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 > 2020 > 扶贫脱贫 > 优秀读物编辑手记 > 正文

历时三年,一本用“爱”守候而来的图画书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新世纪出版社 傅琨 发布时间:2020-04-20 10:43
分享到:

  缘起:惊鸿一瞥
  最初关注到刘雪玲老师,是因为一幅风格独特、用色大胆的布贴画:画面中,远处打眼的红色和黄色铺设出黄土高坡的层峦,近处的土堆上却有着奇特而斑驳花纹——细看才发现那是花布自带的花样和纹路,而这幅形似且神似的画作,居然是用碎布头拼贴而成的!


刘雪玲布贴画作品

  我顺藤摸瓜地在搜索引擎中输入了作者的名字,了解到原来这位作者远在几千公里的甘肃庆阳,是一位久负盛名的民间布贴画、撕纸画艺大师,还是“庆阳布贴画”的非遗传承人。
  求助于“万能的朋友圈”后,通过几层迂回的关系,我在第三天的下午拨通了她的电话,互相交换了微信作为联络方式。不用一笔一墨,请刘老师做一本拼贴画绘本——这个念头成为一颗种子,落在我的心中。
  这是2017年的秋天。

  筑梦:一叶知秋
  认识刘老师的这年冬天,我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电话那头说自己是刘雪玲老师的徒弟,让我叫她“小不点姐姐”,还给我发来几张风格粗粝的树叶拼贴画,说刘雪玲老师这个秋天用落叶讲了一个关于小蜗牛的故事。我看着手机里的拼贴画,画面跃动着的那种火红,是只有受过霜冻的叶子才有的颜色,这让长期身在南方、触目所及都只有常绿乔木的我深受触动。
  很快我就知道,原来这位“小不点姐姐”张春荣老师还是资深幼儿教育专家,她跟刘雪玲老师一起开发了一系列的幼儿园手工艺术课程,落叶拼图画只是其中一种表现方式。这一年西北漫山的红叶,让刘老师想起自己与小孙女朵朵上山摘果子的时候发生的一段“小插曲”:朵朵在落叶里发现一只小蜗牛,执意要把它带回家,在姥姥的劝说后,领悟到小蜗牛的失踪会让蜗牛妈妈牵挂担心,就把小蜗牛小心翼翼地放回了大自然里。


刘雪玲与幼儿园的孩子们一起做的手工作品

  在作者交来的初稿中,我看到了刘雪玲老师娴熟的拼贴画技艺,她让那一片片落叶重新焕发出超乎它们自然属性的神采。但是,就故事本身而言,初稿还不能达到出版的水准。我明白这段经历对作者本人意义重大,但是改编成故事又是另一回事,平铺直叙的表达让故事很难抓住幼儿读者的注意力,这对绘本故事来说几乎是致命的硬伤。
  我提出让儿童文学作家重新改写故事文本的建议,两位图画作者思考再三后同意了我的想法,但又提出不能改变人物设定和故事结局的要求:朵朵必须把小蜗牛放回大自然。这一点,我是十分同意的,因为我觉得这个小故事不但可以表现祖孙二人的亲情,还应该带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念。
  很幸运的是,我为这个故事找到了儿童文学作家黄纷纷。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以写短小精干的故事见长,她读完初稿也欣然答应帮忙改编这个故事。但在动笔改写前,我们对故事主线、文字风格做了几次深入的讨论,都认为必须让这个故事传达出深意,才可以与那么独特的表现形式相得益彰。首先,我们把故事设定在寒秋,但让落叶本身的暖调和人物之间的对话带出暖意。然后我们还给故事设计了一些隐喻:例如故事写到姥姥看到落叶想到自己的暮年,读者看到这里都会因为共情而有点伤感,但我们并没有让故事就此结束,我们让姥姥说出自己曾带过幼年的女儿、小孙女的母亲上山摘果子的经历,从而传递出纵使日夜更替、四季轮回是大自然不可逆转的法则,但生命的价值却能生生不息地在一代人和一代人之间传递下去。同时,黄纷纷老师还给故事设计了一个巧妙的结局:在故事的最后,朵朵把落叶创作成树叶画,赋予了落叶全新的“第二次生命”,成为三代人之间爱的见证,也再一次呼应了树叶拼贴画的主题。
  2018年初,当黄纷纷老师把这个故事交给我的时候,我的心里充满了惊喜。刘雪玲和张春荣二位老师对文字改编也很满意。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在我把图画作者发来的图片素材交给我们的美术编辑,准备把可以用的画挑选出来,再请作者补做一些画面的时候,我被告知图片的像素过低,其清晰度不能满足出版物的需求。我这才想起,自己犯了一个专业上的基础错误:一直以来,我看的都是图画作者发来的样稿,并无询问原稿的情况;实际上,没有图画书出版经验的作者只是用手机对作品进行了拍摄——更糟糕的是,跟张春荣老师确认之后才发现,刘雪玲老师是用刚落下来的树叶进行创作的,树叶在画纸上停留了几个月,再被翻出来时全都干皱得打了卷。对作品进行重新拍摄也是不可能的了。

