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要闻 > 正文

自己住破屋 书“住”大瓦房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张席贵 发布时间:2019-07-12 09:05
分享到:



    金鹏,是一位年近八旬的老党员。17年前,他用“积蓄+赊账”的方式在辽宁省彰武县后新秋镇乐园村盖起150多平方米的农家书屋。17年来,他所有的心思都在让农民读好书上,老两口自己却至今还住在低矮的小屋里——


□本报记者 张席贵 文/摄


   

 金鹏自费为村民盖的农家书屋。

 

 

    

金鹏现在仍住着的小房子。

 

 

  

  金鹏指着相框里“耕读小学”学生的合影说,办个书屋是那时就有的初心。

 

 

    一个小小的篱笆院,有几间“四不像”的房子,因为时常漏雨,房顶铺了一层油毡纸,为防油毡纸被风刮走,在上面又压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砖头。这房子本来是长方形,由于两间房不够住,房子的北侧又被接了一块儿出来。

    而与此相隔400米之外,在水泥路的一侧,3间挂着“三乐书屋”牌匾、贴着白色瓷砖的大瓦房格外醒目。这3间房子,足足有150多平方米,里面整整齐齐摆放了1万多册各类书籍,还有各种报纸、杂志。

    这两所房子的主人叫金鹏。作为辽宁省阜新市彰武县后新秋镇乐园村农家书屋管理员、年近八旬的共产党员,金鹏的诗和远方,就是宁肯自己住陋室,也要让村民在宽敞明亮、出入方便的农家书屋里读上书、读上好书。

    金鹏1965年入党,在教育岗位上工作了一辈子,2001年退休。2002年,他以微薄的积蓄+赊账等方式投入了17万元盖起农家书屋,然后用退休金一点点还账。此后的17年,没有极特殊情况,书屋定点开门。为此,17年间,金鹏和老伴从来没有出门旅游过。

    初心

    在缺书的岁月里孕育

    彰武县地处科尔沁沙地南部。1960年7月,19岁的金鹏在该县后新秋镇平安地村博音花屯开始他的第一份教育工作。

    当时,博音花屯没有学校,为了解决一至三年级孩子们的上学问题,政府抽调出15个人补充到教育岗位上。然而博音花屯非常偏僻,没有公路,一脚踩下去,鞋子里全是细软的沙子,没有人愿意去。

    “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小组长李占海骑着一匹大白马到我们屯找我,让我去他们屯教学。”从家到博音花屯要步行往返9公里的沙路,但李占海的盛情,一下触动了金鹏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他答应到这个地方任教。

    两间破旧的泥草房,10多个家庭贫困的孩子。金鹏回忆说,这是一所新创办的小学,取名为“耕读小学”,老师只有他一个人,不仅要教语文,还要教数学。

    1965年,由于工作中不怕苦、不怕累,党叫干什么就干什么,金鹏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金鹏的事迹经彰武县教育局上报后,辽宁人民出版社在一本结集出版的学先进的书中,以“远学雷锋 近学金鹏”为栏头,以《半农半读战线上的志愿兵》为题,对金鹏的先进事迹进行了宣传。1971年,金鹏转为公办教师。

    “那个时候除了课本,很难找到别的书来读。”金鹏对记者说,那些年的记忆,以及从事了一辈子教育事业的经历,让他在退休后,坚定了为农民盖一个“长”在身边的、像样的书屋的想法。

    使命

    60岁到77岁的“长跑”

    这个行动落地后,就有了他从60岁到77岁,为农民阅读服务的“长跑”。

    2001年,金鹏退休时,国家还没有启动农家书屋建设。当时金鹏想,要是能够办一个书屋,让当地的村民闲暇时能来看书,尽快地提高他们的科学文化素质,那该是一件大好事。

    办书屋需要有专门的房间、有相应的书籍。刚刚离开教育岗位的金鹏,除了自己家有500多本书外,其他的条件都不具备。

    金鹏所在的乐园村是后新秋镇政府所在地,人口密集,交通顺畅。尤其是赶集的时候,十里八村的人们都会聚拢过来。金鹏考虑到办书屋要惠及更多人,于是和老伴商量,拿出家中的1万元积蓄,在交通便利的村口,购买了两间小土房作为书屋。

