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出版 > 编辑出版 > 正文

曹元勇:一位“慢翻译”的推崇者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张雪娇 发布时间:2020-09-14 13:20
分享到:

  □本报记者 张雪娇

  翻译最要紧的是把原著的气质和精神传达给读者,要尽可能用效果对等的、准确的语言来处理原作品中的每一个句子。

  ——浙江文艺出版社常务副社长兼该社上海分社社长 曹元勇

 

  有人说:“不做翻译的作家不是好编辑”,也有人说:“不写小说的出版人不是好翻译家”,而作为浙江文艺出版社常务副社长兼该社上海分社社长的曹元勇,便既是文学编辑,同时还是翻译家。

  作为一名译者,曹元勇翻译过多部有影响力的现当代外国文学作品,比如英国作家弗吉尼亚·伍尔芙的《海浪》、奥地利诗人莱内·马利亚·里尔克的《马尔特手记》,又比如美国作家科马克·麦卡锡的《老无所依》,以及塞尔维亚作家米洛拉德·帕维奇的《君士坦丁堡最后之恋》等。

  近日,《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了曹元勇,听他讲述了他的翻译历程。

  在探索中求知

  大学本科,曹元勇学的是外语专业,硕士研究生读的是文艺学专业;做过几年大学中文系老师后,他又去读了3年现当代文学研究生,拿到博士学位后就进了出版社。有这样的经历,走上文学翻译和编辑之路,对他来说是顺理成章,而他的翻译之路比编辑之路开始得要更早一些。

  翻译第一部作品时,曹元勇还在读硕士研究生。“80年代后期,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开始影响中国思想和学术界。当时在老师的指导下,和两位师兄一起翻译了海德格尔的《诗·语言·思》,这本书是由英语转译的,由于缺乏对哲学的系统训练,翻译过程中遇到了许多困难。”曹元勇向记者回忆着翻译第一部作品时的场景。

  或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为了跟师兄们一起完成《诗·语言·思》的翻译,曹元勇一边把翻译本身当作学习,一边广泛阅读当时其他学者研究或翻译出版的海德格尔论著。

  出于对文学作品的偏好,部分也是受到海德格尔这样的诗人哲学家的影响,曹元勇在研究生阶段的读书兴趣逐渐由文艺理论转向了文学作品。所以,在研究生阶段,曹元勇还尝试翻译了英国作家吉卜林的《丛林之书》。“这部作品故事性比较强,语言多是陈述性的,翻译起来容易许多。”

  在这个阶段,对曹元勇来说,翻译既是一个求知的、进行知识积累的过程,也是一个语言训练和写作训练的过程。

  翻译有艺术吸引力的作品

  作为一名文学出版人,曹元勇首先要承担自己的编辑工作,只能利用业余时间来做文学翻译。所以与专职译者相比,他的翻译并不高产,但他翻译的每一部作品都很高质,翻译什么样的作品,有着自己的选择。

  在他已经翻译出版的作品中,无论是《海浪》《马尔特手记》,还是《老无所依》《君士坦丁堡最后之恋》等,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它们都不是一般性的现实主义叙事作品,而是在文本结构、叙事方式等方面都具有很强的现代性和文学张力,翻译起来有一定难度。

  “我愿意翻译对我有特殊艺术吸引力的作品。”曹元勇向记者坦言。《海浪》中有精美绝伦的戏剧化的文本结构和高度浓缩的诗性语言,《马尔特手记》里有更多表现主义的描写方法等,这些对他都有着极强的吸引力。

  “它们的写作方式都非常特别,通过翻译这些作品,让我知道了世界上更多的文学作品类型和写作方式,了解了一些重要作品内部的许多微妙细节,这为我做好文学编辑提供了非常好的参照坐标。”曹元勇说,通过翻译,当然也包括广泛的阅读,让他对现当代外国优秀文学的现状有了一定了解,对世界级水平的优秀作品也有了一定的判断力,这对选择什么样的外国作品引进出版非常有帮助。

  要对原著有敬畏之心

  作为一名译者,除了选择翻译什么作品,还要面对的挑战是怎么译。

  在曹元勇看来,一名合格的译者,首先要对原著和原作者有敬畏之心。他向记者直言,在这方面,他是“慢翻译”的推崇者,不太赞成“快译”。“翻译最要紧的是把原著的气质和精神传达给读者,要尽可能用效果对等的、准确的语言来处理原作品中的每一个句子。”曹元勇说,这就需要译者花费大量的时间,来研究原著和原作者,充分了解原著中的故事和人物背景,以及原作者的习惯用语等等。

  在曹元勇的翻译历程中,有一本书不能不提,那便是《君士坦丁堡最后之恋》。他认为,如果没有翻译这本书,他的人生就是不完整的。而翻译这本书的过程,也是他推崇“慢翻译”最好的佐证。

  《君士坦丁堡最后之恋》被称为“一部算命用的塔罗牌小说”,由22张塔罗牌分别对应22个章节故事构成,亦即每一张牌对应一定的人物和一段相对完整的故事。这部书的最奇妙之处是让读者决定从何处开始阅读,又从何处结束阅读。

  从决定翻译这本书开始,曹元勇便购买了几本塔罗牌书加以了解,买了与拿破仑战争相关的书来熟悉书中的历史背景。更为有意思的是,他后来还与作家陈丹燕和新闻人曹景行一起去到了伊斯坦布尔,参观了《君士坦丁堡最后之恋》里写到的“智慧圣殿”——圣索菲亚教堂。

  《君士坦丁堡最后之恋》不足10万字,但从2013年曹元勇开始翻译到最终交稿,历时将近3年。对那些用两个月、3个月就能译出一本重要作品的译者,他有着一种学术本能的怀疑。

  “我从自己的翻译经验中知道,译得太快的话,书中免不了会出现一些错误或理解不透彻的地方,除非你是一位水平极高的大翻译家。”对他来说,做好一本书的翻译,不是说对原作品进行简单的语言转换就万事大吉了,而是要依据书中的现实背景和历史知识点,对书中提到每一个人物、字词,通过实地探访或者查阅资料弄清楚,有了更加直观的感觉,才能找到更精准的语言把它翻译过来,同时也让自己通过翻译一本书打开一个全新的世界。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