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要闻 > 正文

知识产权维权成本高待解,法官说—— 先降低发现认定成本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袁舒婕 李婧璇 发布时间:2019-03-15 08:42
分享到:

  本报讯 (记者袁舒婕 李婧璇)最高人民法院3月10日联合知乎在“知乎圆桌”上,共同发起主题为“如何解决知识产权侵权成本低、维权成本高的矛盾?”的问答讨论。截至3月14日19:30,已有711598人次浏览了这个话题讨论。


  最高人民法院法官朱理说,要回答这一问题,首先需要了解侵权成本低和维权成本高的原因所在。知识产权侵权成本低主要是由知识产权的特殊性所决定的。损害赔偿数额也是决定侵权成本的重要因素之一。此外,与侵害物权等有形财产权相比,权利人维护其知识产权时需要付出相对更多的调查取证成本、法律服务成本等。因此,与有形的物权相比,知识产权维权确实需要付出更高的证明成本和维权代价。


  朱理表示,要降低维权成本,就是要降低发现侵权的成本、认定和制止侵权行为的成本。其中,降低发现侵权的成本和证明侵权行为的成本至关重要。


  朱理举例,对于一方当事人已经尽力举证仍无法提供相关证据,有证据证明对方当事人持有该证据但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的,推定一方当事人所主张的需要以该证据证明的事实为真实;一方当事人故意毁损、隐匿证据、伪造证据、阻碍和抗拒证据保全或者妨碍证人作证的,推定该证据或者证人所证明的事实不利于该方当事人。


  “对于严重违反诚信原则,毁损、隐匿和伪造证据、阻碍和抗拒证据保全、妨碍证人作证等不诚信诉讼行为,坚决依法予以制裁。”朱理表示,在海南旅游卫视诉爱美德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中,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当事人提供伪证行为处以法定上限100万元的罚款,彰显了人民法院加强诉讼诚信建设的决心。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