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出版 > 编辑出版 > 正文

生命教育别离出版既近又远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章红雨 尹琨 发布时间:2020-06-22 08:19
分享到:

  □本报记者 章红雨 尹琨

  在2020北京书市现场,生命教育主题图书受到众多读者关注。

  本报见习记者 杨志成 摄

 

  这些天,江苏省常州市河滨小学五年级学生缪某某坠楼身亡事件,在网络平台刷屏。人们在为痛失一个小生命而伤悲时,也在思考生命教育该如何离孩子们再近一点。《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生活中人们对于生命教育多停留于词汇理解,而对于家和学校乃至社会发生的高空掷物、溺水、交通安全等涉及生命安全的事件,并未联想到生命教育。

  为此,有全国两会代表委员、教育专家呼吁,关注义务教育阶段生命教育教材编辑出版,将生命教育课程纳入国民教育体系。也有出版人呼吁,让生命教育图书不只走进学校,还应走进家庭乃至全社会。

  意外时有发生折射生命教育缺失

  大二学生补考作弊被抓后坠亡,15岁女孩因学习问题与父母争吵后欲跳楼……一个个鲜活生命的逝去,催促着生命教育刻不容缓。

  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全球儿童安全组织联合发布的《中国青少年儿童伤害现状回顾报告》(2010—2015)显示,每年约有5.41万名0—19岁青少年儿童因伤害而死亡。

  另据接力出版社少儿分社副社长胡金环介绍,2016年,接力出版社与安全专家就7—15岁中国少年儿童安全意识,对全国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做中国少年儿童安全自护能力调查,结果显示,全国少年儿童安全自护能力平均分仅73.5,即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中没有一个地区的平均分达到优秀(满分100分,设定80分为优秀)。2018年,接力社又在微信上进行了求生知识测试,有1.9万多人参与,获得60分以上的人数不足30%。

  一方面,中小学生对生命安全知识掌握不足,对生命本身的认知和理解存在偏差;另一方面也暴露出我国在生命教育方面依然存在不足。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尤立增、伍辉、翟美卿、汪晓帆、倪闽景等多位代表、委员,就强化生命教育在中小学课程体系中的地位提出议案、提案和建议。他们认为,国家应专门出台生命教育指导纲要,设置中小学生命教育课程,并纳入国民教育体系。

  与此同时,媒体也对生命教育问题表示关注。近日,新华社转发了半月谈《学生自杀事件频发,暴露了多少教育的短板?》评论文章,文中指出:开展挫折教育、生命教育,不但需要家校共同努力,教育研究机构和社会各界也要加强研究和探索,尽快让教育体系补齐这块短板。

  儿童读物先行出版践行生命教育成共识

  6月6日,中国出版协会在2020北京书市发布47种“生命教育主题”优秀童书,旨在呼吁全社会尤其是教育领域,提高对生命教育普及的重视。

  的确,通过阅读推进生命教育已成为出版人的共识。电子工业出版社出版的《阿干必胜》是入选图书之一。电子工业出版社少儿分社高级策划季萌表示,在儿童阶段,让孩子学会尊重生命,理解生命的意义,学会积极生存、健康生活和独立发展非常重要。“我们要教会孩子认知生命、认识死亡,爱惜自己也珍视他人。”在季萌看来,国内生命教育相对缺失,但是近些年她深深感受到家长对生命教育的重视程度在日渐提升。

  童书在生命教育领域的“先天”优势,不意味着其他类图书不必关注这一主题。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教育出版分社副社长李丽虹参与了人大社《生命长宽高——班主任生命教育工作手册》的编写过程。李丽虹认为,在青少年心理危机频发的当下,生命教育不仅需要心理老师参与,班主任、父母、朋辈群体也需要参与。这些群体都需要有相应的生命教育图书作指导。

  编写无国标教材出版“按需定制”

  2010年,国务院印发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重视安全教育、生命教育、国防教育、可持续发展教育。这标志着“生命教育”一词,正式出现在国家级纲领性文件之中。

