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广电 > 广电要闻 > 正文

高书生:文化大数据体系建设不是赶时髦,是不愿被抛弃

来源:中广互联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8-25 14:07
分享到:

  近日,在浙江省数字文化产业专题研修班上,中宣部文改办一级巡视员、副主任高书生以“文化大数据的体系架构和建设路径”破题,围绕“文化大数据建设正当时”、“文化大数据的体系架构”、“文化大数据建设的主要特点”及“文化大数据建设路径的特别之处”等四个主题进行授课,为在场的学员阐释了大数据为我国传统文化产业向现代文化产业转型升级并实现创新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

  文化大数据建设正当时

  2020年5月,中央文改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做好国家文化大数据体系建设的通知》,指出建设国家文化大数据体系是新时代文化建设的重大基础性工程,也是打通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畅通文化生产和文化消费、融通文化和科技、贯通文化门类和业态,推动文化数字化成果走向网络化、智能化的重要举措。

  高书生表示,“讲大数据不是赶时髦,是不愿被抛弃。”传统文化产业自2015年后断崖式下滑,新技术条件下,文化生产新体系在孕育、成长,但旧体系没有完全退出历史舞台,新旧体系间相互摩擦和挤压,对比两种业态的优势与缺口,传统业态对内容上的把关和人才的积淀是新兴业态无法比拟的,而新兴业态的可以互动、可以关联正是传统业态所缺失的。

  站在宏观的角度,只有把新业态旧业态、新体系旧体系各自的优势发挥到极致,两种体系的功能相互补、优势相结合,体系再造才能顺应当下时代发展需要。从2010年《国家“十二五”时期文化改革发展规划纲要》提出了文化资源、文化生产、文化传播的全面数字化到2019年提出国家文化大数据体系建设的工作任务,高书生说,“这不是临时抱佛脚,是十年磨一剑。”

  文化大数据的体系架构

  高书生详细阐述了文化大数据的体系架构,它主要由前端(供给端、生产端)终端(需求端、消费端)以及云端构成。

  所谓供给侧文化大数据,就是从文化遗产中“萃取”获得的中国文化遗产标本库、中华民族文化基因库、中华文化素材库组成的庞大数据库。

  生产端是在所采集的数据素材库的基础上,将碎片化的数据资源通过数字化生产转化为适合当下的、可以利用的文化体验产品。在这其中要秉承坚持守正的核心要义,做到数据保真、创作严谨、互动有序、内容把关。

  云端也叫国家文化专网,本质是连接文化生产与文化消费。文化产业各门类、各业态数据在云端进行关联,实现资源共享、优化组合,生产者和消费者身份相互转换,生产和消费活动实现高效循环。

  新体系的建设将催生成百上千条生产线,吸引上千万生产者上亿消费者和上亿消费者,最后将打造出一个万亿级规模的新产业。

  文化大数据建设的主要特点

  高书生指出,文化大数据建设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项目,而是一项全局性的工作,是一个涉及面广、建设周期长、可持续基础性工程(新基建)。

  它不是单兵突进,是跨部门大兵团作战,我国的文化事业和产业发展到现在,再靠单兵突破已经难以带来根本性突破和发展,而只有通过体系化建设,调动方方面面的力量,才能有效推进工作,实现根本性的突破和发展。

  文化大数据建设也不是从零开始,是依托如中国民族民间文艺资源、中国古典数字工程、古籍图典资源库、中国数字文化集团等已建成的数据库来铺垫现有工作的基础。

  从五月初发出3号文,各级领导高度重视、宣传部门大力协调、文旅文物部门协同推动、中央和地方联动互动的局面已经形成,文化大数据建设不是纸上谈兵,是全系统发动。

  文化大数据建设路径的特别之处

  谈及文化大数据建设路径的特别之处,高书生表示,我国文化遗产收藏于各类文化机构,把分散的数据全部集中既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合理选择的是物理分散、逻辑集中、闭环运行。

  各类文化机构采集的藏品数据,经过清理、梳理和标注存入本根服务器,形成其数据中心。分散的上万家文化机构的数据中心,构成国家文化大数据体系的前端。按照国际标准进行标注的前端藏品数据信息经过有线电视网络汇集于云端,与有线电视网络相链接的终端,通过云端访问前端。前端、云端和终端,借助广电网络实现互联互通,构成安全可信的文化生产闭环系统。

  至于为何选择要闭环运行,是因为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等同于生物基因,保护文化基因同保护生命一样重要。闭环运营也有利于版权的保护,由于有线电视网络属于国家战略性战备资源,其封闭运行不对外资开放的特性也确保了文化数据安全以及为版权保护提供了技术保障。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