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三言两语 > 正文

破卷古今消永日,临窗昏晓送流年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王和君 发布时间:2018-12-24 16:04
分享到:

  最近,当湖南大学岳麓书院陈谷嘉教授将20多万字的《清代理学伦理思想研究》书稿交到我手中时,他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高兴地说,今年正好是改革开放40周年,而他的学术梦基本实现了,可以对自己有一个交代了,也是对改革开放40年的一份献礼。接着

他深情地回忆起他1978年7月参加中国社科院 “理论与实践问题哲学讨论会”的情形。他是湖南省两名受邀与会的学者之一。这是一次具有学术和政治双重意义的大会,是推动思想解放的会议。陈老师从1963年后,已封笔十五年,没有写过学术文章,笔已生锈,思想封闭但在会议的感召下,大胆发笔,写出了《如何才是真正捍卫毛泽东思想》一文,并在会上做了20多分钟的交流。陈老师说:“这次会议虽已过去四十年,但给我的教育和启示影响到我以后一生的学术研究。科学春天的到来,极大地开拓了我的思想空间,打破了思想闭塞,在解放思想大潮冲击下,坚定地走上学术研究的征途,虽然已达到85岁的高龄,但仍走在学术征途上。”


“宋元明理学伦理思想研究”丛书

  《清代理学伦理思想研究》是“宋元明理学伦理思想研究”丛书中的一种。丛书中《宋代理学伦理学思想研究》2006年出版,《元代理学伦理思想研究》2010年出版,《明代理学伦理学思想研究》2015年出版。《宋代理学伦理思想》获首届湖南出版政府奖图书奖,《元代理学伦理思想》获湖湘优秀出版物奖和中国大学出版社优秀学术专著一等奖。2016年,“宋元明清理学伦理思想研究丛书”获得湖南省重点出版物专项资金资助。
  陈老师的理学伦理思想研究工作虽然酝酿很早,但正式启动是在他退休后的2003年。老年人退休后应安享晚年,修养休息,快乐健康、安逸请先地生活,但陈老师却说,他年青时期处于政治运年代,学业荒废,时光虚度,不堪回首,虽然后来赶上了科学的春天,但时光短暂,又有诸多行政事务缠身,没有静下心来好好做学问,现在退休了有时间了,正好可以填补和挽回失去的时光。陈老师就这样争分夺秒地开启了他第二个学术生命期。
  陈老师书房兼卧室的窗户两边挂着他自己撰写、著名书法家周旭书写的一副对联“破卷古今消永日,临窗昏晓送流年”。这幅对联见证者、陪伴着、诠释着他退休后的治学和写作经历。上午九点至十一点半写作,午饭前半个小时读报。中午休息。下午两点半至四点半习作,四点半到六点在校园和岳麓山散步。晚上看电视,《晚间新闻》后入睡。这种有规律的治学和写作生活让陈老师感到多么惬意啊!但天不遂人愿,陈老师家最近几年发生了巨大变故,他自己也生了几场大病,他经受了巨大打击和病痛的磨难。2003—2006年,在写作宋代理学伦理学思想研究》时,他的老伴身患骨癌,陈老师要经常陪护,晚上几次起床为老伴喂药。老伴在书稿完稿三个月之前去世。2008年,陈老师正在写作《元代理学伦理思想研究》时,他的刚过40岁的爱子突发脑梗阻而死去世。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两年时间里,丧妻丧子,天崩地陷,那是真正的痛!2014年在《明代理学伦理思想研究》还没完稿时,由于长期紧张的劳动写作,陈老师得了胃炎,发高热被迫住院。不久鼻子上长了一个小肿瘤,经历了四次手术,住院一个多月。就是在住院中,他强振精神,完成了六万字的书稿。这些书稿是我从医院看他时带回来排印的。2016年暑假期间,陈老师正在从事清代理学伦理思想研究时,又因为细菌感染得了一场重病,住院一个多月。
  在经历了丧妻丧子的巨大悲痛和打击,经历了自身病痛的折磨和煎熬后,陈老师不但挺住了没有倒下,而且高质量地完成了《宋代理学伦理学思想研究》《元代理学伦理思想研究》《明代理学伦理思想研究》《清代理学伦理思想研究》四部著作的写作和出版。四部著作共计140万字,从2003年至2018年,时间跨度为15年。除此外,这期间,他出版了一部回忆录《岁月留痕》,在《红旗文稿》《光明日报》等报刊上发表了《中国古代文明起源的特殊的路径与中国古代民本思想》等数篇论文很有影响力的论文。这需要何等的毅力!很多人问他动力来自何处,我也问过他。他微笑着说:“这是对我老伴的承诺,也是对我自己的承诺。孔子讲为学要为己我退休之后从事这项研究是毫无功利的为己之学。我上世纪80年代提出了研究学伦理思想的目标,有了这个目标,就有了动力。我从事学术研究可谓是一种积极休息的晚年生活方式。我的学术梦支撑我走过了艰难的岁月。延长学术生命也等于延长寿命。”他的话不禁让我想起孔子的自况:“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陈老师的著作出版后,得到了普遍好评。如:中国人民大学肖群忠教授在《中国伦理思想研究的回顾与展望》(道德与文明2011年第一期)一文中指出,在断代史研究领域有三本专著值得关注。其中两本是陈老师的《宋代理学伦理思想研究》和《元代理学伦理思想研究》。肖教授认为陈老师这两部断代史著作填补了该领域研究的空白,其学术独创性难能可贵。《道德与文明》《伦理学研究》《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文汇报》等报刊有多篇书评高度评价了陈老师的这几部专著。2016年10月25日时任国家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副主任、中宣部理论局局长、著名伦理学家夏卫东在给陈老师的来信中说:“丛书不愧是我国伦理学界的大作,应当加以宣传推介”,“断代的思想史是最难的,最见功夫的,当前学术界正需要您这样的精神”。

(作者系湖南大学出版社副总编辑王和君)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