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为什么是苏轼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王明亮 发布时间:2020-06-15 08:00
分享到:

  □王明亮

  如果要评选千古第一文人,不同的人肯定会有不同的答案,我心目中的五强是屈原、陶渊明、李白、苏轼、汤显祖。屈原是开创者,陶是发展者,李白和苏轼是两个高峰,汤只能算是落幕下的余晖。千古第一应在李白和苏轼之间产生,我心目中的第一当然是苏轼。为什么呢?

  首先,苏轼是个文艺全才。他是北宋中期文坛领袖,在诗、词、散文、书、画等方面取得很高的成就。他的诗题材广阔,清新豪健,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他的词开豪放一派,与南宋的辛弃疾双星闪耀,并称“苏辛”;他的散文著述宏富,豪放自如,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他还擅长书画,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书画,为宋四家之一,他的墨宝《寒食贴》更被誉为传世第三行书。有如此成就,非李白能比,其他文人更只能望其项背。

  其次,苏轼是种精神高度。苏轼早年顺利,从政后却三起三落,“黄州惠州儋州”一路艰辛,一路坎坷。在顺境时他能够治理西湖、出猎密州,逆境时他能够“耕种东坡”“日啖荔枝”。不管是顺境还是逆境,他都能保持积极达观的生活态度,尤其是在逆境时,生活上的清贫、仕途上的困顿没有击退他的斗志,反而造就了他文学上的高峰。如何做到“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苏轼也许是最好的诠释。此外,苏轼更是大宋官场上的一股清流,能够坚持主见,实事求是。在“熙宁变法”时,他反对好友王安石新政的过激举措;在保守党上台时,他也反对好友司马光对王安石的全盘否定,结局只能是双面失势两头空。也许苏轼不算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这点和李白倒是挺像),但却是一个真实的人,真正做到了进退自如,宠辱不惊。

  最后,苏轼是种生活态度。苏轼以宽广的审美眼光去拥抱大千世界,所以凡物皆有可观,到处都能发现美的存在。因为爱吃,大文豪竟然成了名扬天下的美食家,至今东坡酒楼遍布神州,东坡肘子更是名满天下。因为爱玩,大文豪交友甚广,且为人爽快大度,留下许多真情轶事。苏轼的诗词清新洒脱,直指人心,当时就备受追捧,后世更是影响颇深。即使在当代,大多数人也或多或少受其影响。月圆之夜,我们会情不自禁地吟诵“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困惑之时,也许会慨叹“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这样的苏轼,和李白一样,给后世留下了丰厚的遗产,值得我们学习和膜拜。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苏轼会成为千古第一文人呢?这当然取决于他个人的素养,更得益于他所处的那个世代。

  一是雄厚的经济基础。北宋疆域面积不如汉唐,但战乱却远少于汉唐,国家相对比较稳定,尤其是澶渊之盟的签订,为北宋换来了100多年的和平(南宋尽管偏安一偶,但战乱频率也少于汉唐)。政治的稳定带来了经济的快速发展。众多中外历史学家的研究表明,两宋320年中,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所达到的高度,在中国整个封建社会历史时期内是座顶峰,在世界古代史上亦占领先地位。现存故宫博物院的《清明上河图》生动记录了北宋都城汴京的城市面貌和当时社会各阶层人民的生活状况,是北宋时期经济繁荣发展和人民生活富足的见证。经济的稳定为文化的发展奠定了雄厚的基础。

  二是宽松的创作氛围。大宋开国皇帝赵匡胤由部下“黄袍加身”而得天下。为了防止同样的事情发生,赵匡胤杯酒让部下众将失去了兵权,并采取“重文轻武”的立国战略。赵氏子孙坚守着太祖“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的遗嘱,也始终善待读书之人。如此国策难免矫枉过正,军备松懈,却造成了宋代文人至高无上的地位,其文艺创作相对没太多禁忌,文艺作品更是百花齐放。苏轼的“乌台诗案”举国震惊,众说纷纭,但苏轼的牢骚不满却是真的。此案若放在明清,恐怕苏轼掉脑袋还是轻的,至少也落个满门抄斩。大宋政坛尽管纷争不断,但政治家们大多真实直率,敢想能说,很多政坛对手私下也是很好的朋友,这得益于当时思想舆论管制的宽松。

  三是成熟的科举制度。科举制发轫于隋,发展于唐,成熟于宋。当然,这一切都有赖于造纸术和印刷术的改进和推广。民间有书才能民间有才,科举制也给这些天下之才提供了相对公平的进阶之路。两宋的科举制在程序和内容上都做了创新和完善,如实行糊名和誊录制度,最大程度上保证了考试的公平正义;如考试内容以经义、论、策为主,让考生有了更多发挥的余地。科举制的成熟彻底摧毁了魏晋以来的官宦门阀体系,吸收了大量出身中下层社会的人士进入统治阶级,也促进了整个社会对读书入仕的高度重视。在文化艺术发展史上,两宋不仅是“高原”,更有“高峰”。最高峰无疑就是苏轼。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