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三言两语 > 正文

一部激荡人心的“下南洋”命运交响曲

——读蔡葩新作《南洋船歌》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郑 爽 发布时间:2020-03-03 10:34
分享到:

  海口市骑楼步行街有一组令人驻足流连的雕塑:年轻的妻子身背、手牵幼儿,默默地为 远渡南洋谋生的丈夫送行。神情忧伤但没有一滴眼泪,脸庞刚毅却多少有些惘然。都说雕塑背后是有情节的,我们能够想象,丈夫走后她肩上的担子有多么沉重:敬奉公婆,抚养儿女,扶犁耕作,操持家务,更不要说静夜对丈夫的无尽思念和对未来生活的恐惧和担忧。笔者多少次站在这组雕塑像前,思绪连翩,既有对未知命运的同情,更有对勇敢承担者的敬重。

   作为南洋叙事三部曲之一,《南洋船歌》在更加广阔的历史画面上向读者展示了“下南洋”的悲欢离合:不仅有异国他乡寄人篱下的艰辛,有刻骨铭心的离愁别绪,也有创业成功者的的足迹,以及他们因为远离祖籍地而显得更为浓郁的家国情怀。作品在娓娓叙事的曲折中,努力探寻人物深沉而起伏的内心世界,带着读者去欣赏人性之美、我们民族的文化心理之美。当我们读完那篇被冠为书名的《南洋船歌》口述历史之后,仿佛听到了一部激荡人心的下南洋命运交响曲。

一部激荡人心的“下南洋”命运交响曲.jpg

《南洋船歌》书封 海南出版社供图

  海南岛东部以至闽粤沿海船民早有趁风信往还东南亚“番国”从事货物交易的活动,但是群体性地“下南洋”,出现在19世纪之后,那是清朝统治从虚假的强大走向衰落的时期,鸦片战争的一败涂地更让封闭的社会江河日下,积贫积弱。清末民生凋敝,东南沿海贫苦民众冒海浪之险后先“过番”谋生,企望改变命运,这是最初的动机。无情的现实是失意者比比,但是一批幸运者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苦心经营站稳了脚跟,开创出一片新的天地。《南洋船歌》为读者开启了这一独特群体的艰辛生涯和内心世界,虽然从以往的读物中我们已多少有所了解,却仍然能够获得一些新鲜的领悟。

  最早冒着生死不测到南洋谋生的,不是饱读诗书、牢记“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传统知识分子,而是底层民众。他们大多没有文化但并不缺少接受新事物的热情,在保留祖居地文明习俗的同时,并不拒绝工业文明的熏陶。新的技术进步、新的管理观念很快被接受和运用,并且努力通过各种渠道输送到祖籍地,逐渐蔚为风气。哪怕是一件来自西洋的器物,一幢具有西洋风格的建筑,都似乎是在向封闭的故园透露时代的新风。在中国人的思想深处,“革新”是一个既古老又时的概念,一有机会就会触发。

  为了立足市场,他们费尽苦心,除了不辞辛劳和诚信敬业,对品质极致的不懈追求,是他们成功的诀窍。新加坡食肆上长盛不衰的海南鸡饭和“王共产”的白斩鸡、潮州人制作的美味牛肉丸和牛肉粿条,侨批经营者的诚信细腻,以及他们一切以顾客为中心的精细服务,其中所升华出来的商业精神,在今天的市场竞争中,仍足以作为后人的生动教材。

  至于眷恋故土,爱国爱乡,则是他们共同的 情愫。故乡是身心的归宿,是真正的“家”,这是由文化认同而来的行为指向。在海外他们抱团取暖,稍有积蓄便回乡祭祖,帮贫帮亲,进而投资置业,期望中华民族早日走向强盛。自清末民初至新中国实行改革开放,这一华侨华人的心路指向一直在延续。在国家走向现代化的艰难历程中,华侨华人有一臂之力,而且从历史上看,他们引领先声。

  更让读者为之感动的是,《南洋船歌》叙述了抗战时期南洋华侨与国家共患难,热血青年奔赴国难、回国投身抗日战争的英勇事迹,许多人后来成长为人民革命队伍的骨干,共和国的旗帜上记录了他们血染的风采。

  在中国近代急剧演进的历史天空中,南洋华侨华人讲不完的故事犹如天空中的一抹云彩,映衬着国家的盛衰。时代的风云五彩斑斓,历史记载着每一片云彩的壮观和美丽。走过漫长的道路,今天的中国是自信的,开放的,初步强盛的,并且正在与世界融合。海口骑楼老街已成为南洋文化的物质遗产,有着浓厚乡情的南洋老华侨已经逐渐凋谢,他们的第三代、第四代,枝繁叶茂,融入当地社会,把眼光投向远方,迈步走向世界,再没有先辈那么多的乡愁,有的是“我从哪里来”的寻根追问。这便是宿缘,不离不弃直至永远。

(作者系海南出版社监事会主席、副编审)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