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要闻 > 正文

汪晓军:过年读书记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汪晓军 发布时间:2019-02-11 09:17
分享到:

51.jpg

  □中共党史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 汪晓军


  读完《漫漫自由路:曼德拉自传》,已经是腊月二十三了,再信手涂鸦写下一点读后感文字,就是腊月二十七八了。这部书5年前买下,正经开读到了去年国庆之后。其间读得有一搭没一搭的,只是在不加班的双休日有些明显的进度,平日读得挺慢,还要搜索网络寻找相关内容以丰富阅读。这显然是厚书“读厚”的笨办法,60余万字,断断续续4个月,读完全书,摩挲书本,竟然不觉得厚了。经过了“读厚”的过程,才有了“读薄”的感觉。


  这种感觉挺好!便琢磨,过年了,该读些什么书呢?当然最好是过年一样轻松愉快的休闲阅读!惬意地使用大块时间的阅读,才算是休闲。恰好收到前辈作家黄英先生寄来的两部新书:《陇右民间传统童谣与游戏》《灯窗散论》。前者是有分量的研究性编著,后者是文史文化文学论稿集成。黄英先生上世纪80年代初以童话集《九眼泉》知名,我后来有幸做过他的散文随笔集《心海帆影》的责任编辑,也为他的其他著作提供过编辑服务,见到他自序里写道:“退休,对我来说,其实是‘退修’。退到自己热爱的领域里来,获得自修补课的宝贵时间,引发起对诸多疑惑探究的兴趣,感到其乐无穷!”深以为然。于是买了《景恒街》《会饮记》《伪满洲国》,作为过年休闲阅读的延伸。


  实际上,我计划里过年要阅读的是《牵风记》和《人类群星闪耀时》。


  《牵风记》,2019年新年前后,各方宣传十分热闹。军旅作家徐怀中上世纪发表在《人民文学》1980年第1期的小说《西线轶事》,是中国军事文学的里程碑式作品。时隔39年,这部《牵风记》在《人民文学》2018年12期隆重发表,2019年春季北京订货会上还有单行本推出,被誉为军事文学的创新之作。我的阅读,有期待也有担忧。这是因为,作家开笔时,毕竟已经是年过85岁的耄耋老人了,这部“创新之作”,还能不能像当年《西线轶事》那样元气充沛?《牵风记》是13万字小长篇,读下来倒还算紧凑紧致,保持了一定的元气,这很难得。《景恒街》作者迪安风华正茂,还与徐怀中同时获得“弄潮杯”2018年度人民文学奖,所不同的是徐怀中的奖项是“改革开放四十年特别贡献奖”,《牵风记》被认为是“属于他自己更属于文学史的印记之后的一次新的镌刻”。而迪安以《景恒街》获得“长篇小说奖”,评价也很高。元气于作家,分量几何?等读了《景恒街》,再来判断验证我的揣想吧!


  《人类群星闪耀时》版本颇多,我选了中华书局2017年“国民阅读经典”版本。这部茨威格的传记作品非常著名,以生动描述历史人物最关键时刻的重要史实而吸引着广大读者。在茨威格的中文读者里,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等小说作品的读者,另一类是《三大师》《人类群星闪耀时》等传记作品的读者。我对茨威格的传记作品充满兴趣,用生动精彩的文学笔法,将一个历史人物写得栩栩如生,将一个历史场景写得如临其境,将一个历史事件写得出神入化,没有对于历史事件的全面研究,没有对于历史场景的仔细考察,没有对于历史人物的深入体察,是不可能做到的。休闲阅读的状态,让我用3天整块的休闲时间,一气儿读完了这部书里的14篇人物故事,还真有大快朵颐之感!在我的计划里,接下来要读的就是《会饮记》了。李敬泽这部散文集,此前偶尔读到若干片段,依稀觉得也是拿历史说事儿的。我想看看,两个有些阅历的男人的年岁相当却不同年代的写作,谁的元气更丰沛些。


  至于迟子建的《伪满洲国》,厚厚两大册,据说近70万字。我拿定主意,节后用两三个月时间阅读,因为我知道,这是一部元气充沛的用心之作。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