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三言两语 > 正文

以文献探索佛教中国化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张淼 发布时间:2019-06-28 13:52
分享到:

    在中国佛教史上,南北朝佛教上承汉魏两晋佛教之初传,下启隋唐佛教之鼎盛,是中国佛教持续上升阶段的一个过渡时期,同时也是中国佛教史上一个“百家争鸣”的时代。这一时期,印度的佛典继续输入,绝大部分印度佛学思想都在此时传入中国,而且中国佛教出现了毗昙师、涅槃师、楞伽师、成实师、三论师、地论师、摄论师、地持师等学派,并最终在隋唐时代发展出佛教宗派。与此同时,在三教关系、政教关系以及佛教信仰形态和信仰表现形式等方面都呈现出与众不同的特点。因此,历代佛教史学家都特别重视南北朝佛教。

    任继愈先生《中国佛教史·序言》指出,南北朝时期“反映时代思潮的佛教经学体系初步形成”。任先生所说的“佛教经学”,指的就是佛经的翻译和注疏,以及佛教史传学、佛教典籍的目录学等。佛教史传学以《弘明集》为代表,该书收录了东汉至南朝齐、梁五百余年间的重要佛教文献,是中国早期佛教史上非常重要的一部史传著作;佛教典籍的目录学以《出三藏记集》为代表,这是中国现存最早的佛教文献目录,对后世编制文献目录影响甚巨。可见,南北朝的佛教文献学也是非常发达的。后来,在历史的发展中,受编年体史书的影响,也出现了一些编年体佛教史书,如《隆兴佛教编年通论》《佛祖历代通载》等。但是,这都离不开南北朝佛教文献学的重要启发作用。

    如今,进入新时代,当我们用现代学术方法来研究南北朝佛教的时候,我们发现,尽管已经有不少关于南北朝佛教研究的学术成果,并分别用文献学、历史学、社会学、考古学、美术史甚至是思想史等方法进行了研究。但在基础资料方面,从文献学的角度对南北朝佛教逐年展开探索的学术成果却几近缺无,对于在文献学方面有巨大贡献的南北朝佛教来说,这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李利安、崔峰合著《南北朝佛教编年》于最近由三秦出版社出版,终于填补了这一学术空白。从文献学角度来说,《南北朝佛教编年》意义重大。该书搜集整理了有关南北朝时期佛教历史的所有资料,不仅有大量传世的文献,还有很多宝贵的考古资料,还借鉴了学术界的最新研究成果,诚如该书介绍所说,“广泛参考了学术界已有的研究成果,通过对各种文献资料中涉及南北朝佛教史内容的全面整理和研究,充分发掘整合了传世文献和出土文献,吸收纪事本末体的优点,以时间为经,以事件为纬,将不同文献中的同一事件之记载归纳,给学界和社会清晰的南北朝佛教历史发展脉络,并尽可能让原始文献自己说话,这样既避免了史实描述时可能出现的理解偏差,也有利于读者们根据原始资料的记载自己辨别史实的真伪,并在此基础上理解史实的演进轨迹和内在关系”。

    因此,《南北朝佛教编年》可以看做是一部文献架构起来的南北朝佛教史。全书引用文献一千六百余条,依据这些文献的自我诉说,从公元386年开始一直到公元589年期间逐年铺开的佛教历史事件全部展现在读者眼前。在这一波澜壮阔的南北朝佛教史中,既有域外来华僧人,也有西行取经僧人,还有译经僧人;有帝王的信仰与排佛,也有民众的造像与碑刻;有弘法讲经,也有造疏论义;有祈雨求福,也有大型法会;有三教论争,也有夷夏之辩,等等。这是运用文献学方法整理南北朝佛教的重要学术成果。在这一成果中,我们可以看到,各阶层的信仰在这二百多年间呈现出跌宕起伏的画面与场景,让人感受到的是早期佛教中国化的艰难历程。因此,在研究南北朝佛教的时候,这本书是非常难得的一本参考书目。

    总之,远在南北朝时期,佛教文献学已经取得重要成果,而当我们在今天运用新的学术方法来研究南北朝佛教时,应该贡献出一部重要的文献学著作,而《南北朝佛教编年》就是这样的一部著作,这是佛教学术界值得称道的一件事。(作者单位:曲阜师范大学)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