    金鹏向记者回忆,他把家中的书籍全部拿到了书屋,同时找老同事你10本、他8本地进行募集。这样虽然募集来一些书,但是仍然觉得书不够用。一天,他突发奇想,可以到彰武县的各个部门去试一试。让金鹏没有想到的是,不管到了哪个部门,也不管认识不认识,只要说明来意,工作人员大多都很热情地为他找书,每次从县城坐小公共汽车回村时,拎着一捆捆书籍,他有一种满满的幸福感。

    书多了,两间小土屋明显放不下了。“那两间小土房的举架结构特别低,而且到了雨季,还不时往屋里漏雨。”看着一些书淋上了雨,金鹏很焦急。他有3个女儿、一个儿子,虽然孩子们陆续长大成人,但老伴没有工作,生活上都靠他一个人的退休金。

    为了实现盖上一所宽敞明亮书屋的梦想,金鹏想了好多办法。最后,他想到了赊账先把书屋盖上,然后再用退休金一点点还。 

       “金老师想盖书屋就像着了魔一样,他总说农民得有一个学习的地方,耽误不得。于是向我赊了十来万元的材料。”7月3日,记者找到张录文时,他说起金鹏,话语中透着佩服。

    张录文和金鹏是邻居,并且在一个单位共过事,他觉得金鹏做事特别扎实、可靠,人品好。张录文说,当时金鹏手里也就有五六万元,其余的沙子、水泥、钢筋等材料,全部是赊来的。

    说到做到,书屋盖成后,金鹏每个月发退休金后,除了留下微薄的生活费外,全部在第一时间去还账,直到好几年后,这个账才一点一点还清。

    2010年,一些有钱的人家已经开始在镇上买商品楼,那时候房价还不高。“我还赶上了两次集资房,一次是镇政府集资,一次是学校集资,但是因为没有钱,盖书屋还欠下了外债,没有买成楼房。”金鹏对记者说,以至于到现在,家里仍然没有楼房,还住在已经有几十年历史的破旧房子里。

    “他就像是长到了那个书屋里一样,每天起早去,中午和晚上把饭做好了,有时不叫他他都不回来。”金鹏的妻子、76岁的周玉珍说起金鹏来,半是心疼,半是理解,但对于投入书屋这么多钱,当时在镇里可以买两个100平方米的楼房,也有些遗憾。

    记者在金鹏家中采访,恰巧遇到已经90岁高龄的村民老孟来串门,她对金鹏的为人竖起大拇指说:“这是一个好人啊!”

    金鹏的女儿金艳丽说:“我爸爸退休了18年,办了17年书屋,他除了最远到过锦州去取要来的书籍外,从来没有和我妈妈去旅过游。”

    记者看到,金鹏用鞋盒子装了满满一盒子车票,都是他到彰武县各个部门要书时存下来的。他仿佛自言自语地说:“我就出过这些次门,但是每次回来大捆小捆都不空手。”在说这些话时,记者看到金鹏的眉宇之间,不时浮现出灿烂的笑容。

    心愿

    乐己 乐民 乐国家

    在办书屋之初,金鹏就将书屋取名为“三乐书屋”,谈到缘由时,金鹏笑着说:“三乐就是乐己、乐民、乐国家。为百姓服务的同时自己还能读书,是乐己;带动别人读点好书长见识,是乐民;群众素质提高了,生活富了,是乐国家。”

    三乐书屋在全国农家书屋建设展开后,挂牌农家书屋统一管理。2011年,金鹏被原辽宁省新闻出版局授予“农家书屋读书示范户”。2012年,获原新闻出版总署授予的“全国优秀示范农家书屋”。2014年,原辽宁省新闻出版广电局、辽宁广播电视台曾联合组成农家书屋公益广告拍摄组,将金鹏的事迹拍摄后在全省多家电视台播出。同年,金鹏在辽宁省首届“四佳人物”评选活动中获得“最佳藏书人”荣誉称号。2016年,被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评为全国“书香之家”。