  守候:三年一册
  一番震惊与遗憾之后,我收拾了一下心情,拨通了刘雪玲老师的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她。电话那头,刘老师也表达出深深的惋惜,觉得艺术创作中偶得的灵感是最珍贵的,重复做出来的作品就不生动了,况且眼下也没有落叶了,等到下个秋天还得等一年。看她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我的心也被揪着,原本打好腹稿想劝她再次创作,那一刻也无法开口了。
  放下电话,样稿里那团像火焰般的红色在我胸口烧了起来,火苗越窜越高……我不甘心让这本形式内容如此独特的原创绘本,止步在这样一个错误上。于是又拿起微信,给刘雪玲老师留言:我们可以等到今年秋天落叶的时候,请您再创作一次吗?
  在几轮电话沟通后,刘老师终于答应在那年的秋天重新尝试创作。但这本书的出版计划并没有停下来——既然是要根据改写的故事文案重新创作,这次我作为编辑可以介入的事情就更多了。我参考了其他手工绘本的创作经验,在美术编辑的指导下,给几位图画作者提出了更具体的创作建议:例如主角的造型需要前后统一,要注意绘本视角的转换等等。
  2018年下半年,我掰着手指头算西北地区什么时候入秋,盼望着枝头上的叶子早日打霜变红。可是,盼来的却是刘雪玲老师的一条长微信。


刘雪玲发给编辑的微信截图

  刘老师有点焦急地说,当年的树叶一点都不动人,因为那个地区的霜冻来得晚,没有打霜的叶子只能在枝头上挂到变成脏黄色落下来。从手机里那条占满了整个屏幕的长微信,我可以感受到刘老师内心的焦躁。但是,好不容易重启的创作出版计划,不能就这样放弃呀!
  我想起当时在朋友圈里看到朋友们晒的秋游照片,灵机一动:西北地区的秋叶不够红火,祖国大地其他地方的秋叶不正美着嘛?于是,我请求以出版社的名义开通了一条“落叶征集通道”:我们用公众号发布消息,让全国有兴趣参与落叶贴画创作的读者收集符合标准的落叶,邮寄给刘雪玲等三位老师进行创作。
2018年的秋天,刘雪玲老师的家里收到一包包陌生人寄来的包裹,里面满满的都是树叶;而远在1700公里外的广州,我的手机常常在凌晨5点响起——刘老师总爱在清晨四五点起床,在无人打扰的环境中创作,每每创作出一幅满意的作品,都会情不自禁地发来跟我分享。而住在城市另一头的张春荣老师,也一周几次、在下班后不辞劳苦地跑到刘老师家沟通画稿,确定画面布局跟新改写的故事文字相契合。画稿在一个多月后创作完成,这回大家都有经验了,用专业的照相机在叶片色彩最充盈的时候把画面捕捉了下来。


《树叶上的小蜗牛》内文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就跟美编坐在电脑前,对图书进行编辑排版。我们的美术编辑做图画书的经验很丰富,但是以树叶拼贴画为表现形式的图画书,也是第一次接触。在她的独特构思和重新编排下,图书的视觉流向更统一,图像叙事也更流畅了。
2019年7月,我心里的这颗种子终于开花结果,图画书《树叶上的小蜗牛》付梓上市。


图画书《树叶上的小蜗牛》

  如今,当我把这本书拿在手里,仿佛还能感受到这三年来心情的起起伏伏;这一本看起来并不厚重的书,因为凝结了图画作者、文字作者、美术编辑和我付出的心血和汗水,此刻也变得沉甸甸的。多少次感慨,我们因为这本书有缘相识,过程中遭遇了地域、季节、技术上的各种困难,但我们仍然心怀同一个信念、朝着同一个目标前行——这样的过程,不就是做书最迷人的地方吗?

(本文图片均由新世纪出版社提供)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