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期望法律追赶技术的步伐再快些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张延来 发布时间:2020-08-27 17:08
分享到:

  一部法律的出台和修订,最重要的是能不能回应当下以及未来一段时间内社会实践的需要。

  《著作权法》作为知识产权领域中最重要的一部法律,此次迎来了它的第三次修订,而这次修订的时代大背景是越来越多作品的创作产生和使用都处在互联网环境下,所以我们若要考察其修订亮点,一个很重要的判断维度就是这些修订内容有没有很好地契合互联网时代公众对作品创作、保护和接触的新需求。

  从这个维度上看,我们会发现此次二审稿有如下亮点:

  更加关注作品本质

  对新型作品保护有重要意义

  首先是对于“作品”的定义,一审稿规定:“本法所称的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二审稿将其修改为“本法所称的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等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一定形式表现的智力成果”,我们会注意到二审稿在“领域”之前加入了“等”,说明《著作权法》将更加关注作品的本质而非其所处的具体领域。随着人类生活向虚拟社会迈进,创作行为所在的具体领域变得越来越模糊,并非所有的创作都发生在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因此领域的界定不应该成为对“作品”概念的限制。

  此外,二审稿用“一定形式表现”代替一审稿中的“某种有形形式复制”,同样是对网络时代作品表现形式更为精确的定义。网络技术使得作品的展现形式越来越突破传统“有形复制”的制约,而是具有实时化、碎片化、虚拟化等特点,例如直播、云游戏、SAAS软件、AR、VR等形式的作品,都很难说可以通过某种有形形式复制。云计算和5G技术加持下的云游戏很可能会成为未来的主流游戏模式,当游戏无需在本地安装而是根据用户操作指令实时通过云端返回一系列音(视)频流的情况下,这种云游戏作品已经很难用传统的“有形形式复制”来描述了,可见二审稿很好地抓住了网络时代作品的本质——表现,而非复制。只要能够表现给公众使其能够感知就应该属于作品,这一规定对《著作权法》保护“表达”的要义高度一致,对于新技术催生的越来越多新型作品获得著作权保护有着重大意义。

  清晰界定作品权利归属

  助后续流转使用

  草案二审稿的另一大亮点是对“视听作品”的规定,以此取代传统的“类电作品”,这一修订也是对网络时代作品碎片化、多媒体化、即兴化特点的回应,有助于激励普通公众利用互联网新技术和新平台参与作品创作和传播。例如,直播、短视频、知识付费产品等,此前按照类电作品认定往往达不到像摄制电影一样高的创作要求,但不可否认这类作品也能够满足独创性,因此视听作品是一个非常有包容度的作品类型,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涵盖网络上出现的新型作品。

  同时,对于这种视听作品的权利归属增加规定“构成合作作品或者职务作品的,著作权的归属依照本法有关规定确定;不构成合作作品或者职务作品的,著作权的归属由制作者和作者约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由制作者享有,但作者享有署名权和获得报酬的权利。制作者使用本款规定的视听作品超出合同约定的范围或者行业惯例的,应当取得作者许可”,可以看到,二审稿清晰地对作品权利归属进行了界定,有助于作品投入后续的流转和使用。

  回应时代需求

  创造更大社会价值

  总体来看,此次《著作权法》修订在回应网络时代需求方面开始“提速”,但同时也应该看到,当下的社会发展速度远远超出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我们处在网络技术革命的爆发期,一系列技术引发的新问题都有待于解决,例如人工智能生成的“作品”已经在社会实践中大量运用,司法审判中甚至已经出现相关案例,此类“作品”在《著作权法》中如何界定应该在此次修订中予以考量和明确,这才是当下和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著作权领域面对的关键问题。

  网络时代作品的传播需求远超以往,而且一个作品的价值往往就体现在其能否在第一时间借助网络等新媒体渠道被广泛接触到,而此时《著作权法》传统的“先授权再使用”的制度显然不能满足这一新需求,因此,此次修订是否也应该考虑如何改良著作权授权模式,使作品更快地投入流转,有效利用5G高速网络和VR等新技术创造出更大社会价值。

  技术一骑绝尘,法律追赶的步伐还应该再快一些。

  (作者系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 创始人、主任律师)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