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最新动态 > 正文

《移花就镜:二十四品诗书画印通释》出版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徐平 董芳 发布时间:2020-09-08 14:17
分享到:

  本网讯 (记者徐平 通讯员董芳)日前,一部关于诗、书、画、印的艺术研究著作《移花就镜:二十四品诗书画印通释》(以下简称《移花就镜》)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是一部建基于《二十四诗品》,涵盖中国诗、书、画、印各门类各时期的不可多得的文艺评论和理论佳著。读者可以通过这一本书读懂“二十四品”美学传统,打通诗书画印品鉴通识。




书名:《移花就镜:二十四品诗书画印通释》
作者:罗韬
出版时间:2020年7月
出 版 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I S B N:978-7-218-13927-2


  “移花就镜”而非“以镜照镜”
  堪称《二十四诗品》升级版

  《二十四诗品》是探讨古典诗歌创作,特别是古典诗歌美学风格问题的理论著作,成为中国文学批评史上的经典名篇。“二十四品”分为雄浑、冲淡品、纤秾品、沉着品、高古品、典雅品、洗炼品、劲健品、绮丽品、自然品、含蓄品、豪放品、精神品、缜密品、疏野品、清奇品、委曲品、实境品、悲慨品、形容品、超诣品、飘逸品、旷达品、流动品,并以四言诗的形式,为每一品的风格描绘出各各不同的意境。可视为中国诗学发展到明代所形成的一个伟大的结晶。

  但客观来说,《二十四诗品》也具有一定的缺陷性,其诗性化语言呈现给读者的更多是感性的认知,缺少理性的、清晰的分析,难免使读者难以理解。钱锺书先生早已指出《二十四诗品》存在从抽象到抽象的问题。如在《谈艺录》中大赞清人李元复《常谈丛录》中批评《二十四诗品》是“以镜照镜”。对于文艺创作和研究存在明显局限。

  而罗韬的《移花就镜》则是用实例来印证“二十四品”,将“二十四品”的审美体系运用到中国传统诗、书、画、印的具体鉴赏上,选取古今佳作与每一品风格相印证,就像是将花移到了镜子前,化抽象为具体,深入浅出,条分缕析,堪称《二十四诗品》的升级版。阅读此书,不但能使读者较好地理解到“二十四品”之美学意义,同时对原书中抽象语言的困惑,也将得到一定的廓清。

  书籍+视频导读
  融合出版创新阅读形式

  《移花就镜》作者罗韬,广东新会人,《羊城晚报》编委,广东省第十一届政协委员。著有《张九龄诗文选注》、《半半集》等。其少年时的书法篆刻得到过著名篆刻书画家钱君匋先生的指教,诗文也得到过钱锺书先生、刘逸生先生、余英时先生的赞赏。《移花就镜》这本书即是罗韬综合艺术修养的体现,也是《二十四诗品》研究的一次新探索。

  罗韬在进行每一诗品的诠释时,先抓住关键描述加以评说,然后再举例具体作品时加以深化。例如在品评“纤秾品”一章,先介绍了何为“纤秾”:按照诗品的描述,纤秾是一种意态饱满、生机勃发、明艳精微的风格。纤秾与绮丽同具华美,而纤秾的生命力更富盛些。所谓“碧桃满树”、“流莺比邻”,生机蓬勃。继而以曹植《洛神赋》举例,其中描写女性有“秾纤得衷”四字。再以梅兰芳的京剧艺术来印证“纤秾”:梅兰芳表现女性眼睛之美,并不是全程娇媚的,更多时候是低垂着的,只有当旦与生四目相遇时,才见春光乍露,明艳不可方物。故此,纤秾之美,善露不如善藏。最后引申至西方艺术:西方的咏叹调或协奏曲都会在某个时段,才安排一个“华彩乐段”,让演唱人或演奏者发挥其极致自由的“华彩”。故此,纤秾之美,需水到渠成。从古代至当代,从东方到西方,罗韬以不同时代不同人物的例子为同一个主题做诠释,正是这本书的独特和精彩之处。

  为了让读者能更加方便、快速了解“二十四品”及《移花就镜》这本书,广东人民出版社创新出版形式,以书籍+视频导读的融合出版方式,给读者全新的阅读体验。读者只需扫描书中附带的二维码,即可看到十个精心制作的导读视频,由作者罗韬亲自解读。相信会让读者对中国诗书画印传统美学产生更加立体的认知,提升艺术的素养和兴味。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