  今年2月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教育部办公厅、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联合印发的《关于中小学延期开学期间“停课不停学”有关工作安排的通知》指出:注重加强爱国主义教育、生命教育和心理健康教育,鼓励学生锻炼身体、开展课外阅读。生命教育的重要性再次被重申。

  尽管国家在顶层设计层面重视生命教育,但生命教育在落地中依然存在一系列问题。北京生命教育科普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曹专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教育部对道德与法治、综合实践活动印发过课程标准,对安全教育、健康教育、心理健康教育、法制教育、优秀传统文化教育颁发过指导纲要,但对生命教育却没有专门的指导性文件,因此,许多教师对生命教育课程教学与评估缺乏明确的认识。

  那么相关教材出版的情况如何?记者以“生命教育”为关键词检索图书电商网站,除绘本种类排名较为靠前外,涉及教材方面的多是由不同出版社出版的教师用书,较为零散,不成体系。有业内人士对此表示,生命教育类教材没有国家统一标准,出版社多与有需求的地方教育部门合作,出版后再销售给地方,相当于自产自销的“定制出版”。

  就教材内容而言,曹专结合多年研究认为,现行生命教育教材多采用横向整合模式,缺少生命教育的特色。在他看来造成这种现象有两方面原因,一是教材编写速成模式,缺乏精心打磨;二是教材编写集体作业,缺乏自由创造。

  “优秀的生命教育教材应具有四方面特征。”曹专说,一是具有正确、清楚、完整的目标指向,引导学生走向生命的丰富与美好。二是抓住生命中最根本的学习主题与内容,体现生命中的核心价值。三是关注学生的生命困顿与生命需求,从学生立场去呈现生命中的种种经历与现象,营造感同身受的阅读体验。四是有生动有趣的素材,图文并茂,设计精美,能引发学生的学习动力与兴趣。

  引导相关图书走进家庭出版业任重道远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出版界在拉近生命教育与阅读距离方面作出了一些探索和实践。

  2014年,接力出版社开始出版“荒野求生少年生存小说系列”,此后专门成立了生存教育事业部。该部门隶属于少儿分社,有编辑5名,出版了探险家贝尔“荒野求生”等系列产品数十种,销售码洋累计超2.6亿元。

  2016年,山西教育出版社与新教育研究院联合成立了新生命教育研究所,专门致力于生命教育图书出版。几年来,山西教育出版社打造了《新生命教育》读本(22册)、《生命教育教师手册》、《新生命教育·抗疫版·小学》、《新生命教育·抗疫版·中学》等一系列图书。

  “这些图书既面向学生、教师的学习、教学过程,也可以作为课外读物阅读,目的是提升学生、教师对生命教育的理解。”山西教育出版社副总编辑潘峰说道。

  然而,生命教育类童书出版也有不尽如人意之处。比如,某出版社出版的生命教育主题图书,因对性教育用词过于直白露骨,被家长否定,最终被收回。再比如,某知名童书作家的作品描写儿童自杀细节,不考虑儿童认知能力,等等。

  对于此类事件的发生,李丽虹认为,出版生命教育主题图书,首先需要弄清楚生命教育的本质和受众群体的情况。“生命教育图书内容首先要贴近儿童和青少年的生活,以真实引起他们共鸣。其次形式应该游戏化,而不是说教。最后,向少年儿童传递的知识和价值观,应符合不同年龄段学生认知能力。”李丽虹说。

  采访中记者还注意到,随着绘本、小说、科普等生命教育主题图书的陆续涌现,生命教育类图书正以大众阅读的方式走进家庭。家长于涵认为,通过阅读对孩子从小进行生命教育,利于孩子成长为一个爱自己、爱他人的人。于涵向记者展示了她给女儿买的绘本图书后说,针对家庭阅读的生命教育图书,不宜长篇大论,应以儿童阅读兴趣为主。可以附上家长阅读指南,将深奥的生命教育理念和知识渗透其中,帮助家长指导孩子掌握相关内容。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