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版权 > 版权监管 > 正文

版权资产管理为动漫产业发展增添保护色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汤广花 发布时间:2020-06-04 08:21
分享到:

  □本报记者 汤广花

  

动画片《木奇灵》因故事有趣、角色形象独特,曾在央视少儿频道、北京卡酷、优漫卡通等多个平台播出。

资料图片

 

  在武汉,从事动漫游戏及相关业务的企业有200多家,知音动漫、掌游科技等一批企业年产值过亿元。动漫企业该如何保护、管理版权?5月28—29日,由湖北省版权局指导,湖北省版权保护中心主办的“湖北版权线上公益课堂”第一期顺利举行。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储涛律师深入分析了动漫作品开发过程中的权益风险管理要点,以期帮助动漫企业加强版权资产管理,促进动漫产业高质量发展。

  从最小单元到整体

  版权登记要及时

  储涛在讲座中提到了由杭州友诺动漫有限公司、腾讯、武汉博润通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出品的游戏《乌龙院之活宝传奇》,该游戏目前已上映第一部和第二部,人气颇旺。这款角色扮演手游改编自台湾著名漫画家敖幼祥的漫画作品《乌龙院》,讲述了一系列妙趣横生的故事,充满了对人性的思考。

  “在《乌龙院》的开发案例中,被授权方获得的是包括动漫剧、游戏、电影等在内的改编权,以及各种衍生品的独家授权,而非仅仅是动漫剧的单一改编权。”储涛说,动漫产业的核心是创意,动漫剧的开发包括策划、确定故事梗概、角色设定、剧本编写、场景设计等多个步骤。其版权保护对象不仅是动漫剧整体,还包括动漫剧中的单体,包括剧本、角色形象、武器道具、场景服装、音乐、字体、剧名标识、剧名、玩具造型等。从后期收益来源看,动漫剧中的各个可独立单体的保护更为重要。

  当权利对象为动漫剧整体时,对于自行创作和制作的作品,权利人要确认职务作品的归属、约定职务发明创造归属、管理好源文件,并做好相关保密工作;对于委托创作和制作的作品,要约定好知识产权归属,还要就主创团队、源文件的移交、保密义务和措施、转委托的管控、各个创作环节的交付和验收等一一确认。

  当权利对象为可独立的单体时,除了要区别“自行创作的作品”和“委托创作的作品”,并实行相应的权益保护措施、明确知识产权归属外,还要根据各单体的特点,有针对性地进行版权保护。例如,对于纯原创的剧本要注意界定创作者,审查权利链条(完整性、环节的真实性、合法性)、侵权风险、作品名称商标的权属;对于改编的剧本,要审查改编的自由度与法规政策限制风险、同类再改编作品的限制时间和上映时间、改编后衍生作品(动漫衍生的电影、游戏、动漫剧等)的自由和限制。

  此外,储涛建议,在动漫剧开发过程中,要及时进行版权登记,从最小作品单元到动漫剧整体,从单一作品的第一稿到最终稿,从主要角色形象到与其相似的形象、形象表情包到其他实用艺术品,“要保留底稿,在动漫作品上映前完成所有登记,上映后要及时署名公布。”储涛特别提醒道。

  加强授权管理

  保护衍生作品和商品

  动画片《木奇灵》因故事有趣、角色形象独特酷炫,在央视少儿频道、北京卡酷、优漫卡通等多个平台播出。2019年,该片被改编成图书《木奇灵秘境冒险》。

  “由于该图书不仅涉及动漫形象,还涉及商标以及动漫故事改编,故授权标的包括‘木奇灵’商标、《木奇灵》剧中的动漫形象以及《木奇灵》动画片的图书改编权。”储涛说,动漫产业70%以上的利润来自动漫IP衍生品的开发,因此,动漫企业要特别关注衍生品开发的权益风险管理。

  一般而言,动漫项目衍生开发包括两大类产品,一类是衍生作品开发,即将动漫项目改编为游戏、漫画、电影、真人剧、舞台剧、有声书等;一类是衍生商品开发,涉及对剧中服装、玩具,形象、剧名的使用授权,用于主题乐园建设、商业美陈等。

  “衍生作品开发,能进一步提升IP热度和价值,提升原IP的直接发行收入,也能产生衍生授权收益。”在讲座中,储涛重点介绍了衍生作品开发的相关权益管理,他提醒动漫企业,要特别留意授权过程,明确授权对象、被授权方、授权标的、收益等。

  不同的授权费模式,有不同的关注重点。具体而言,“固定收费”需要关注单一作品的界定,改编时间、制作时间、上映时间以及延期机制,到期再许可节点、发行平台等;“保底+提成”则需要关注改编方实力(团队力量、平台资源、品牌),各项工作完成时间,投入金额和品质,财务监督,收入范围及各项收入分配等。

  动漫企业在进行衍生作品开发时,要尤其关注那些容易产生争议的事项。如因政策、拟改编作品属性导致的改编结果与“改编权”的冲突;各名词/改编发行时间节点的含义(电影、改编完成、开拍、网络电影);改编作品中的可独立作品单元与原作品“相似”权益解决机制;权利人对改编作品的使用问题,以及原作品再改编与改编作品的冲突问题。

  明确权利边界

  以融资和发行促收益

  储涛在分析动漫作品权益管理要点时提到一则案例。因为动画片投资权益问题,人气动漫《果宝特攻(4)》于2017年一上映就引发诉讼。原来,早在2009年,奥飞公司前身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作为甲方,与广州蓝弧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共同乙方签订《动画项目合作协议》,约定“甲方对乙方制作的动画片有优先投资权”,同时约定,“未经对方书面同意,另一方不得擅自转让或许可第三方使用本协议合作动画项目下的知识产权。”

  《果宝特攻》前三部动画的版权为奥飞和蓝弧共同享有,然而对于《果宝特攻4》双方却没有谈妥,蓝弧另寻了投资方。节目播出后,奥飞起诉蓝弧侵犯了其优先投资权。这场投资纠纷案,最终以奥飞胜诉而结束。

  “这个案例再一次说明,动漫项目做好投融资权益管理的重要性。”储涛介绍,动漫项目的投资方式包括项目投资、股权投资两大类。上述奥飞与蓝弧的合作即属于项目投资。在具体项目投资过程中,动漫企业要明确版权主体、权利链条、各权利期限,以及政策风险和侵权风险。主创团队实力、参投方商业利益捆绑、主投方行业资源和行业经验、参投方资源支持力度等也是双方需要考量的因素。与此同时,还要明确项目权益范围、收入范围明细、各项收入的分配模式、收入入账账户及监管和分配节点。为了保障投融资项目顺利开展,还要就投资款逾期、侵权风险分担、对赌约定等提出针对性的风险解决方案。

  除了投融资,动漫剧的发行也能进一步扩大传播量,提高动漫公司的收益。据了解,动漫剧发行主要有电视播放、信息网络和院线播放等方式。“鉴于播出平台支付的播出费相对较少,且广告技术和播出平台的商业模式日新月异,授权时间不宜太长,以便后期根据市场变化进行调整。”储涛提醒动漫企业。目前,权利分解、细化及短时授权是趋势,动漫公司要留意授权的权利边界,建立实时更新的授权数据库,加强管理,从而进一步提高抗风险能力,提升版权收益。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