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出版 > 编辑出版 > 正文

彭懿:作家与译者身份相得益彰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隋明照 发布时间:2020-08-17 17:10
分享到:

  □本报见习记者 隋明照

  虽然图画书上的文字相对较少,但想要翻译得好,需要了解图画书的特征,用孩子的语言进行翻译,同时,为了体现原著的风格,译者还要尽量还原语境,保持语感,比如原著语言是押韵的话,那么译文也要翻译得朗朗上口。

  ——童书译者、幻想小说作家 彭懿

 

  最近很流行一个词——“出圈”,这个词原本指的是偶像知名度变高,不只被粉丝小圈子所关注,也被更多圈子外的路人所知晓。后来,泛指人、事物突破了原有圈子。对于彭懿来说,他从来没有被任何一个“圈”限制住。

  上大学时,彭懿学的是昆虫专业,之后,他做过害虫防治技术员、电影编导、编辑等工作,出于对儿童文学的热爱,他前往日本,读了东京学艺大学的教育学硕士。留学归来,他当过出版社编辑、大学教师,出过19本学术研究专著,还有6本摄影笔记……

  在种种角色中,作为译者出现在图画书封面,是彭懿被大众知晓的常见场景。同时,几百本图画书的翻译经历,也在反哺彭懿作为作家的创作工作,翻译与写作的搭配,相得益彰。

  选择让自己为之雀跃的书

  在被《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问到对选择翻译的图书有什么偏好时,彭懿说:“我看到之后欢欣鼓舞、为之雀跃的书,相信孩子们看了也会喜欢。”在看到这种书时,他便会向出版社推荐。

  然而,令彭懿为之雀跃、想要翻译成中文讲给孩子们听的书,并不完全是“岁月静好”的书。在他看来,黑暗、逆境、死亡也是这个世界重要的组成部分,孩子需要学会面对它们。

  在彭懿的译作中,能看到很多克服黑暗恐惧的图画书,比如《黑暗》一书,讲述了小男孩拉兹罗克服对黑暗的恐惧,到地下室找到灯泡的故事。《魔奇魔奇树》讲述了怕黑的男孩豆太在月夜下山找医生的故事。《千万别放弃》以死神的视角,讲述了一匹狼本来要吃一头垂死的小猪,却在照顾小猪的过程中产生了要让小猪活下来的想法,甚至不惜冒着危险去悬崖采传说中能救小猪的花。

  其实,不仅在翻译选书方面不设限,彭懿对于自己创作图画书作品也同样如此,他笑言自己会把屎、尿、屁作为创作题材,比如创作了《我用32个屁打败了睡魔怪》。他还会把镜头对准鲜为人知的族群,用摄影的方式为孩子们呈现远方同龄人的不同生活,比如原创摄影绘本《巴夭人的孩子》便呈现了在马来西亚仙本那一带生活的“海上的吉普赛人”的故事。《驯鹿人的孩子》同样用摄影的方式呈现,不同的是,这本书中呈现的5岁驯鹿人男孩托克寻的故事发生在蒙古大草原深处,彭懿为了探访这个神秘的驯鹿人游牧部落,组建了10人14匹马的一个马队,穿越了数百公里无人区。

  用孩子听得懂的语言翻译

  对于译者来说,翻译给成人看的书与翻译给儿童及其家长看的书有什么区别呢?彭懿说,回答这个问题,需要给童书做个分类,对于文字占比大的书,翻译起来与给大人看的书没有太大区别,因为童书作者一般会比较注意用儿童能够接受的语言去写作,译者只要把握住儿童语言就可以。

  对于童书中的大类图画书来说,则需要译者有更多的考虑。“图画书的语言是要通过家长的嘴读出来的。”彭懿提醒,图画书阅读常见的场景是妈妈搂着孩子,读书中的故事给孩子听,因此,家长读得顺、孩子听得懂的图画书才是合格的。彭懿强调,翻译图画书一定不能翻译成大人的语言,只追求语言优美是不行的。他曾遇到编辑把他翻译的图画书文稿改成了特别唯美的语言,彭懿与编辑沟通过后,编辑最终改回了孩子能听懂的语言。

  “图画书不像有些人想象的那么好翻译。”彭懿说,虽然图画书上的文字相对较少,但想要翻译好,需要了解图画书的特征,用孩子的语言进行翻译,同时,为了体现原著的风格,译者还要尽量还原语境,保持语感,比如原著语言是押韵的话,那么译文也要翻译得朗朗上口。同时,语言不同往往意味着文化、生活方式的不同。在翻译过程中,彭懿也会遇到拿不准的地方,比如原著中冒出的方言,难免让人疑惑,为了翻译的准确性,彭懿会请教国外的朋友们。

  彭懿觉得,很多出版社愿意找他做翻译,很多家长喜欢读他的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不仅是个译者,还是位作家,30多年的童书写作经历,让他知道什么样的语言是适合孩子听和看的,这让他能够在翻译中准确把握童书的语言。而翻译优秀国外图书的过程,是一个需要精读的过程,“我翻译图书就像爬山”,不断读写译的过程,给了他不断学习、受启发的机会。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