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传媒 > 报纸 > 正文

历尽千帆后 策马扬鞭时

——深圳新闻出版广播电视业40年激情燃烧的岁月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徐平 发布时间:2020-08-28 13:21
分享到:

  1985年,当一名从新疆电视台调往深圳电视台的播音员孟远到台里面试时,她曲曲折折才找到当年宝安电视转播站的所在地。时间的年轮辗转到了1992年,《深圳特区报》刊发长篇通讯《东方风来满眼春——邓小平同志在深圳纪实》,犹如一声春雷震彻寰宇。当光阴的车轮开足马力,加速度抵达1996年,第一座深圳书城与读者见面,深圳开启了向阅读之城出发的步伐。

  40年间,深圳的新闻出版广播电视事业伴随着特区同步成长。回首1980年,深圳经济特区成立之初,仅有一座由宝安县广播站更名而来深圳市广播站,成为市委、市政府发布重要消息的唯一媒体,特区传媒业的沃土在等待着第一批新闻出版广播电视从业者前来开垦耕耘。


  筚路蓝缕中创刊

  1980年8月26日,深圳经济特区成立,新闻工作的起步也迫在眉睫,深圳市委决定创办一张报纸。1981年,《深圳特区报》试刊领导小组成立,在当时原市委大院(原宝安县委大院)的一间铁皮搭建的旧仓库,摆了几张旧办公台,就成为报社最早的新闻编辑部。同年6月11日,6千份《深圳特区报》(刊头日期是1981年6月6日)试刊号在香港《文汇报》印刷厂开印,带着油墨味道的报纸,经文锦渡口岸运到深圳,一时间轰动鹏城。试刊第一期就在一版刊登广告,开了党报一版刊登广告之先河,在当时可谓石破天惊之举。1982年5月24日,《深圳特区报》创刊号正式诞生。初期的报纸对开四版,竖排繁体,在香港印刷,定价5分。《深圳特区报》从此与这座城市的命运紧密相连,记载着这座城市的历史。


《深圳特区报》创刊号。(资料图片)

《深圳特区报》创刊时的铁皮房。(记者 徐平 翻拍)

  《深圳特区报》是在特殊的年代,特殊的政治、经济、文化环境中诞生和成长的。既要坚持政治家办报原则,又要敢想敢干敢闯。1989年元旦,报纸由4版扩为8版,前4版采用电脑照排。同年5月24日,在《深圳特区报》7周岁生日那一天,沿袭多年的铅字组版时代在《深圳社区报》正式结束,代之而起的是经过半年多运作和实验成功的激光照排系统。


1992年,《深圳特区报》刊发系列文章《猴年新春八评》。(记者 徐平 翻拍)

  1992年,《深圳特区报》创刊10周年。这一年的春天,《深圳特区报》大胆积极地宣传邓小平视察深圳经济特区时的重要讲话精神,首先发表了邓小平视察深圳的照片和编辑部系列文章《猴年新春八评》。3月26日,报纸头版头条刊发长篇通讯《东方风来满眼春——邓小平同志在深圳纪实》,海内外为之轰动,《深圳特区报》一时间“洛阳纸贵”,发行量达到历史高峰。

1992年3月26日,《深圳特区报》头版头条刊发长篇通讯《东方风来满眼春》。(资料图片)

  吴松营于1981年6月从湛江地委调到深圳市委宣传部工作,邓小平同志视察深圳之前,已经任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陈锡添时任《深圳特区报》副总编辑,是市委宣传部委派的全市唯一全程跟随采访的文字记者。据两人回忆,他们“白天随小平同志采访,晚上两人同住一室,每天都是凌晨两点以后才入睡,一起整理、核对记录,对临时因故不在小平同志身边的有些场合,还要找在场的有关领导追访,对重要言论及时进行补记”。这些整理的记录文字,后来成为《猴年新春八评》的主要内容和论述依据,成了《东方风来满眼春》的主要素材。


深圳特区报业大厦。(记者 徐平 摄)

