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要闻 > 正文

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

——残障人士的读书故事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章红雨 李美霖 发布时间:2020-04-23 09:43
分享到:

  □本报记者 章红雨 见习记者 李美霖

  听障男孩刘锜洋。刘锜洋 供图

  全国自强模范胡诗词。胡诗词 供图

 

  在我们的身边,有一群人被称为“上帝派往人间的天使”,身体的残障使他们的工作、学习、生活多有不便。但是,他们坚信读书改变命运,坚信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他们说,读书让自己心态乐观,让自己视野宽广,让自己梦想变为现实,他们阅读的样子是人间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残疾人读书愿望颇为强烈

  据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数据显示,我国有残疾人8500多万。其中,视力残疾占比14.86%,听力残疾24.16%,言语残疾1.53%,肢体残疾29.07%,智力残疾6.68%,精神残疾7.4%,多重残疾16.3%。《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残疾人对于读书、学习的愿望颇为强烈。正是热爱读书使他们的人生与众不同:

  53岁的长沙市岳麓区盲协主席、长沙市盲协委员吴声湄说:“我常跟年轻的盲人朋友说,书不会歧视你,读到脑子里的那些书,别人是拿不走的。”吴声湄的视力一级残疾,但热爱读书的她是长沙市小有名气的诵读者和组织者。吴声湄告诉记者,因为眼睛问题,她错失了保送中专、高中、大学的机会,是图书为她打开了另一扇窗。

  2014年5月,作为全国自强模范之一的胡诗词在人民大会堂受到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胡诗词从小身患小儿麻痹,是文学给予他心灵的慰藉。胡诗词在路边摆过书摊,“父亲做了个铁制轮椅车,每天把我推到公路边,我就这样爱上了阅读,接触到了《人民文学》《诗刊》等读物”。胡诗词告诉记者,史铁生的人生对他启发很大。正是这种精神动力,胡诗词考取了汉语言文学专业大专文凭,先后在各类报刊发表作品800多篇(首),被湖南省作协、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吸收为会员。

  25岁的听障人士刘锜洋认为,“只有读书,才能获得许多的知识,也能有更多的机会。有的时候,不经意阅读过的一个段落,也许就此改变了你的人生。”刘锜洋一岁时因高烧不退丧失了听力。“多亏我的母亲和我的语文老师。为了让我轻松自如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母亲每个周末都带我去图书馆看书,她每次都要求我把书中的内容复述一遍给她听。语文老师经常在班级读书会上分享好书,良好的教学方法让我有了扎实的语言功底。”2018年毕业于长春大学特教学院的他,为了考取正式硕士生,经常泡在图书馆,最终成为广岛大学特别支援教育专业的研究生。

  互联网成盲人读书“帮手”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张海迪曾在“互联网+残疾人服务 共创未来美好生活”专题发布会上表示,“互联网为残疾人打开了通向广阔世界的大门。近年来我们已经看到,网络里的人可以永远不知疲倦地为盲人朗读。互联网消除了残疾人在生活中可能遇到的障碍,甚至消除了偏见与歧视,实现了很多在生活中难以实现的梦想,我想互联网是人类的奇迹。”

  在互联网创造的奇迹中,23岁的视障女孩余亚男是受益者之一。从长春大学特教学院音乐表演专业毕业的余亚男,现供职于中国盲文出版社盲文编译部。她告诉记者,“15岁前读书主要是靠父母念纸质书给我听。可是父母工作繁忙,我只能去图书馆借盲文书来读。后来有了听书软件、点显器,我可以随心所欲地读自己喜欢的图书了。”

  凭借着听书软件,余亚男每周的读书时长24—30小时。“有的书长要听两周,有的书短一周可听两三本。”今年,凭借雅思6.5的好成绩,余亚男同时收到英国布里斯托大学、诺丁汉大学和埃克塞特大学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中国盲文出版社为此举办了“以梦为马,不负韶华”讲座,希望鼓励更多的视障者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高科技带来的阅读快乐,吴声湄说,“那是语言难以说明白的喜悦。”今年,吴声湄读书更加频繁,从元旦开始坚持每天在湖南好声音读书朗诵会群里打卡。“虽然我看不清这个世界,但是我愿意用我的微笑和我的声音,传递正能量,温暖你的心。”吴声湄说。

  据记者从中国盲文图书馆获悉,目前该馆数字资源储备约20T。其中,有声读物约1.3万种125303集约6万小时,电子盲文5401种约5亿字,电子图书156832种,视频资源约800种8442集约5500小时,专业学术论文55万篇,大众期刊杂志3800余种280174期次300余万篇文章,法律数据库条文46万条,工具书35万词条6000万字。此外,远程数据库中云图数字有声图书馆、天方有声数字图书馆、万方数据、“知疗盲人医师版”学习系统和诊疗系统,也是全国盲人储备知识的平台。

  特殊群体阅读需要社会关注

  值得关注的是,残障群体的阅读已引起党和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残疾人是一个特殊困难的群体,需要格外关心、格外关注。”

  2016年,《全民阅读“十三五”时期发展规划》指出:“加强盲文出版基地建设,实施盲文出版工程,支持有声读物开发,扩大各类盲人读物有效供给,完善盲文出版物、有声出版物邮寄借阅平台,推动各级图书馆开设视障阅览室,面向视力障碍人群,提供阅读服务。”

  2017年,中国残联、文化部、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开展“书香中国·阅读有我”活动,号召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网络和“心声·音频馆”平台发挥中国盲人数字图书馆及各分支馆的作用,为残疾人提供数字化阅读服务,助力残疾人阅读普及,使残疾人可以就近就便享受阅读服务。

  与此同时,社会各界对残疾人群体阅读伸出关爱之手。据悉,在喜马拉雅700万主播中,有一部分是盲人主播。2019年国际盲人节之际,喜马拉雅与北京东城区残联合作,共建国内首个残疾人网络主播培训基地,为残疾人声音就业、声音创业提供一条龙的主播培训和孵化服务。

  南京大学出版研究院副院长杨海平认为,政府部门推动是残障群体阅读得以顺利开展的前提,而社会支持则是完善残障群体阅读系统最强有力的一环。他建议国家多出台残障群体阅读推广政策;规范残障群体读物出版;鼓励残障群体阅读辅助工具研发。政府部门可从法律法规完善、为残障群体阅读提供经费、场地、设备保障、服务人员等方面予以支持。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