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出版 > 编辑出版 > 正文

王志庚:从儿童视角翻译图画书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张雪娇 发布时间:2020-08-17 17:07
分享到:

  □本报记者 张雪娇

  翻译图画书最重要的是要考虑到儿童的语言接受能力,要从儿童分级阅读的角度出发,字斟句酌,谨慎地思考字词的难易程度、句子的长短、语法以及文学修饰等。

  ——国家图书馆原少儿馆馆长、国家图书馆社会教育部主任 王志庚

 

  “志庚先生精通英日韩三种语言,翻译的书都有浓浓的书香味道。”日前,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收到国家图书馆原少儿馆馆长、国家图书馆社会教育部主任王志庚的3本翻译著作,随后在微博上写下了这样的评价。

  作为一名少儿图书译者,王志庚从2003年至今,已经翻译过100多部图画书。近日,《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了王志庚,听他讲述翻译图画书背后的故事。

  从撰写导读开始

  其实,王志庚的翻译之路,一开始并不是直接翻译图画书,而是为引进版图画书撰写导读,紧接着是进行图画书评论翻译,最后才是翻译图画书。

  王志庚是一名“70后”,他最早知道图画书这一童书类型是在1998年。那一年,他受日本出版贩卖株式会社的邀请,受单位派遣赴日研修。“当时,日本的很多出版社、书店和公共图书馆里琳琅满目的图画书让我感到很新奇。”

  这是王志庚初识图画书,那时的他并没有机缘进行深入的调查和研究。与图画书深交是11年以后的事情。“深交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因为我的女儿,2009年女儿出生后,我开始购买一些低幼图画书读给她听,这是我人生中大量阅读图画书的开始;二是因为我的工作,2011年1月,我受命担任国家图书馆典藏阅览部主任兼少年儿童馆馆长,儿童阅读研究与推广便成了我的工作职责之一。”王志庚向记者介绍道。

  这期间,王志庚读了大量的图画书,有的是和女儿一起共读,有的是自己独立阅读。“当时很多国外的图画书在国内的解读出现了一些情况,这让很多出版社为本社的图画书配发导读手册。而我也开始接受部分出版社的邀请,为一些我喜欢的图画书撰写导读。”

  在参加过国内外一些好书推荐和评奖活动,尤其参加国际奖项评选活动后,王志庚发现了图画书评论翻译中的一些问题。“由于我国的图画书大量引进国外的作品,在进行图画书评论的时候,就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维度,那就是文字表达,也就是译文水平。”王志庚说,现在很多外版图画书的译文是存在问题的,无论是图画书的书名,还是文中的词语、句子和语法,都要从儿童语言环境构建和语言发展的角度进行规范和评价。

  为了进行图画书评论翻译,王志庚开始尝试图画书翻译。

  考虑儿童接受能力

  由于女儿和工作的关系,王志庚翻译图画书从一开始就有着比较强的亲子共读意识。

  对于翻译的第一本图画书,王志庚至今仍记忆犹新。“我翻译的第一本图画书是英文的,书名是“The Monsters' Monster”,当时我在翻译主人公名字和书名的时候很是苦恼。我向女儿请教,是用‘怪无霸’好呢,还是‘怪物巨无霸’好呢,她脱口而出‘怪无霸’,于是我听从了她的选择。”王志庚回忆说,这本书中还有一处“切切(谢谢)”的译法,也是女儿帮他做的选择。

  从那以后,王志庚翻译过100多部图画书,包括日本杉山佳奈代的《书宝宝》,宫西达也的“小卡车系列”、《神奇牙膏》、《神奇蜡笔》,以及英文图画书《和爸爸一起读书》《奇妙错误书》《摩尔小姐:儿童图书馆的推动者》等,而女儿都是他的第一读者。

  翻译这些图画书后,王志庚发现图画书翻译并不简单。“图画书不是全靠文字在讲故事,还有一半信息是在图画里,因此除了要翻译文字,还要用孩子的语言翻译出画面和图文关系。”在王志庚看来,翻译图画书最重要的是要考虑到儿童的语言接受能力,要从儿童分级阅读的角度出发,字斟句酌,谨慎地思考字词的难易程度、句子的长短、语法以及文学修饰等。

  据王志庚介绍,与其他图书种类翻译不同的是,图画书中有很多外文的语言现象是无法翻译的,比如韵文、双关语等,这就需要进行二次创作。“于我而言,翻译是学习新知的最佳方式。”王志庚说,在与女儿共读的一次次经历中,他对图画书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理解,在翻译过程中,会不断地找寻和验证语句是否足够“儿童”,做到尽量从儿童视角出发,根据儿童身心发展规律来翻译文本。

  选择作品的标准

  在翻译图画书的时候,王志庚是有选择的。“我翻译比较多的是与图书、阅读和图书馆有关的图画书。”

  这与王志庚的工作性质是分不开的,作为图书馆员,王志庚是有图书馆情结的。事实上,王志庚还有一个爱好,那就是在世界范围内收集图书馆文学作品,也就是关于图书、阅读、图书馆或图书馆员,或是发生在图书馆的虚构或非虚构的文学作品。“当我发现有好的图书馆主题的图画书时,就向国内出版社推荐引进。我大概翻译了超过20部这个主题的图画书。”王志庚介绍说,他还翻译了一些非虚构图画书作品,包括科普知识类和传记类。

  除此以外,王志庚翻译的图画书还有一类是比较特殊的,王志庚把它叫“画谜图画书”,其实就是图画中蕴含非常的信息,需要反复阅读,需要读者去寻找和发现。“这样的图画书有比较强的互动性,而视觉互动是我国原创图画书比较缺少的一种设计元素。”

  翻译国内比较缺少的类型,是王志庚翻译图画书的标准之一。除此之外,在王志庚看来,引进翻译一本图画书,还要有一定功能性,这样既能增加国内童书的多样性,满足家长和孩子的阅读需求,在一定程度上还能给业界人士带来启发,从而提升我国图画书的编辑力、出版力和设计水平。

  在采访最后,王志庚向记者坦言,自己翻译100本图画书的目标已经达成,因为和女儿共读过大量图画书,加上翻译图画书的经历,已经对图画书作品有了完整性的把握和解读,所以自己已经开始创作图画书,接下来将致力于原创图画书的创作、出版和阅读推广。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