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一次选题策划会引出行业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古籍出版重“道”更要重“术”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章红雨 发布时间:2019-03-15 08:51
分享到:

  老总们认为,古籍整理与古籍出版密切相关,但毕竟分属两个不同系统,前者应侧重稿件质量,后者应侧重图书质量。研究课题及成果应着眼于典型案例,着重解决古籍出版编辑中“术”的不足。


  □本报记者 章红雨


  “古籍出版编辑学历高,但并不代表实战能力强。”3月9日,在南京举办的“古籍出版专题研究”研讨会上,凤凰出版社原社长、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江苏文脉编辑出版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姜小青这样感慨。


  这次研讨会实际上是邀请古籍出版社老总们参与的一次图书选题策划会,因由来自姜小青2017年获得中宣部“全国宣传系统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工程”专项资助课题。如何用好国家给予的专项经费,从事古籍出版工作近30年的姜小青认为,借助古籍出版社老总们的“脑力”,出版一本有助于古籍编辑工作的实用性图书,比自己写一本学术专著更有意义。


  姜小青的想法一提出,立即受到与会古籍出版社老总们的热烈响应和支持。多年来,人们习惯了古籍整理与古籍出版之间的共性,这让古籍社老总们愈发认识到,忽略两者之间的差异和侧重点,往往是导致古籍编辑实战能力趋弱的主要原因之一。


  广陵书社总编辑曾学文说:“我是从编辑做起的总编辑,深感实例讲解对解决编辑工作难题的重要性。”


  上海古籍出版社社长高克勤也认为,古籍编辑普遍反映古籍出版培训班上收获最大的,是总编辑们讲解的实战例子。比如,怎么策划选题?怎样编辑加工?怎样宣传营销?完全从一个古籍编辑视角出发,很容易引起共鸣。


  选题得到大家的肯定,什么样的书名,组织怎样的文章,又成了老总们热议的第二个问题。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副总裁彭卫国说,书名可以叫《古籍编辑释例》。书中配有书影,让年轻的编辑看看当时稿子是怎么改的。书中还可以印有二维码,让更丰富的图书加工过程和方法借用数字影像技术呈现出来。


  “古籍整理与古籍出版是有区别的。”一直听着大家发言的巴蜀书社社长林建说,“近些年社里招聘的编辑普遍存在基本功弱的问题,可是现实中古籍出版业务指导性强的图书几乎没有。尽管高校培养研究生也教‘术’,但不是古籍出版的‘术’,这个选题非常适合古籍出版社的现实需求。”


  重“道”更要重“术”,是与会古籍社老总们的共识。老总们认为,古籍整理与古籍出版密切相关,但毕竟分属两个不同系统,前者应侧重稿件质量,后者应侧重图书质量。研究课题及成果应着眼于典型案例,着重解决古籍出版编辑中“术”的不足。


  正在从事古籍出版口述史研究的中华书局原副总经理余喆建议,可以关注中华书局微信公众号转发的年轻编辑的做书体会,年轻编辑与年轻编辑容易沟通。


  不求全面,只重视解决古籍出版中存在的问题,中国对外翻译有限公司总经理、“古籍办”原常务副主任、中华书局原副总经理黄松的提议,得到姜小青的积极回应。姜小青说,如果这本书中有几篇文章,能够对年轻古籍编辑稍有一点点帮助,这本书的出版目的就实现了。


  那么怎样编辑这本书?是老总们讨论的第三个环节。曾学文、余喆建议进行图书分类编辑,比如名家论出版、总编辑审稿意见……中国书店出版社总编辑马建农建议分三部分,即重新认识古籍出版研究的重要性;厘清古籍出版的编辑规律及需要注意的问题;列出典型案例,比如审读报告、编辑加工方案等。


  有共识,也有分歧。在推动古籍出版列入研究领域共识下,与会古籍社老总们还呼吁,要重视古籍出版理论、方法研究,特别要强调古籍整理理论与古籍编辑实践相结合,要重视古籍编辑实战技能培养等。一个图书选题策划会,不知不觉间成为解决问题的交流会;一群从事古籍出版的人,由于共同热爱的事业又一次走到了一起。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