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传媒 > 传媒要闻 > 正文

一路向南,与那些守护者同行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报 作者:杨琼 发布时间:2015-04-28 08:01
分享到:

  □讲述人:杨琼

  人物素描

杨琼(左)在华阳礁采访。

杨琼,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新闻中心采编部记者。自2008年工作以来,长期奔跑在新闻一线,主要负责军事以及重大突发事件报道,先后参加了中俄海上军演、航母列装、海军远海训练、天宫号与神舟飞船发射及交会对接等重大新闻事件的报道。多次获得中国国际广播新闻奖等省部级新闻奖一等奖,以及“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标兵”“广电总局2010-2011年度精神文明先进个人”等称号。

在祖国的最南端——曾母暗沙,我曾跟随海军舰艇编队在南海展开战备巡逻。我要讲的第一个故事的主人公叫徐晓波,是一名从军10多年的老兵。

农历大年三十,徐晓波要在零点值班,我们就约好,我跟所有的战友们一起在战位上过除夕。徐晓波跟我提出了一个请求,他特别希望我给他拍一张值班的照片发在网上让家人看看,因为他已经10年没有跟家人一起过年了。儿子9岁了,可是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只有短短的88天。虽然心里充满了内疚,但徐晓波也有很多骄傲。他说,自己文化程度不高,但是唯一能辅导孩子的功课就是地理。他曾在世界地图上给儿子指着说:“你看,这里是南海,这里是马六甲海峡,这里是红海,这里是亚丁湾,这都是爸爸的舰艇航行过的地方。”从此,只要老师在课堂上提起世界地图,他儿子就会骄傲地指着地图说,自己的爸爸在世界地图上面上班。他年幼的儿子可能还不明白,这些深蓝色航线记下的是他爸爸的骄傲,更是一个国家崛起的航迹。

在我国有官兵驻守的最南端岛礁——南沙群岛的华阳礁,我要给大家讲的第二个故事的主人公叫张晓刚,他是一位驻守南沙15年的老兵。

我们开玩笑说,本来是哥哥的年纪,却想叫声大爷。那是由于张晓刚的脸上刻着海水冲刷的痕迹,看起来格外苍老。按理说,在那么遥远的地方,最期待的应该就是收到家里的信。但是张晓刚却偏偏最怕看到信。我问他为什么,他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那时他刚当兵不久,岛礁上的通信条件还比较差,几个月才能收到一封信。有一天,终于收到了家里的一沓信。他打开第一封信,说他养了好几年的老母猪死了;第二封信说他爸爸生病了,不用担心家里;他打开第三封信,上面说,他爸爸已经去世了。就这样,十几年过去了,虽然南沙的通信条件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但张晓刚依然驻守在国土的最南端,守卫着这片并不安宁的蓝色国土。临走时,张晓刚送给了我一朵种在罐头盒里的太阳花。那是南沙岛礁的礁花,那朵花向着太阳,也向着家的方向。

我在南沙问很多驻守在那里的官兵,你们想过离开吗?他们说,礁盘再小,代表的是国家的主权。只要祖国需要,他们愿意在南沙待一辈子。

不过,一路向南的故事虽然充满温情,但温情的背后却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弥漫硝烟。我依然记得,当我们的舰艇编队已经穿过海峡,进入辽阔的西太平洋,某国家的舰机随即对我们进行了跟踪监视。他们的舰艇一路紧紧跟随,随后,一架P3C巡逻机突然出现在我们的舰艇附近。这架飞机在我头顶不到200米的位置盘旋,机身上的国旗和编号甚至飞行员的脸都清晰可见。一股浓浓的硝烟味扑面而来。当时,正在驾驶室的我快速按下了快门,把这张外国巡逻机干扰我们正常训练的照片拍了下来。随后,马上通过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各种外语网站向世界发布。那一刻,我从没觉得如此的着急。因为,作为一个国际传播的工作者,舆论场就是我们的战场,我们要抢的不仅是时效,更是国际舆论的先机,我们要快速地把最真实的信息传递给世界。

今年是我当记者第七个年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在7年里,我曾经在出海的时候因为晕船吐得七荤八素而想跳海,曾经晕倒在海拔5000米的阿里雪山上,曾经因为采访神舟飞船发射差点错过自己的婚礼。但是,反而是这些小小的磨难让我更加珍视记者这两个字赋予我的神圣使命。感谢记者这个职业,让我在最美的年华见证了这个国家最美的成长。我所讲述故事的主人公,他们不是道德模范,不是时代先锋。他们的名字可能不会被很多人记住,但是他们是最基层的守护者,他们用责任与坚守挺起了一个民族的脊梁。

19世纪末,清代政治家魏源在《海国图志》中设计了中华民族“大海国”的战略构想。几乎在同一个时代,美国人马汉提出海权理论。海洋,已成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的战略基石。我想,作为一个个体,每个人的视野和经历都是有限的,随着我们慢慢长大,我们认识了天空,认识了陆地,认识了海洋。而作为一个记者,我们的成长不仅让我们了解了自己,了解了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时代,更加了解了我们在这个时代为这个国家所要承担的使命。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