  1993年,吴松营担任深圳特区报社任社长、总编辑。1997年6月29日,由深圳特区报社自筹资金投资兴建的、象征新闻巨舰的深圳特区报业大厦落成,成为深圳市的地标性建筑。2002年9月30日,深圳特区报业集团和深圳商报社合并成立深圳报业集团,吴松营作为深圳报业集团的社长、党组书记,带领集团成为中国报业集团发展的排头兵。直至2005年,从深圳报业集团工作岗位上退休,回首那10多年的报业改革航程,他仍然历历在目。

  如今的深圳报业集团,《深圳特区报》《深圳商报》《深圳晚报》《晶报》根据各自定位办报,并形成融媒体矩阵,用户量持续增长。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深圳报业集团先后派出了两批4名记者随深圳医疗队奔赴湖北武汉、荆州采访。奔赴一线采访50多天里,4名记者共进行88场直播,刊发515篇(条)报道及融媒体产品,全网点击量超两亿多人次。在前线采访的《深圳特区报》记者唐光明说:“坚持新闻理想和冲在一线的勇气,是报社每一个记者基本素养。”


  用声屏传播深圳

  林瑞洲是暨南大学新闻系复办招收的第一届毕业生,1982年毕业分配到了《广州日报》,怀揣着新闻理想,他从繁华的省城广州来到特区,一穷二白阻挡不了他对新闻梦想地追求。


位于深圳解放路170号的深圳市广播站,即深圳广播电台开台试播时的所在地。(林瑞洲 供图)

  1983年,深圳市委宣传部决定在深圳市广播站的基础之上,筹建深圳广播电台。1986年3月,筹建电台的工作全面启动,林瑞洲抽调到电台筹备组,参与深圳广播电台的筹建工作。同年10月12日,深圳广播电台以调频FM89.9开始试播。凌晨6点,当“深圳广播电台,深圳广播电台”的呼号,飞入深圳千家万户的时候,也把祖国的声音传递到了香港。

  试播期间,林瑞洲担任深圳广播电台编播部主任。据他回忆,当时除了转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节目外,自制的新闻报道都是录播,而一水之隔的香港电台当时可以做到每半小时播送一次即时新闻。林瑞洲认为:“当时广播时效性最快,这是广播新闻报道的最大优势。”而半小时播报一次新闻,也成为其追求的梦想,而这个梦想又恰逢第八届兵乓球亚洲锦标赛在深圳举行而得以实现。比赛现场,记者拿着对讲机第一时间将赛况成绩报给播音室,并通过电波即时传送给听众,深圳广播电台也开始了第一次直播新闻报道。


深圳广播电台播音员王薇正在录制节目。(林瑞洲 供图)


  1991年,深圳第二间麦当劳餐厅在深圳市福田区深南中路79号华垦大厦一楼开业,麦当劳(香港)有限公司再一次邀请王薇(右)主持开业仪式。(林瑞洲 供图)

  1990年6月18日,正式开播的深圳广播电台进行第一次节目改版,推出了一批专题节目。由播音员王薇负责采编播,以特区女性为服务对象的节目《月亮湾》走进深港听众的精神世界并广受欢迎。负责选题策划、内容采编、节目播出于一体的电台主播在当时还不多见,而王薇倾注心力的这一档专题节目不仅听众越来越广,也引起广告主的注意。1990年、1991年,麦当劳(香港)有限公司在深圳连开两店,都邀请王薇主持开业仪式,而深圳广播电台也接到第一单外商投放的商业广告,并且还是投放周期最长的外商广告。


1993年8月5日,深圳清水河危险品仓库区发生大爆炸,深圳电视台记者孟远(中)等勇敢地冲上一线采访。(记者 徐平 翻拍)

  1984年元旦,深圳电视台从梧桐山发出第一束电波。在开播之初,播音工作一直由文艺演员柳格格兼任,从新疆电视台前往深圳电视台面试的播音员孟远,找到电视台所在地时,眼前是芦苇丛中的“两栋小破楼和一片简易的铁皮屋”。孟远是北京广播学院科班出身,在新疆台已有8年工作经验,据她回忆,当时播音室不足20平方米,一张破旧两屉办公桌铺上一块蓝布的简陋播音台,就在这张播音台上,她工作了整整6年。


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大厦。(本报记者 徐平 摄)