    “金鹏是我的老师,他家离我家有7公里的距离,听说他办了一个书屋,我就去找他,想多看看书。”后新秋镇白音皋村村民邓国轩今年67岁,早在2004年,他便是书屋里的“常客”。

    邓国轩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去找金鹏时,金鹏知道他愿意看书,特别高兴。临别时,给他装了满满一兜子书。爱书如命的金鹏,对于同样爱书的村民,却舍得给他拿到家里去。

    邓国轩的到来让金鹏想到,应该让书屋服务更多的人。

    “一个60多岁的老人,有时一个星期、有时半个月、有时一个月就会到我这里送书,让我们村的村民看到更新的书。”杜国轩说,金鹏在他家设立了一个“流动书屋”,先是用自行车送,后来就买了一辆电动车送。日积月累,现在这个“流动书屋”已经有4000多册书,完全能够满足当地居民的需要。

    “一个村不一定有很多读书人,但是有一部分人读书,他们在无形中就会把知识和文化传播给周围的人。”邓国轩说,以前给庄稼撒肥的时候,知道氮、磷、钾对庄稼有利,但不知道这里面的成分是什么,它们对土壤和庄稼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现在通过看书全明白了。有时候,给周边的村民讲一讲,大家也就明白了。

    早年,邓国轩家里生活困难,是当地有名的贫困户。自从有了书屋,邓国轩科学种植养殖,很快脱贫致富了。如今,他和儿子种了40亩地,还养了10头牛。邓国轩高兴地对记者说,他和很多村民都是书屋的受益者。

    76岁的李淑珍也是一个爱好读书的人。李淑珍原来住在后新秋镇邱家村,她曾经读过8年书,在那个年代,也算是一个文化人。他的老伴包国林79岁,两个人都愿意看书,经常到金鹏的农家书屋里来阅读。

    “我喜欢看小说,我老伴喜欢看报纸、杂志,还喜欢看体育方面的新闻。”李淑珍向记者介绍,尤其是这几年,她家搬到了镇里,去书屋阅读就更方便了。

    在说到对金鹏的评价时,李淑珍说金鹏不抽烟、不喝酒,无论是谁去他的书屋,金鹏都是笑脸相迎,并为村民烧好开水,热情服务。对于一个退休的老同志来讲,能坚持这么多年,真的是很不容易。

    榜样

    是文化坚守,更是精神弘扬

    镇政府各部门看过的报纸,每天金鹏都去收集过来,扩充书屋报刊“容量”,所以他和镇里的各个部门都比较熟悉。后新秋镇党委宣传委员何薇说:“金鹏老师17年如一日无私奉献,一心为全镇的文化事业倾注心血,为提高群众的思想文化道德素质默默付出,为我们树立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榜样,也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与担当。”何薇认为,每一名党员干部都要向金鹏学习,在实践中不断提升服务群众的水平。何薇同时表示,他们也将积极配合好金鹏将农家书屋越办越好,发挥最大的作用。

    记者在采访时,恰巧碰到辽宁大学广播影视学院广播电视编导专业研二学生魏聪。她在爸爸的陪伴下,专程来到金鹏的农家书屋采访。“我明年就要毕业了,要向学校交一份毕业作品,在网上查到了金老师的故事。”于是,从今年6月起,魏聪这是第三次来对金鹏进行专访。

    “来到现场后,感觉更加感动。”魏聪说,金老师4个子女都已经成家立业,他一个月有3900多元的退休金收入,按理说去旅游,或者走走亲戚,都是常理中的事,而他坚守这方文化阵地17年,今天仍然在继续,这值得他们这一代孩子学习。

    “他这个人从参加工作时起,就一直在奉献;从根本上讲,他的心里就总想多为村里人做点好事。”刚刚从沈阳出版社退休的杨敏成说,他的父母曾与金鹏相识,2002年,金鹏找到他,想要一点免费的书给村民读。

    杨敏成一听这是一件好事,从那个时候起,就把自己的一些藏书,还有单位的一些书都捐给了金鹏的书屋。

    彰武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张岩认为,金鹏办农家书屋十七载,为农民构建了一个精神家园,体现了一位老党员执着的“文化坚守”,应该在全社会得到弘扬。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