时候,志愿者兼做翻译。除去这点,青风自信地表示自己和其他同行并没有区别:“在这里,我首先是一名记者,然后才是残障人。大家可能在看到残障人时,天然给他划一条线。连一些残障人自己都觉得个人能力有限。其实不是这样。”

  开幕式前的连线节目中,青风激动地向大家介绍开幕式门票上刻着的盲文。“那上面写着我们的心声:超越、融合、共享,真希望大家能用一颗平常心来对待我们。”

  “我相信这一天会很快到来。”采访过上海特奥会的解岩难忘那一幕——赛场上所有的志愿者和普通市民,一起为智障人士的一个简单动作加油鼓劲,“我相信残奥会的最终结果会跟上海特奥会一样,大家融合在一起,我想这也是奥林匹克精神。” (特派记者 吴杨)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