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印包 > 资讯 > 正文

按需印刷正成融合发展“必需品”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樊凡 发布时间:2020-05-27 10:10
分享到:

  □本报记者 樊凡

  按需印刷不仅仅是一种数字印刷工艺,而是对编印发整个流程供应链的优化。 本报记者 祝小霖 摄

  4月23日世界读书日,中图读者俱乐部公司推出了按需印刷书单。 资料图片

 

  近一段时间以来,按需印刷领域不断传来好消息:各类按需印刷平台和玩法不断兴起,成为疫情期间促进印刷业发展的新兴业态,按需印刷的作用在“疫情状态”下得到极大释放。此外,不久前,虎彩印艺公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虎彩按需出版印刷业务实现营收2.54亿元,同比增长30%,净利润达到328.35万元,其深耕多年的按需印刷业务首次历史性盈利,也为业内对按需印刷赢利模式的讨论提供了又一个正向例证。

  疫情期间,按需印刷意外被按下“加速键”,逐渐成为促进出版印刷全产业链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的“利器”,更是出版印刷上下游融合发展、提质增效的“必需品”。当前,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背景下,各类按需印刷模式发展如何?出版印刷全产业链如何布局按需印刷……近日,《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围绕如上问题进行了采访。

 

  新应用新玩法推陈出新

  新平台不断推出新应用、新玩法令消费者喜闻乐见、新玩家积极“入局”……今年上半年,按需印刷领域热闹非凡。

  4月初,雅昌文化集团正式上线雅昌云印刷平台,通过打通客户下单平台到ERP管理平台再到生产车间MESS系统,将传统的20—30天的交货周期缩短至3—7天,且单位订单册数也逐渐走低。“目前,经过近两个月的使用,该平台成为雅昌小批量订单流入的主要‘入口’。”雅昌文化集团副总裁葛侬告诉记者。

  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总公司更是以按需印刷平台为基础,结合读者需求,推出了一系列有趣的玩法。4月23日世界读书日,中图读者俱乐部公司推出了“按需印刷书单”,即读者从其推荐的外文书单中选书下订单,出版方接到并确认订单后开始印制且一本起印,其新奇之处在于先卖后印,读者参与定制,重构人货场。这背后,正是其贯穿编印发整个环节的按需印刷平台。不仅如此,在疫情期间全球航运受阻的情况下,中图公司为海外出版单位提供按需印刷解决方案,同时利用海外图书采选平台举办云书展活动,确保海外图书在国内的正常发行。

  与此同时,在云南新华印刷一厂,其最近承印的产品中,“按需”“可变”“个性化”特征越来越明显,数字印刷设备运转效率也从以前的40%提高到了60%左右。该公司数码印务中心主任陈元有告诉记者,订单中包括已承印的300多万张土地可变承包表格,每张表不同且只打1张;4000张云南省园长任职资格培训合格证,包含可变的照片、姓名、职务、身份证号等10多项。目前,云南新华印刷一厂正依据客户的个性化需求,积极调整市场定位,其数码印务中心也在考虑加快向可变数据等业务进发。

  除此之外,也有不少企业开始布局按需印刷领域。湖南新印科技有限公司正借助资本力量,打造服务读者断版书、短版书需求的按需印刷平台。在董事长罗国雄看来,线上按需印刷平台需要两大资源,一是印刷电商的资源与服务能力,二是具备印刷产能对接能力以及线下配送服务能力。“目前新印科技正以覆盖全国多个地区的数码印刷生产中心与线下服务点为依托,联合主要发行渠道,以版权付费为基础,建立一个可向消费者提供快捷、高质量快印服务的按需印刷平台。”罗国雄告诉记者。

  产业链优化成为共识

  由于疫情影响,出版印刷产业链上下游产业链无法正常运转,印制、发行、营销各个环节等受到了影响。在这个过程中,按需印刷成为上下游融合发展的重要抓手,也让从业者越来越认识到按需印刷平台在优化产业链模式中的促进作用。

  在雅昌文化集团信息中心总监康宏灿看来,按需印刷本质上并非单单是某一种数字印刷工艺,其工艺优势并不突出,主要是对编印发整个流程供应链的优化。“技术越来越多地与业务流程集成,直接影响到客户和商业模式。它不再仅仅支持业务,而是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业务组件。”康宏灿认为,雅昌按需印刷平台其实就是通过印刷技术、信息技术与业务的结合,从而驱动业务增长和整个流程管理效率的提升。

  以雅昌按需平台为例,当客户在按需印刷平台下单的册数在300册以上时,雅昌并不会采用数字印刷设备进行生产,而是建议使用传统印刷设备生产。“所谓按需印刷并不是教条地‘数字’或‘传统’,而是依据需求选择最优解。”康宏灿说。

  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安骏说,按需印刷并非用数字印刷设备印制图书,而是需要整个业务链从批量生产向按需生产转变,从前端客户下单开始,后端延伸至即时发货,其中需要大量的规范化数据、资源储备和智能系统相配合,才能有效发挥出数字印刷的优势,从而实现按需出版。

  可以看出,按需印刷并非仅仅是一种独立的印刷技术,而是需要从出版、印刷到发行所有环节的连通模式的优化。以北京七彩京通数码快印有限公司为例,该公司总经理胡海介绍,通过与其合作出版社的年度考核数据可以看到按需印刷带来的收益,即通过按需印刷的方式,为出版社减少了大量成本投入,去掉了库存。

  上下游协同加速推进

  在按需印刷模式中,产业协同是其发展关键,其中上游出版单位的主动意向尤为重要。但受限于投入产出比、数字资源保护等,出版单位的按需印刷进展还不够快。“按需印刷协同发展仍需增强出版社的主观意识,让其充分认识到按需印刷对出版社发展的‘利’。”胡海告诉记者。

  一场疫情让出版单位对按需印刷的布局也逐渐“紧迫”起来。5月19日,中国出版集团组织召开按需印刷工作交流会,这也是出版“国家队”在疫情之后首次以按需印刷为议题的会议。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岩表示,库存积压已经成为制约企业发展的重要因素,开展按需印刷则对于降低库存成本、推动集约化经营具有重要意义。该公司副总经理于殿利则认为,按需印刷顺应了出版行业发展的新趋势,有利于满足消费者日益多元化、个性化的市场需求,是解决断版书、短版书和库存管理等行业难点、痛点的有益探索和实践。

  目前,中国出版集团各出版社正在综合比较相关成本,积极梳理按需印刷图书品种。

  不仅如此,作为按需印刷的技术基础,数字印刷设备也正朝着更丰富的工艺、更好的印刷品质、更低的成本和更高的效率方向发展。2019年,从China Print2019到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国内外数字印刷设备“喷薄”而出;今年5月初,惠普推出第五代和第六代Indigo数字印刷机,进一步提升数字印刷的品质和生产效率。

  “随着数字印刷设备的不断发展,数字印刷印制质量问题将不再是大家讨论的话题。”葛侬告诉记者,目前雅昌的数字印刷清晰度已实现高于传统印刷;印刷色域较广,超出传统印刷的35%;数字印刷油墨具有及干性,且其未来颜色的保存期限、耐磨度都高于传统印刷。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