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出版 > 出版要闻 > 正文

以出版实绩见证中国教育伟大变革

——访教育科学出版社社长李东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范燕莹 发布时间:2020-06-03 08:15
分享到:



  40年前,从“三个人、一间房、一部电话和30万借款”艰难起步,到如今,教育科学出版社已成长为拥有200人、数亿元资产、10多亿码洋,专业特色突出、品牌优势显著,有较高知名度、美誉度的教育综合出版实体。

  在教科社40年的发展史上,有这样一位非常特殊的出版人,上个世纪90年代,他从教科社的一名编辑做起,20多年来,不但见证教科社一路发展壮大,而且深度参与教科社改革发展进程并发挥重要作用,他就是教育科学出版社社长李东。站在教科社成立40周年的重要时间节点上,就教科社的发展历程、品牌建设、融合发展等一系列问题,笔者近日与李东进行了一次深入对话。

 

  回忆往昔—— 40年不断涵养教科出版品牌

  问:您是从哪一年进入教育科学出版社工作的?结合您的从业经历谈谈教科社这些年经历了哪些重要的发展阶段?

  答:1996年春天,我从北京师范大学调入教育科学出版社,从作者变成了编辑。教科社40年的发展,大致可以这样划分。第一个10年为起步阶段。我们从“三个人、一间房、一部电话和30万借款”艰难起步,积极筹划出版了一批当时在国内很有影响的理论图书,为初期的发展赢得了较好的社会声誉。第二个10年是探索发展阶段,是探索市场化经营和发展渐成规模的时期。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98年设立学术著作编辑室,使学术出版有了坚实的阵地,为我社教育学术出版品牌形成奠定了基础。也是在这个时期,我与教科社结缘。当时,我是教科社出版的两套丛书的主编。

  新世纪以来,教科社步入了快速崛起阶段。2001年我开始担任副总编辑,2008年担任总编辑。在这个阶段通过加强前瞻规划和科学判断,形成了良性循环的选题链、选题圈、选题网,凸显我社专业优势和教育特色的五大板块协调发展的选题思路确定。这时期有一个重要机遇,就是国家启动了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我们牢牢把握机遇,全力参与新课改,17种课标教材通过审定,为推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作出了积极贡献。我们也由此逐步构建起了贯通学前教育到高等教育的教材出版体系,带动教科社快速崛起。

  2011年至今,可以说,教科社进入了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目标的调整、巩固和提高的新阶段。2011年完成转企,2018年完成公司制改制。2016年,我担任了社长,目前我们正按照构建有文化特色的现代企业制度的要求,把加强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深化制度建设和内控体系建设,提升治理能力和水平。在越过规模效益的山峰之后,正积极调整发展模式,聚焦做精做优出版主业,探索融合发展和业态创新,推动高质量发展。

  发展经验—— 以专业能力构筑核心竞争力

  问:40年间,教科社成长为国内教育出版重镇,成为中小型出版社做大做强的典型,您认为,其中有哪些重要的发展经验?

  答:一是始终与时代同向同行。“为教育决策服务、为教育改革和发展服务、为教育科研服务、为提高教育教学质量服务”,这是教科社的出版品格和出版信仰。40年来,我社服务了数千名作者,出版了万余种书籍,累计发行数十亿册图书,数百种图书获得中国出版政府奖等重要奖项,我们以出版实绩见证了当代中国教育的伟大变革,为促进中国教育进步发挥了积极作用。

  二是坚守出版品质。40年我们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扎根专业领域,以专业能力构筑核心竞争力,不断深挖企业发展“护城河”。我们通过编辑导师制锻炼了一支非常优秀的专家型编辑队伍,他们有着良好的学术专业背景和出版综合能力。我们形成了一套加强品控和质量管理的成熟的工作机制,更有专家队伍深度参与产品开发、提供学术咨询和终审把关。我们锻造了“教育科学”出版品牌,出版了一大批中外教育学术大家和领军人物的经典力作,成为国内重要的基础教育课程教材研发和出版基地之一。

  三是以人为本激发企业发展原动力。出版品质源于出版人才的品质。我社坚持人才强社,通过不断创新专业化培养和选人用人机制,经过多年积累,培养了一支勤勉敬业、能打硬仗的人才队伍。除了前面说到的编辑团队,还有营销、发行、印制、管理等各方面的队伍,他们是我社最宝贵的财富。

  四是教科价值观的统一。教科社成立40年,从“教科现象”到大社崛起,永续的创业精神、创新动力是推动教科社发展的不竭动力。我们的社训非常朴素——“学会做人 学会做事 学会做书”,正是这种朴素而切实的价值观构成了教科人的精神底色,在每个发展关键点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不断推动企业发展。