  2004年6月28日,以原深圳电视台、深圳广播电台、深圳电影制片厂、深圳广播电视传输中心等单位为主体,整合成立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近年来,集团加快推进融合发展,建成全媒体新闻指挥中心,改版升级新媒体平台“壹深圳”客户端,积极推进IPTV、OTT等业务发展。


  沁人书香满鹏城

  随着深圳外来务工青年的增加,看书学习一门技能成为一种刚需。到1985年,深圳市新华书店仅有3个小门市,最大的书店解放路新华书店,营业面积仅有170平方米。从1985年12月底至1992年,深圳市先后10次下拨扶持资金400万元,用于支持新华书店建设和购买10多处门市,书店经营面积由此扩展至8000平方米。而时任的深圳市新华书店总经理王顺安为解决市民“买书难”以及书店自身的发展,他“既找市场,又找市长”,带着一腔热血一步一步创新求变。在汪顺安的推动下,深圳市人民政府批复兴建书店中心门市大楼,最后选址深南东路蔡屋围路段南侧地块。这座中心门市大楼在汪顺安的提议下定名为“深圳书城”,这是深圳的第一座大型书城(即后文提及的深圳书城罗湖城)。


1996年11月,第七届全国书市第一次采用电脑POS系统销售图书。(本报资料图片)

  深圳书业在起步之初虽然条件艰苦,但却非常重视人才储备,许多从业者当年都带着万丈豪情南下,有的后来成为深圳出版界的中坚力量。孙太清是武汉大学图书发行管理学专业1987级本科生,毕业后分配到深圳市新华书店工作,现任深圳书城龙华城总经理。已在深圳出版集团工作近30年的他,见证了深圳书业的发展壮大,回望走过的每一步,他都历历在目。孙太清告诉记者,1996年11月,深圳书城开业,是一个标志性节点。同期在深圳书城举办第七届全国书市,这一次展会图书销售量突破2000万元,POS机销售成为最引人注目的亮点。时隔22年,2018年7月,当第28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其前身是全国书市)再一次回到深圳举办时,深圳已经有5座书城。深圳书城龙岗城作为书博会分会场在展会召开期间正式营业,这座智能书城再一次吸引了全国出版界及读者的关注。


1996年11月,第七届全国书市展在深圳书城举行,销图书第一次达到10万个品种。(本报资料图片)


屹立于深圳市罗湖区深南东路5033号的深圳书城罗湖城,这是深圳的第一座大型书城。(本报记者 徐平 摄)


深圳书城龙岗城。(深圳出版集团 供图)


  第七届全国书市的成功举办,也成为深圳向阅读之城出发的一个重要时间节点。阅读不仅是求知学技的刚需,也是一种精神文化生活方式。2000年11月,深圳读书月创立,此后年年举办,不仅丰富了鹏城读者的读书文化生活,也让整个城市弥漫着浓郁的读书氛围。1995年,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博士尹昌龙毕业后来到深圳,现任深圳出版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在他的积极策划组织下,深圳出版集团承办的深圳读书月影响力越来越大,并打造“深圳晚8点”“深圳书城选书”等品牌读书活动。在培养阅读氛围的同时,深圳出版业开始发力原创内容生产,尹昌龙十分重视图书的选题策划、编校质量和文化品位,集团旗下的海天出版社相继出版了傣族英雄史诗《乌莎巴罗》、中华优秀出版物奖获奖之作《中国花文化史》等具有社会效益和文化价值的图书。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深圳书城中心城满是前来看书购书的读者。(深圳出版集团 供图)

  秉承创新开拓的精神,深圳书业在求变中寻找出路。在深圳书城罗湖城之后,深圳书城南山城、中心城、宝安城、龙岗城、龙华城相继开业,深圳书城模式也一步一步迭代升级,从综合性大卖场蜕变成为文化MALL、体验书城、创意书城、智能书城、美学书城。尹昌龙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深圳书城作为深圳出版集团全力打造的文化品牌,承担着为市民提供公共文化服务,拓展和丰富公共阅读空间的文化使命。”截至目前,深圳出版集团旗下已经有6座大型书城、40多家简阅书吧,“一区一书城,一街道一书吧”的战略布局正在形成。

  浩浩风帆再起航,策马扬鞭正当时。已经走过40载的特区新闻出版广播电视业风华正茂,从业者将继续书写辉煌的乐章。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