  品牌建设—— 在不断发扬传承中形成特色标识

  问:刚才您谈到,用40年时间不断涵养教科出版品牌,请谈谈教科社在品牌建设上的思考和体会。

  答:首先,品牌塑造不是一日之功,是积点滴之力,做长久之功,是长期坚守、默默耕耘的事业。我们在多个出版领域都形成了相应的规模和品牌,这里仅以教育理论图书为例。建社当年,我们出版了8种书,其中,《给教师的建议》《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至今仍不断再版。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丛书”“20世纪苏联教育经典译丛”为代表的一批书奠定了教科社作为教育专业出版社的基础。此后,又持续推出了“世界教育思想文库”“中国教育评论系列”等,这些持续积累的出版成果成就了教科社的学术品牌。

  其次,品牌塑造与社会责任同在。作为教育专业出版机构,我们非常重视在学术积累、创新方面的文化使命和社会责任。“教育博士文库”启动于20世纪90年代末,这是一个原创公益出版项目,迄今已经持续出版了20年。20年来,通过这个项目,教育新思想新理论不断涌现,一大批学术新秀成长为教育学术研究的中坚,也留下了教科社与教育学界、教育学人相互关照、携手前行的美好见证。

  最后,品牌建设有多个维度多个层级。在今天媒体融合加速推进、产业边界日趋淡化的形势下,我们思考加强品牌建设,其实是在思考如何以出版为平台,凝聚更多的资源和力量,把品牌放到更大维度里去开拓、运营和延伸。以精品意识打磨品牌图书,设计高度集约、选题和风格识别度高的产品线来打造品牌书系,通过实施多介质出版、提供多样化服务构建一个立足于出版,又不限于出版的文化品牌。近年来,我们在基础教育、教师教育、学前教育等多个领域,探索服务升级和产业链延伸,提供出版、咨询、培训、课题研究、阅读推广等多样化产品和服务,形成教科特色的专业服务体系和品牌影响力。

  一言以蔽之,用大教育的产业视野对传统出版实行服务升级和业务再造,重构教育出版价值链是品牌建设在媒体融合时代的应有之义。

  融合发展—— 将优质内容资源数据化、产品化、品牌化

  问: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给予广大出版人一种极大而深刻的触动,疫情增加了出版融合的紧迫感,教科社近年在推进融合出版方面有哪些思考和做法?

  答:这次疫情对我们整个书业产生了巨大影响。其间,我们积极提供各类数字产品和服务,助力抗击疫情。比如向全国中小学师生免费开放了教材和教学参考书的电子版,访问量近2000万;联合北京市数十家幼儿园,制作了百种教科版幼儿图画书转化成的故事音频,大年初八上线后短短数日浏览量即破百万;开放“教育科学文库”数据库,免费提供教育知识服务;推出“万名教师阅读计划”公益活动,免费提供名师网络教学助力课程等。

  这些助力抗疫的工作反映了我们近年来在推进融合出版方面的积累。比如,立足教育教学的多种需求,形成了包括资源库、网络课程、数字教材、应用系统和服务平台五个大类的数字出版产品和服务体系;以教师教育和学前教育为突破点,继续做大培训、咨询等业务;去年与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搭建研学实践教育服务平台等。

  此次疫情倒逼出版行业加快融合发展的步伐。对于我社而言,推进融合发展的核心是立足专业特长,将积累的优质内容资源数据化、产品化、品牌化。

  未来展望—— 朝着“三个平台”建设目标继续前进

  问:2017—2019年发展规划中,教科社提出了建设“教育思想传播的高端平台、教育资源研发的专业平台、教育知识服务的智慧平台”的发展目标。结合教科社近年来的探索实践,请谈一谈对未来发展的思考。

  答:经过40年发展和积淀,教科社已经站上了一个较高的发展平台。面对新时代出版行业深度变革的趋势、教材政策调整带来的挑战,教科社将进入再次创业的新征程。建设“三个平台”是一个长期目标,未来几年,我们要继续围绕这一目标,不断提升出版能力和竞争实力,打造专业强社,包括以下几方面:

  一是完善公司治理,加快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包括制度建设、组织结构调整、绩效改革、加强风险管控等。

  二是不断强化专业特色和竞争优势,围绕优势产品积极拓展延伸产业链,提升主业质量和效益。

  三是继续围绕“出版+”“教育+”,立足专业特长,深挖资源禀赋,积极探索新业务、新业态,为高质量发展寻找新动力。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